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吉軻德式的張亞中如何能救國民黨?

·7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出乎意料,原本不被看好的張亞中教授如同一匹黑馬,疾速奔馳,直逼領跑的朱立倫。張亞中如果當選,獲勝關鍵繫於黨員結構特殊,黨員的平均年齡偏高,深藍意識者居多,有利於回歸傳統國民黨的候選人。問題是,萬一張亞中當上黨主席,他究竟將成為國民黨的救星還是煞星?

有人說張亞中收編了舊「韓粉」,又製造了新「張粉」,所以聲勢浩大。其實差遠了。2018年的韓流並非限於同一類人,除了有深藍的基本教義派之外,還有眾多草根基層的庶民,還有不滿朝野政黨的反建制民眾,另有國民黨地方派系成員。「張流」目前仍侷限在深藍基本教義派,他們思想單純,內聚力強,所以擁張的能量十分強大。

張亞中何德何能,竟能成為被人簇擁的救黨英雄?他一再陳述自己是最識時務的候選人,其實,他選黨主席所提的論述與主張,既脫離現實更遠離民意,而他誓言將開展的轟轟隆隆戰鬥,註定要失敗,終將使他成為一個悲劇性人物。

他的言行令人聯想起小說人物唐吉軻德。過往的歷史告訴我們,當一個社會患了重症時,常人多半看不清楚,始終麻痺不悟,反而是一些瘋癲的人了然於心。這種人通常都有著崇高的精神境界,且能透察病症,比如鲁迅筆下的「狂人」,作者借他之口,說出「這歷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每頁上都寫著着『仁義道德』。」

唐吉軻德亦乎如此,他帶著破爛的盔甲,騎著瘦馬,大戰風車,大戰羊群,行徑荒誕,但並非全然愚憨,他懷有遠見卓識,種種瘋狂與滑稽正是理想主義者在現實面前遇到磕絆的反應。人們之所以認定他瘋狂,主要是因為大多數人在理想和現實碰撞摩擦時,通常會立即改弦更張,主動去適應現實,不論這個現實世界是光明的還是黑暗的。他卻截然不同。

唐吉軻德的超凡價值就在於他堅信其為真者,無論遇到多少挫折都不會放棄,具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張亞中信仰孫文思想、疾呼尋回黨魂、主張兩岸簽署和平協議,他有著為所信之道一往直前的執著,近似唐吉軻德的悲劇性格。英文成語「tilt at windmills」,意思就是白費精力去攻擊幻想中的敵人,頗能詮釋這種悲劇性。許多識者認為張亞中替國民黨開的藥方,由於昧於時勢與民意,註定是「錯誤而致命」的。

何以致此?首先、張亞中對政黨的魂魄要求很高,儘管民主國家的政黨多是以爭取執政權為核心目標,如何透過政策主張的訴求、取悅選民的操作以及組織體的運作獲得廣大民意的支持,取得行政大權與議會多數席次,乃為重中之重。至於是否有黨魂、有中心思想、受人尊敬,實在是決定選民向背的眾多因素的一部分,並不像張亞中所說的那樣足以定生死。不能否認,他確實有洞見,能看出國民黨的根本問題,但所責成於國民黨者,實在太過高大上,恐非一個民

主性政黨在世俗化社會中所能獲致,如果勉力為之,只會枉費心力。

他所揭示的政黨理念是孫文思想,又認為蔣經國之後就沒有國民黨執政過,國民黨業已喪失黨魂。李登輝是叛黨分子,其遺毒必須清除;馬英九執政也不是國民黨執政,而是馬團隊執政。現在的國民黨是「小綠」,其他的黨主席候選人根本不夠格。他要跟民進黨「台獨政權」作戰,要跟中共簽訂和平備忘錄,促使雙方同意「兩岸平等相待是促進和平的基礎,未來兩岸官方簽署和平協議後,兩岸同意並尊重對方為憲政秩序主體,在平等之基礎上發展正常關係。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威脅對方,完全以和平方式解決雙方歧見。」

這些觀點與主張不是理想懸得過高而不符實際,就是太過天真而忘乎現實的殘酷性,全都脫離現實。如此不識時務,去追求渺不可及的目標,如果只是單一個人白費精力去追求幻想中的目標,或許只會落得悲劇性結果;如果是一個政黨或是整個政府如此跟風車或羊群作戰,致力於虛空不實的政治目標,結局就是悲劇之外還要加上悲慘下場了。

張亞中政治認同具有特殊性,他站在台灣民眾身分認同已經明顯變遷的逆風風口上,理直氣壯地大談「中華民族」與「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主張兩岸建立共同體,邁向融合。這些主張如果只是出自一個積極要發揮影響力的學者,尚不致於造成大礙,但如果一個志在重回執政的政黨,竟然如此欠缺對民意的敏感度,往邊緣化地帶大踏步前進,其結果無異政治自殺。

張亞中給國民黨開的處方充滿懷舊色彩,跟國民黨當前欠缺的與時俱進要求背道而馳,從政策

主張到選才標準,在在都會將國民黨拉回舊時代。自蔣經國主席過世後,國民黨加速本土化,後來面對民進黨的選舉競爭,更需要與台灣這塊土地緊密結合。張亞中的思維卻是反其道而行,緊緊黏貼在中國發展的脈絡上,在台灣一般民眾眼中,這是一種疏離本土的走向,尤其與年輕世代格格不入。國民黨如果在「張主席」的帶領下,如此這般逆風而行,將還有活路嗎?

張亞中近乎唐吉軻德式的鮮明主張,就是兩岸和平備忘錄,他無視於中共堅持以一國兩制的架構統一台灣,根本沒有台灣實現自主意志的餘地。依據習近平的宣告,台灣所能做的只是提出「兩制台灣方案」,並未認可中華民國憲政秩序與台灣平等參與國際組織,如何還能以平等地位簽訂有利於台灣的和平備忘錄?而且,張亞中所擬的草案是以「台北中國之政府代表」作為簽約主體,等於是拋棄中華民國主權的堅持,這樣如何能獲得台灣民意支持?美國也不樂見兩岸從和平協議走向和平統一。既然中共、美國、台灣都無共識,全難贊同,則和平備忘錄的努力豈不像唐吉軻德大戰風車一樣註定枉然?

張亞中的確懷有理想,有洞察力,非常執著,而且戰鬥意志頑強。遺憾的是,他高遠的理想顯然違逆了現實,強烈的中華民族意識妨礙他與台灣的融合,學者的純真使他漠視政治的冷酷性,懷抱的古典理念拖累他與時俱進的步伐。加總起來,將很難避免唐吉軻德式的悲劇,如果只是燃燒自己而照亮時代,倒也是美事一樁;但如果因此而使一個政黨步入歧途,甚至造成禍害,就該防範於未然了。

【作者 陳國祥/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