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獎法治獎得主 分享公益訴訟經驗

·3 分鐘 (閱讀時間)
代表孟加拉環境法律人協會演講的瑞茲瓦娜(Syeda Rizwana Hasan)。(唐獎基金會提供)
代表孟加拉環境法律人協會演講的瑞茲瓦娜(Syeda Rizwana Hasan)。(唐獎基金會提供)

效法諾貝爾獎精神的唐獎基金會,為因應全球疫情不止,第四屆頒獎典禮線上舉辦,並邀請法治獎得獎人分享孟加拉、哥倫比亞及黎巴嫩在地經驗,分處不同國度的三個非政府組織,如何成功以公益訴訟為手段,為弱勢發聲,實踐環境、社會及司法正義。

法治獎首場演講由孟加拉環境法律人協會(Bangladesh Environmental Lawyers Association)率先討論「公益訴訟的影響力」;緊接著由法律實踐進程組織(The Legal Agenda)以「公益訴訟如何在不民主的阿拉伯突圍」分享黎巴嫩的在地經驗;位於哥倫比亞的實現正義:法律、正義暨社會中心(Dejusticia)壓軸分享「策略性訴訟、民主與社會正義:Dejusticia與全球南方的觀點」。

代表孟加拉環境法律人協會演講的瑞茲瓦娜(Syeda Rizwana Hasan)表示,孟加拉人主要以農林漁牧為生,百姓生存高度仰賴不受污染的環境,公益訴訟擴大憲法對生命權的解釋,將環境權納入其中,敦促政府保育濕地、復育河流,禁止林地開發,從而達到保障人民生存權益的目的,在經濟發展和環境正義中求得平衡。

法律實踐進程組織共同創辦人薩默.拉姆隆(Samer Ghamroun)則提到,在非民主環境的阿拉伯國家,法律常淪為獨裁者高壓剝削的統治工具,法治被扭曲成「以法而治」,公益訴訟就成為弱勢族群激發公共討論、推動社會變革的工具,與政治參與的管道,目的是改變規範與法律專業環境。法律實踐進程組織透過改變法官、律師、法學教育及媒體文化,創造改革條件,期許公益訴訟能為社會注入新的政治化動能,健全政治,形塑公共對話的空間。

實踐正義:法律、正義暨社會中心代表薇薇安.紐曼(Vivian Newman Pont)表示,公益訴訟又被稱為策略性訴訟,想打贏訴訟必須有明確的策略,才能產生推動社會改革、保障人權的影響力。實踐正義:法律、正義暨社會中心提出幾個著名公益訴訟案例。譬如以策略性訴訟使同性伴侶與異性戀伴侶能同樣享有結婚、收養及社會保障等權利,消弭歧視,改變哥倫比亞人對同性戀的態度和看法。又如,當深獲民眾支持的前總統烏力貝推動公投,企圖修法打破任期限制時,他們聯合許多民間組織提出策略性訴訟,成功捍衛民主,阻止專制復辟。

但也有聲音質疑,若公益訴訟操作不當反而會傷害社會正義和民主。另一名實踐正義:法律、正義暨社會中心代表羅德里哥.烏佩尼(Rodrigo Uprimny Yepes)補充,公益訴訟並非爭取正義的萬靈丹,也有其風險及限制。

羅德里哥.烏佩尼表示,公益訴訟成功的前提是健全的法制,且人民能近用司法,當這兩項條件不具足,訴訟將難以進行。然而,儘管策略性訴訟的先決條件已鞏固,仍會有訴訟成本過高,或是判決結果賦予不公正的現象正當性的風險。此外,因法官並非民選,但法官做的判決影響深遠,司法政治化使公益訴訟挾帶政治風險,可能會破壞法治,造成民主倒退。因此,採用策略性訴訟的民間組織,應持續捍衛司法獨立,監督法官對人權的承諾,並且在事前審慎評估策略性訴訟是否是唯一爭取正義的辦法,設法降低適得其反的風險。

2020年第四屆唐獎頒發給以上三個非政府組織,以表彰其致力公眾法治教育以及公共倡議,有效推動法治進程,改善法治機制。他們擅於取法堅實的學理研究,靈活運用富有創意的司法策略,在法治基礎遭受嚴峻挑戰的環境,為爭取個人、社會與環境正義堅持不懈,立下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