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詩意畫》之「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

·3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文大,林子琪。
作者:文大,林子琪。

▲作者:文大,林子琪。

「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出自唐朝詩人李白《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描寫酒醉情濃,放聲長歌,直唱到天河群星疏落的田園生活。


詩作背景

終南山:又稱南山,秦嶺山峰之一,在今陝西省西安市南,唐時士子多隱居於此山。關於此詩的創作時間,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李白作此詩時,正在長安供奉翰林。李白一生中曾兩入長安,第一次是在唐玄宗開元十八年(七三○年),李白三十歲時;第二次是在天寶元年(七四二年),李白四十二歲時。此詩寫於李白初入長安隱居終南山時期。另一種說法是:李白此詩作于唐玄宗天寶十一載(七五二年)春,時李白五十二歲,正隱居終南山。


詩詞原文

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相攜及田家,童稚開荊扉。

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

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

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

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

逐句釋義

傍晚從碧山(終南山)上走下來,月色和蒼茫的山色一起跟隨著我歸來。

回頭看看來時走的路,茫茫小路橫臥在青翠的山坡上。

(路上遇到山人)一起相伴到他家裡,孩子(們)打開柴門。

一條幽靜的小路深入竹林中,青蘿輕輕擦過行人衣裳。

歡聲笑語中得到放鬆休息,暢飲美酒賓主頻頻舉杯。

放聲高歌風入松的曲調,(古樂府琴曲名,即《風入松曲》,此處也有歌聲隨風而入松林的意思。)歌罷天上的星光已稀微,天快亮了。

我喝醉酒主人很高興,舒暢快樂都忘了世俗機巧之心。


作品賞析

這是一首以田家、飲酒為題材的田園詩。

首句「暮從碧山下」,「暮」字挑起了第二句的「山月」和第四句的「蒼蒼」,「下」字挑起了第二句的「隨人歸」和第三句的「卻顧」,「碧」字又引出第四句的「翠微」。平平常常五個字,卻無一字虛設。「山月隨人歸」,把月寫得如此脈脈有情。月尚如此,人則可知。第三句「卻顧所來徑」,雖未正面寫山林暮景,卻是情中有景。第四句「蒼蒼橫翠微」是正面描寫。「蒼蒼」兩字起加倍渲染的作用。此句描繪出暮色蒼蒼中的山林美景。

以上四句,用筆簡煉而神色俱佳。

作者漫步山徑,大概遇到了斛斯山人,於是「相攜及田家」,「相攜」,顯出情誼的密切。「童稚開荊扉」,連孩子們也開柴門來迎客了。進門後,「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寫出了田家庭園的恬靜,流露出詩人的稱羨之情。

「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得所憩」不僅是讚美山人的庭園居室,也為遇知己而高興。因而歡言笑談,美酒共揮。一個「揮」字寫出了詩人暢懷豪飲的神情。

「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酒醉情濃,放聲長歌,直唱到天河群星疏落。

最後,從美酒共揮,轉到「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寫出酒後的風味,陶陶然把人世的機巧之心,一掃而空,顯得淡泊而恬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