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詩意畫》之「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記者王輝丹 策劃】
·7 分鐘 (閱讀時間)
浙江溫州山水畫家林錫春作品《楠溪神韻》。
浙江溫州山水畫家林錫春作品《楠溪神韻》。

▲浙江溫州山水畫家林錫春作品《楠溪神韻》。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出自唐朝詩人劉禹錫作品《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白話譯為:沉船的旁邊正有千艘船隻駛過,病樹之前萬棵樹木生機勃勃。表達詩人豁達的胸懷和奮發向上、努力進取的精神。因這兩句詩形象生動,至今仍被人引用,並賦予它以新的意義,說明新事物必將取代舊事物,喻含新事物不斷湧現的理趣。

詩作背景

這首詩作于唐敬宗寶曆二年(八二六年),當時,劉禹錫罷和州刺史任返洛陽,同時白居易從蘇州歸洛陽,兩位詩人在揚州相逢。白居易在筵席上寫了一首詩《醉贈劉二十八使君》相贈,在詩中,白居易對劉禹錫被貶謫的遭遇表示了同情和不平。於是劉禹錫寫了這首《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回贈白居易。

劉禹錫從小愛下圍棋,與專教唐德宗太子下棋的棋待詔王叔文很要好。太子當上皇帝后,他的教師王叔文組閣執政,就提拔棋友劉禹錫當監察御史。後來王叔文集團政治改革失敗後,劉禹錫被貶到外地做官,寶曆二年(八二六年)應召回京。冬天途經揚州,與同樣被貶的白居易相遇。

詩作原文

巴山楚水淒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

懷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

逐句釋義

(被貶謫到)巴山楚水這些荒涼冷落的地區,(被朝廷拋棄在那裡)度過了二十三年淪落的光陰。

懷念故友徒然吟誦聞笛小賦,久謫歸來自己倒好像成了神話中那個爛掉了斧頭的人(已無人相識,恍如隔世)。

沉船的旁邊正有千艘船隻駛過,病樹的前頭卻也是萬木爭春。

今天聽了你(白居易)為我吟誦的《醉贈劉二十八使君》詩篇,暫且借這一杯美酒振奮精神吧。

作品賞析

這是一首七言律詩。劉禹錫、白居易兩位詩人在揚州相逢,作詩互贈。白居易的《醉贈劉二十八使君》最後兩句說「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一方面感嘆劉禹錫的不幸命運,另一方面又稱讚了劉禹錫的才氣與名望。大意是說:你該當遭到不幸,誰叫你的才名那麼高呢!可是二十三年的不幸,未免過分了。這兩句詩,在同情之中又包含著讚美,顯得十分委婉。因為白居易在詩的末尾說到二十三年,所以劉禹錫在詩的開頭就接著說「巴山楚水淒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

首聯「巴山楚水淒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意思是作者被貶低到巴山楚水這些荒涼的地區,二十三年就如同棄置在道旁一樣。劉禹錫因積極參加順宗朝王叔文領導的政治革新運動而遭受迫害。王叔文被殺,劉禹錫等被貶。他先貶到朗州(今湖南常德),再貶連州(今廣東連州),調夔州(今重慶奉節)、和州(今安徽和縣)。朗州在戰國時是楚地,夔州在秦、漢時屬巴郡,楚地多水,巴郡多山。這些地區古代都很荒涼,所以用「巴山楚水淒涼地」來概括。劉禹錫沒有直接傾訴自己無罪而長期遭貶的強烈不平,而是通過「淒涼地」和「棄置身」這些富有感情色彩的字句的渲染,讓讀者在瞭解和同情作者長期謫居的痛苦經歷中,感覺到詩人抑制已久的憤激心情。

頷聯「懷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說自己在外二十三年,如今回來,許多老朋友都已去世,只能徒然地空吟表示悼念而已。此番回來恍如隔世,覺得人事全非,不再是舊日的光景了。作者運用了兩個典故。一個是「聞笛賦」,指曹魏後期向秀的《思舊賦》。向秀與嵇康、呂安是好友,嵇康、呂安為司馬氏殺害,向秀經過兩人舊居時,聽到鄰人吹笛子,其聲「慷慨」激昂,向秀感音而嘆,寫了《思舊賦》來表示對嵇康、呂安的懷念,從側面顯示出對時政的不滿。作者借這個典故寄託了他對因參與政治改革而被害致死的老友的懷念。另一個是「爛柯人」,據《述異記》所載,晉人王質入山砍柴,見二童子對弈,他觀棋至終局,發現手中的「柯」(斧頭的木柄)已經朽爛了。王質下山,回到村裡,才知道已經一百年過去了,同時代的人都已死盡。原來王質石室山打柴誤入仙境,遇到了神仙,仙界一日,人間百年。作者借這個典故來比喻自己長期貶謫在外,乍回京城鄉,仿佛有隔世之感。「懷舊」句表達了作者對受害的故友王叔文等的悼念,「到鄉」句抒發了作者對歲月流逝,人事變遷的感嘆。用典貼切,感情深沉。

頸聯「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白居易的贈詩中有「舉眼風光長寂寞,滿朝官職獨蹉跎」這樣兩句,意思是說同輩的人都升遷了,只有你在荒涼的地方寂寞地虛度了年華,頗為劉禹錫抱不平。對此,作者在酬詩中寫了這兩句。作者以「沉舟」、「病樹」比喻自己,固然感到惆悵,卻又相當達觀。沉舟側畔,有千帆競發;病樹前頭,正萬木皆春。他從白詩中翻出這二句,反而勸慰白居易不必為自己的寂寞、蹉跎而憂傷,對世事的變遷和仕宦的升沉,表現出豁達的襟懷。二十三年的貶謫生活,並沒有使他消沉頹唐。因為這兩句詩形象生動,至今仍被人引用,並賦予它以新的意義,說明新事物必將取代舊事物。

尾聯「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又回到席上酬答贈言上來,意思是:今天聽了你的詩歌,就暫且憑藉酒的力量,來增長我繼續努力的精神吧!作者沒有一味消沉下去,他筆鋒一轉,又相互勸慰,相互鼓勵了。他對生活並未完全喪失信心。詩中雖然感慨很深,但讀來給人的感受並不是消沉,相反卻是振奮。

總體來說,詩的首聯以傷感低沉的情調,回顧了作者的貶謫生活。頷聯借用典故暗示作者被貶時間之長,表達了世態的變遷以及回歸以後生疏而悵惘的心情。頸聯是全詩感情昇華之處,也是傳誦千古的警句。作者把自己比作「沉舟」和「病樹」,意思是自己雖屢遭貶低,新人輩出,卻也令人欣慰,表現出他豁達的胸襟。尾聯順勢點明瞭酬答的題意,表達了作者重新投入生活的意願及堅韌不拔的意志。全詩起伏跌宕,沉鬱中見豪放,是酬贈詩中的上品。

詩文注釋、賞析:海晗,民主人士、學者,著有《古詩詞經典名句賞析》《漢字概說》《成語概說》等著作和文章。

欄目策劃、採編:王輝丹,台灣新生報記者、大陸新聞召集人、港澳台美協理事、台灣國際身心靈研究發展學會理事;《中華成語典故學習詞典習近平用典釋義與溯源》台灣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