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詩意畫》之「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策劃:記者王輝丹】
·6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倪文傑,編審(教授),一九八二年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
作者:倪文傑,編審(教授),一九八二年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

▲作者:倪文傑,編審(教授),一九八二年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名句出自唐代詩人李白所作的七言絕句《早發白帝城》。詩題一作《下江陵》,又作《白帝下江陵》。

詩題與背景

這首詩作于唐肅宗乾元二年(七五九年)三月。當年春天,李白因受永王李璘(唐玄宗第十六子)叛亂牽連,在潯陽被捕下獄,流放夜郎(今貴州省桐梓),取道四川趕赴被貶謫的地方。行至白帝城的時候,忽然收到赦免的消息,驚喜交加,隨即乘舟東下江陵。此詩即回舟抵江陵時所作,所以詩題一作《白帝下江陵》。

前人曾認為這首詩是李白青年時期出蜀時所作。然而根據「千里江陵一日還」的詩意,以及李白曾從江陵上三峽,因此,這首詩應當是他返還江陵時所作。

前人曾認為這首詩是李白青年時期出蜀時所作。然而根據「千里江陵一日還」的詩意,以及李白曾從江陵上三峽,因此,這首詩應當是他返還江陵時所作。

詩詞原文

下江陵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逐句釋義

清晨告別五彩雲霞映照中的白帝城,千里外的江陵一日就能到達。(長江)兩岸的猿在不停地啼叫著,輕快的小舟已駛過萬重青山。

朝:早晨。

辭:告別。

白帝:今重慶奉節縣白帝山,山上有白帝城。

彩雲間:因白帝城在白帝山上,地勢高聳,從山下江中仰望,仿佛聳入雲間。彩雲,有色彩的雲。由於折射日光而呈現彩色的雲,以紅色為主,多在晴天的清晨或傍晚出現在天邊。

江陵:今湖北省荊州市。古時相傳距白帝城一千二百里。酈道元《水經注·江水注》:「自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重岩疊嶂,隱天蔽日。……有時朝發白帝,暮到江陵,其間千二百里,雖乘奔御風,不以疾也。……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澗肅,常有高猿長嘯,屬引悽異。空谷傳響,哀轉久絕。」詩語即據此。

一日還:一天就可以到達。還,歸;返回。

猿:猿猴。

啼:鳴,叫。

萬重山:層層疊疊的山,形容山很多。

作品賞析

《早發白帝城》是李白詩作中流傳最廣的名篇之一。這首詩寫作者從白帝城到江陵一天之內的行程情況,主要突出輕快,也反映了李白心情的輕快。當時,李白以五十八歲的年齡被流放夜郎,當他從江陵(今湖北荊州市)行至白帝城(今重慶奉節縣境內)的時候,唐肅宗宣布大赦,李白也被赦免。他像出籠的鳥一樣,立刻從白帝城東下,返回江陵。在詩中李白沒有直接抒情,但是讀了他對行程的描寫,自然感受到他的心情和興奮的情緒。

詩的首句寫白帝城之高;二句寫江陵路遙,舟行迅速;三句以山影猿聲烘托行舟飛進;四句寫行舟輕如無物,點明水勢如瀉。全詩把詩人遇赦後愉快的心情和江山的壯麗多姿、順水行舟的流暢輕快融為一體,運用誇張和奇想,寫得流麗飄逸,自然天成。明人楊慎讚曰:「驚風雨而泣鬼神矣!」

首句「朝辭白帝彩雲間」,「彩雲間」三字,描寫白帝城地勢之高,為全篇描寫下水船走得快這一動態蓄勢。作者回望雲霞之上的白帝城,以前的種種恍如隔世。一說形容白帝城之高,水行船速全在落差。如果不寫白帝城之高,則無法體現出長江上下游之間斜度差距之大。白帝城地勢高入雲霄,於是下面幾句中寫舟行的迅捷、行期的短暫、耳(猿聲)目(萬重山)的不暇迎送,才一一有著落。「彩雲間」也是寫早晨景色,顯示出從晦暝轉為光明的大好氣象,而詩人便在這曙光初燦的時刻,懷著興奮的心情匆匆告別白帝城。

第二句「千里江陵一日還」,「千里」和「一日」,以空間之遠與時間之短作懸殊對比。這裡,巧妙的地方在於那個「還」字上。「還」,歸來的意思。它不僅表現出作者「一日」而行「千里」的痛快,也隱隱透露出遇赦的喜悅。江陵本非李白的家鄉,而「還」字卻親切得如同回鄉一樣。

第三句「兩岸猿聲啼不住」,境界更為神妙。古時長江三峽,「常有高猿長嘯」。作者說「啼不住」,是因為他乘坐飛快的輕舟行駛在長江上,耳聽兩岸的猿啼聲,又看見兩旁的山影,猿啼聲不止一處,山影也不止一處,由於舟行人速,使得啼聲和山影在耳目之間成為「渾然一片」,這就是李白在出峽時為猿聲山影所感受的情景。身在這如脫弦之箭、順流直下的船上,詩人感到十分暢快和興奮。清代桂馥在《札朴》中對這一句有很高的評價。

末句「輕舟已過萬重山」,瞬息之間「輕舟」已過「萬重山」。為了形容船快,詩人除了用猿聲、山影來烘托,還給船的本身添上了一個「輕」字。直說船快,那便顯得笨拙;而這個「輕」字,卻別有一番意蘊。三峽水急灘險,詩人溯流而上時,不僅覺得船重,而且心情更為滯重。如今順流而下,行船輕如無物,船的快速讀者可想而知。而「萬重山」一過,輕舟進入坦途,詩人歷盡艱險、進入康莊旅途的快感,也自然而然地表現出來了。

這最後兩句,既是寫景,又是比興,既是個人心情的表達,又是人生經驗的總結,因物興感,精妙無倫。

全詩給人一種鋒棱挺拔、空靈飛動之感。然而只看這首詩的氣勢的豪爽,筆姿的駿利,還不能完備地理解全詩。全詩洋溢的是詩人經過艱難歲月之後突然迸發的一種激情,所以在雄峻和迅疾中,又有豪情和歡悅。快船快意,給讀者留下了廣闊的想象餘地。為了表達暢快的心情,詩人還特意用上平「刪」韻的「間」、「還」、「山」來作韻腳,使全詩顯得格外悠揚、輕快,回味悠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