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峰隧道 鐵路華工歷史豐碑 如今遭人為破壞

·10 分鐘 (閱讀時間)

150多年前,數以千計的來自中國的鐵路勞工鑽穿堅固的花崗岩,在唐納山頂建造了數英哩的鐵路隧道,這是一項驚人的工程壯舉,也是橫貫北美大陸的太平洋鐵路的最關鍵環節。

今天,任何一個夏日,都有數以百計的人漫步在這古老的、被廢棄的鐵路隧道裡。它已成為一個便捷的短途旅行的目的地,離40號高速公路只有幾百英尺遠。

大多數人都知道早期美西探險的「唐納隊」的故事,這些被大雪困在山腳下的拓荒者,為了生存,而不得不吃死去同伴的屍體。但很少有人知道這些建造鐵路隧道的中國移民的故事。他們忍受了兩個大雪紛飛的塞拉山脈的寒冬,不僅避免了唐納隊的厄運,而且還建造了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基礎設施成就。

「1882基金會」的執行董事江權活(Ted Gong)說:「太平洋鐵路,從實體上及字面意義上,都將這個國家團結了起來,使其擁有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力。」「1882基金會」是一個民權組織,旨在喚醒人們對1882年排華法案的認識,幫助美國年輕一代了解那段歷史,這個法案是第一部禁止一個族裔群體移民到美國的法律。在過去幾年中,「1882基金會」一直致力於講述在唐納峰修建鐵路隧道的中國移民的故事。

雖然許多歷史學家和教科書熱衷於以兩列火車會合於猶他州的場面,來慶祝太平洋鐵路貫通的歷史,但江權活和越來越多的歷史學家認為,發生在唐納峰的故事更具戲劇性。

「這個故事告訴人們,當多樣性和包容性被納入國家的努力和目標時,我們可以取得什麽樣的成就,」江權活說。「這些工人,每個人都贏得了他們在美國的地位。在今天充滿社會壓力的時代,我們更需要提醒自己這一事實。」

列入最瀕危歷史遺跡

六月,「國家歷史保護信託基金會」將唐納峰隧道以及老鐵路附近的其他幾個歷史遺跡,列入美國最瀕危歷史遺跡名單。

該基金會指出,人為的破壞行為正威脅著這一歷史遺址。塗鴉,從精心製作的藝術作品到潦草的髒話,蓋滿了隧道的牆壁, 還蔓延到了森林服務區。在唐納峰上,亂扔垃圾一直是臭名昭著的問題;塑料水瓶和包裝紙被丟棄在灌木叢中。但問題遠遠不止這些,歷史學家擔心,在如此高的訪問量下,這個地方的考古遺迹恐難被長久保存,特別當公衆尚不知道這個地方的意義時,情形更糟。

1882基金會 搶救歷史

「1882基金會」正努力建立一個由土地所有者、歷史學家和利益群體組成的聯盟,以提名唐納峰上的這一遺跡為國家歷史地標。今年夏天,在一個被稱為 「中國營」(不要與北灣馬連縣的州立公園混淆)的地方,正在進行考古調查,成千上萬的中國工人在修建鐵路時曾住在那裡。但提名過程仍處於開始階段。江權活說,調查結果出來後將被整理成一份文件,用以提名該遺址的地標地位,這一過程需經國家公園管理局和內政部批准。

將此地列為地標,意味著該地區「在傳揚個人的故事,以及行業與國家建設的寶貴歷史方面具有重大意義」,江權活說。

當人們徒步走進鐵路隧道,不會發現任何標志或歷史解說,也沒有任何保護尚存的考古文物的設施。根據林業局的說法,任何人都可以穿過隧道,這些隧道屬私人擁有。

林業局一直在努力介紹唐納峰上這段鐵路的歷史。2019年,他們為當年鐵路工人的後代組織了旅遊;去年,林務局發布了一部關於鐵路的紀錄片,名為「遺産」(Legacy)。

太浩國家森林局發言人弗蘭納瑞(Joe Flannery)說,唐納峰上的鐵路應該 「與美國文化的其他任何偉大的、有紀念意義的成就相提並論」。林務局支持「1882基金會」將該遺址提名為國家歷史地標。

隧道下的古老岩畫

旅行路線的集中使所有的山口成為歷史的交彙點。但在這裡,人類存在的證據跨越了數千年,使唐納隧道成為穿越內華達山脈最重要的路線之一。

在隧道下面幾百英尺的地方,可以找到帶有解釋性標志的古老岩畫,這些岩畫有幾千年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曾經居住在這裡的祖先。一排小石頭阻止了人們行走在古代雕刻上。這些雕刻就在一條可人的遠足小徑旁邊。在花崗岩板上的岩畫如今已非常模糊,很難看清其細節。

小路繼續沿著一個傾斜的花崗岩床往上走,歷史學家說中國勞工就曾在這裡紮營。這個地方就是中國營,它位於林務局的土地上,是歷史地標提名的核心地帶。

中國營與中國牆

然後,小徑一直往上走,到了一堵支撐著鐵道床基的擋土牆,歷史學家稱之為 「中國牆」,而它本身就展現了驚人的工藝和建築。它高約75英尺,在沒有任何灰泥或水泥的情況下堅固地矗立著。中國工人用巨石及隧道中挖掘出的碎石建造了這堵牆,每一塊石頭都是手工放置的。

「這就像一個拼圖,」北太浩湖歷史協會的執行董事塞克斯頓(Phil Sexton)說。「如果你仔細觀察這些石頭,可以看到刻劃標記,可以看到工具的痕迹,很美。」

但塞克斯頓提醒,設計這堵牆並不是為了讓人欣賞或引人沉思。火車穿越唐納峰,是在牆頂上經過,沒有人可以看到牆。即使在今天,大多數人都在擋土牆的頂部行走,並不知道他們腳下的歷史。

在唐納峰的懸崖上,一條隧道直接穿過花崗岩懸崖,俯瞰唐納湖,長達1654英尺。為了鑽過岩石,工人們使用了火藥,以每天幾英寸的速度工作。那是些試驗性的、不穩定的硝化甘油炸藥,開鑿的工作極其危險。

穿越內華達山脈

歷史學家不知道鐵路工人的確切人數,但有估計說,唐納峰上中國勞工多達1萬5000名,約占中央太平洋鐵路勞動力的90%。他們被雇用來搬運堆積如山的花崗岩。史丹福大學的歷史學家說,從1865年到1867年,工人們建造了15條隧道,使橫貫大陸的鐵路得以穿越內華達山脈。

「所有這些都與這個地方緊密聯系在一起,它所講述的國家歷史是獨一無二的。」江權活說。

然而,有著這麽多豐富而強大的歷史,人們很容易會對這個關隘以其最糟糕的時刻之一命名為「唐納峰」感到不解。

「唐納峰」的名字只是一種說法。即使當時,它也不是第一個穿越山頂的馬車隊伍。在暴風雪困住唐納隊的三年前,斯蒂芬斯-湯森-墨菲車隊,於1844年10月成功穿越該山口。

根據塞克斯頓編撰的關於該山口的歷史綜述,在與白人定居者首次接觸之前,該山口也是西部印第安原住民的北梅杜部落和東部的瓦肖部落之間已知的貿易交匯點。

塗鴉破壞 遺跡淪廢棄倉庫

歷史能從自身拯救一個地方嗎?

潘明(音譯,Ming Poon)是一名專業攝影師,住在太浩湖。他的父親從中國移民到了美國。

「我的祖父母和我的父親為我創造了機會,使我能住在這個有如此多選擇的地方,」潘說。他並不是鐵路工人的後代,但當來到唐納山口滑雪或登山時,他很珍惜與在他之前來到美國的先民的聯繫,他們當年也是為了尋求更多的選擇和機遇而來。

這裡不應是塗鴉場所

「如果人們了解這段歷史,從中學習,就會改變看法,確立一個完全不同的觀念,」潘說。

今天,北美大陸最重要的交通動脈之一80號州際公路,正是穿越唐納峰。而沿著40號舊公路的蜿蜒路徑,每天都有數百人到山區冒險。Sugar Bowl和Donner Ski Hill是太浩湖最古老的兩個滑雪場,在冬季,山隘的地理使其成了越野滑雪的熱門區域。到夏天,太平洋山脊小徑又將背包客帶過這個山口;攀岩者來到這裡,在幾十條攀岩路線上試煉他們的力量。騎腳踏車的人湧向唐納,為要上坡攀騎,泥濘的小路也穿梭於山口周圍的山脈中。而在這一切的中心,唐納湖熠熠生輝。

一旦進入隧道,徒步旅行者就將行走在發黑的岩石拱頂下,日光消失了,一片寂靜。你可以聽到蝙蝠在岩石的裂縫中吱吱作響。但現在,由於隧道裡有太多的人,回聲打破了沉默,手電筒在黑暗中晃動,照出了近年來積累的層層塗鴉。

塗鴉本身是一種藝術和表達形式,有些塗鴉是純粹的破壞行為,如名字和髒話;但其他的作品更像是壁畫。不過,江權活還是對在此塗鴉以及塗鴉的內容提出質疑。他問道,塗鴉藝術家會選在Smithsonian博物館,或者Gettysburg戰場塗鴉嗎?

華工貢獻 在歷史書被抹去

長期以來,中國先民對大鐵路的貢獻被在歷史書中抹去了。1969年,在橫貫北美大陸鐵路的百年慶典上,聯邦運輸部長沃爾普(John A. Volpe)在猶他州的普洛蒙特利對一群人說。「除了美國人,還有誰能在30英尺深的雪山上鑽出10條隧道?」

中國歷史學會的代表菲爾蔡(Phil Choy)也來到百年紀念活動現場,以紀念同胞的遺産及對大鐵路的貢獻,但活動組織者和美國政府卻冷落了他,從未給他發言的機會。有些說法是,電影明星約翰-韋恩(John Wayne)在最後一刻出現,搶走了蔡的發言位置。

2019年,在橫貫大陸的鐵路150周年之際,包括「1882基金會」在內的許多中國歷史和文化倡導者努力修改說法,並將華工的貢獻納入歷史記錄。他們的努力,大大提高了人們對這一歷史的認識。

盡管夏天來臨,每天都有數百名遊客來到這裡,唐納峰上的鐵路隧道給人的感覺更像是一個布滿塗鴉的廢棄倉庫,而不是一個對國家具有歷史意義的地方。

這處遺址 關涉美國歷史

「這個地方沒有任何官方的標記,」江權活說。「這是一件如此傑出和驚世的偉大作品,一項偉大的建築與工程,包括建造它的無數的工人。它形塑了美國的歷史,與美國國家的建設密切相關。你會想,為什麽到現這裡還沒有被提名或被選為國家紀念碑?」(譯自SFGate,作者 Julie Brown )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無證客疫期救助金明起開放申請 最高可領1.56萬
自家籬笆掛「F字」反拜登標語 居民被罰上訴 新州市府撤案
領失業金且繳稅者 這波150萬人獲退稅 平均退款1686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