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紹吉遇害難辭其咎 王儲手染鮮血能全身而退?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特稿)美國情報機構確認沙烏地阿拉伯記者哈紹吉死於王儲批准的行動,「手染鮮血」的穆罕默德.沙爾曼續任王儲的正當性籠罩陰霾,美國拜登政府將直接制裁還是船過水無痕,引人關注。

「我救了他一命。(I saved his ass.)」華府調查記者伍德華(Bob Woodward)去年在書中爆料,美國前總統川普曾自誇替穆罕默德.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擦屁股」,幫他收拾了哈紹吉(Jamal Khashoggi)慘案這個爛攤子。

本案震盪美、沙關係,美國國會兩黨領袖都要求究責。中央情報局(CIA)當年評估後確信穆罕默德.沙爾曼批准行動。調查本案的聯合國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問題特別調查員卡拉馬爾德(Agnes Callamard)2019年6月在報告中說,「無法想像這種規模的行動可以在王儲不知情下進行」。

不過川普極力捍衛王儲。他曾說:「他(指穆罕默德.沙爾曼)可能有做,也可能沒有。儘管如此,我們也許永遠不會知道圍繞著賈瑪爾.哈紹吉先生謀殺案的所有事實。」川普還經常把兩國軍售協議和沙烏地地緣政治地位掛在嘴邊。

川普卸任才一個多月,美國政府就公布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整合的報告,認定穆罕默德.沙爾曼批准對哈紹吉滅口或加以俘虜。公布報告的決定意味拜登政府決心重新調整對利雅德關係,也反映當前華府迥異前朝的人權立場。

拜登於報告公布前夕先與沙烏地國王沙爾曼(King Salman)通話。據白宮聲明,拜登向沙爾曼「申明美國對普世人權和法治的重視」。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重申拜登的沙烏地對口是國王,強調「總統會跟合適對口接洽」。事實上的統治者王儲遭到冷落。

美方定調王儲「手染鮮血」,他是否因此遭到制裁,目前不得而知,但美國—沙烏地務實關係勢必遭到嚴重削弱。

沙烏地國王大體上已經從外交和政府角色中淡出。85歲的沙爾曼去年曾因膽囊發炎而住院,不過沙烏地官員對於國王健康每況愈下的報導予以否認。

現年35歲的穆罕默德.沙爾曼不承認牽涉哈紹吉案,但因「本案在我主政之下發生」,他象徵性地為謀殺案扛下責任。沙烏地官員將命案歸咎於「自作主張的行動」,法院去年9月判決8名罪犯7至20年徒刑,沒有公開的審判就此結案。由於哈紹吉家屬聲明已經原諒,凶手的死罪得到赦免。

美國是否會以包括削減軍售、實施制裁等方式對凶手究責,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拒絕評論。

非營利機構華盛頓阿拉伯中心(Arab Center Washington DC)研究與分析主任哈布(Imad Harb)告訴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的報告將會讓穆罕默德.沙爾曼「在道德、政治和法律層面上傷痕纍纍」,使得他做為王儲的正當性烏雲罩頂。

華府政壇,尤其民主黨人,對沙烏地的不滿情緒與日俱增。哈布認為,拜登很可能會對穆罕默德.沙爾曼採取包括制裁在內的行動。

「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說他(指穆罕默德.沙爾曼)對賈瑪爾.哈紹吉遇害難辭其咎,拜登在美國國內將會遭遇來自國會、媒體、輿論排山倒海的壓力。」哈布說:「拜登無法船過水無痕。」

拜登參選總統期間曾經嚴厲批評川普與獨裁者的密切關係,並曾在民主黨內辯論會中,針對哈紹吉案和沙烏地介入葉門內戰說:「事實上我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確切地說,讓他們露出賤民的原形。」

拜登就任後已經終止華府對沙烏地介入葉門內戰的支持、凍結前政府批准的對沙烏地軍售案,現在又讓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Avril Haines)公布哈紹吉案報告。儘管如此,壓力團體持續敦促拜登政府讓利雅德為這起慘案承擔更具有意義的後果。

針對哈紹吉案,華府曾於2018年底宣布對王儲最高階幕僚卡塔尼(Saud al-Qahtani)在內的17名沙烏地人實施制裁,不過因為「下令的官員」沒有受懲而遭到批評。

在聯合國架構下展開獨立國際刑事調查,或許可以讓案件最終交由荷蘭海牙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審理,這才可能真正為本案帶來正義。

然而,讓實際掌握沙烏地權力和財富的人以主嫌身分在海外受審何其困難,倘若可以特別針對穆罕默德.沙爾曼和他的暗殺小組進行制裁,這或許堪稱為哈紹吉追尋正義最積極正面的結果。

在哈紹吉生前就規劃、直到去年才正式成立的人權團體「現在就為阿拉伯世界爭民主」(Democracy for the Arab World Now)營運長艾斯納(Mike Eisner)呼籲直接制裁王儲。

艾斯納告訴中東之眼:「這是件簡單的事,沒這麼做哈紹吉就得不到正義。針對這起處決,拜登政府,以及歐洲聯盟、英國、加拿大,對指揮官和走卒的正義標準必須一視同仁。」

如果無法扣押穆罕默德.沙爾曼的海外資產,並且祭出嚴厲經濟和金融制裁,而且還讓他繼續漠視國際規範與價值,那麼美方公布報告的意義將會大打折扣,任何替哈紹吉追尋正義的努力終將只是雷聲大雨點小。(編輯:高照芬)110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