哀傷的60萬死亡里程碑!美國為何成「防疫最失敗」國家之一?

·5 分鐘 (閱讀時間)

6月14日,美國新冠肺炎死亡累計人數超過60萬,當地國會大廈前集合了所有國會議員為此默哀。雖然,美國近日已因疫苗接種快速,各州逐漸解封,許多民眾還是不能接受,這個令人悲傷的數字。許多專家直指,美國明明擁有頂尖醫療資源與人才,卻是全球新冠累計死亡數最高的國家,充分顯現在這次防疫上的嚴重失敗,需要通盤檢討。

像是一位美國當地醫學院教授凱羅,便於最近投書《紐約時報》呼籲,若再有傳染病來襲,不要相信CDC(疾病管制中心),因為他們作風太保守太慢,無法好好告知民眾風險。

系統性錯誤,換總統都救不了

也許,防疫失敗的真相確實有很多面。《魔球》《大賣空》書作者麥可.路易斯(Michael Lewis)近日接受新書專訪時指出,許多美國人將防疫失誤責任,歸咎於上任總統川普,他深入瞭解後,覺得並非全貌。縱然川普自身發言與舉止不當,這次疫情,更讓他觀察出美國公共衛生整個體系的嚴重缺陷,光換總統都救不了。

事實上,路易斯在疫情期間為寫新書《Premonition: A Pandemic Story》,深入採訪了美國許多在政府內部工作過的公衛專家,便吃驚地發現,美國雖然名列2019「經濟學人智庫」評鑑下全球健康安全指數第一國家,生技醫療水準極高,專責全國人衛生的疾病管制中心作風卻官僚又保守。內部高層在疫情初期,刻意忽略少數專家的真心建言,最後導致回應防疫過慢,釀成悲劇。一切就像是一部「超級英雄被迫輸掉的漫威電影」,明明危機到處都是,醫療界的英雄們卻因為體制卡住,沒辦法上場救援。

Flickr by Ted Eytan
Flickr by Ted Eytan

Flickr by Ted Eytan

忽視第一線聲音

到底問題出在哪?首先,美國全國雖然有約5000個地方衛生監管機構,平常負責監控各地衛生與傳染病風險。可是這些等同防疫哨兵的第一線公衛人員,位小職卑,建議常被自認是權威的中央刻意忽視。

像是書中受訪的前加州衛生官喬若蒂.迪恩(Charity Dean),在去年1月新冠疫情期間,擁有豐富經驗的她,早早就閱讀中國武漢肺炎訊息,並多次在開會時向加州主管衛生的總監提出警告,認為新冠病毒很可能已在加州流竄,要立即規劃防疫措施。結果高層的反應竟然是叫她別嚇唬民眾,還命令她不准公開發言講出任何和「流行病」有關字眼,也不准提出疫情預測。

結果,加州聖塔芭芭拉郡後來發現兩例於2月死後確診的案例,這兩位病患都未出國,說明了新冠病毒早已在1月於美國境內流竄,印證了迪恩的預測。而迪恩當時在中央態度保守下,只好冒著丟官風險,領軍一群加州地方公衛人員,偷偷提前測試篩檢與防疫措施自保。

中央官員缺乏危機意識

其次,CDC貴為美國公共衛生監管最高單位,看在有實際經驗的醫療專家眼裡,卻是一群象牙塔裡的學者,只會寫公文做圖表,缺乏打防疫戰爭的警覺心與速度。

曾在白宮負責國安等級公衛研究的理查.哈奇特醫生(Richard Hatchett)指出,像是2009年豬流感來襲美國時,他便曾積極督促CDC趕緊回報確診病例與死亡數,結果CDC回報數字的速度非常緩慢。同時五月中開始有人因豬流感死亡,CDC依舊拒絕施行停課等隔離措施。

好在豬流感意外在美國逐漸消失,鄰國墨西哥則比較嚴重,墨西哥政府採取了隔離措施才讓疫情獲得控制。哈奇特醫生悲傷地說,因為僥倖心態,美國政府沒有通盤檢討豬流感疫情,也沒看出相關疫苗研發太慢,以便為往後危機做準備。那時他就有不好的預感,下一次流行病再來,一定不可收拾。

民眾插白旗哀悼因COVID 19死亡的病患們。Flickr by Amaury Laporte
民眾插白旗哀悼因COVID 19死亡的病患們。Flickr by Amaury Laporte

民眾插白旗哀悼因COVID 19死亡的病患們。Flickr by Amaury Laporte

曾擬定通盤防疫計畫,只是紙上談兵

其實,美國政府早在小布希執政時代,就曾因炭疽熱危機,由總統指派一群外部專家入白宮,擬出以國安威脅思惟下應對流行病的通盤防疫計畫。負責撰寫計畫的多是經驗豐富的醫生、醫院主管與科學家。當時,他們就以先進的電腦模型,估算出如果有疫情襲來,即刻停課可能最快阻斷傳播鏈,另外許多室內隔離的措施也不可少。

沒想到,CDC卻以電腦模型不能作準;以及美國1918年流感時隔離措施沒用等理由,多次駁斥即時隔離的建議,最後雖然報告獲得白宮認可刊出,長期以來極少認真看待。最後也延誤了這次疫情早期監控與封鎖的最佳時機。

如今,各種跡象顯示,新冠疫情已是長期戰爭,美國慘烈地輸了第一仗,如今靠著疫苗戰扭轉戰局;台灣則是勝在早期封鎖有成,後續應變仍有不足,是否也因忽略外部警告,讓防疫陣線出現破口?無論真相如何,都需要通盤檢討,別讓悲傷的死亡數字再上升。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