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布爾機場恐攻是誰幹的?華郵:把神學士跟美國都視為眼中釘的ISIS-K

·9 分鐘 (閱讀時間)

「如同你們已經知道的,今天傍晚在喀布爾發生了我們所擔心的恐怖攻擊,我們的情報人員認為是ISIS-K幹了這一票。」

2021年8月26日,拜登在白宮東廳發表演說

距離美軍完全撤離阿富汗還有五天,但這支地表最強大武力卻在唯一能夠逃出生天的通道,遭受這場20年戰爭最慘重的一次攻擊。喀布爾的卡札國際機場大門口血跡斑斑,緊鄰機場對街就是過去觀光客經常出入的國際旅館區,但如今路邊的溝渠裡卻滿是屍體,13位護衛機場的美軍更是當場陣亡。這場恐攻讓白宮降下悼念同胞死難的半旗,拜登誓言「無法寬恕、更不會忘記」,同時宣告了這次恐攻的元兇「ISIS-K」。

ISIS?沒錯,就是那個曾被川普宣稱「已被百分之百徹底擊敗」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兩位自殺炸彈客先後在機場大門、巴倫酒店門口引爆,造成正準備離開飯店、前往機場準備登機的阿富汗公民倒在血泊之中。街頭的橫屍除了有阿富汗的兒童,也有護衛他們的美軍。事發後不久,「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在阿富汗的分支「伊斯蘭國-呼羅珊」(ISIS-Khorasan,簡稱ISIS-K或ISK)宣稱涉案,美國的情報機構也把矛頭指向這個恐怖組織。

美國總統拜登在喀布爾機場爆炸案後發表談話,強調一定會讓主事者付出代價。(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在喀布爾機場爆炸案後發表談話,強調一定會讓主事者付出代價。(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在喀布爾機場爆炸案後發表談話,強調一定會讓主事者付出代價。(美聯社)

監控恐怖主義活動的SITE情報組織主任麗塔‧卡茲(Rita Katz)表示,其實在26日的自殺炸彈之前,西方情報界都收到了這則情資—恐怖分子可能會在喀布爾機場發動攻擊。但令人遺憾的是,即便盟軍掌握了這條情報,並且一度警告所有人不要靠近機場,恐怖分子依然順利滲透到旅館區與機場之間的主要道路,也讓試圖逃往自由世界的近百名阿富汗人,最後倒在了機場大門前的馬路上。

在神學士席捲阿富汗全境之前,反恐專家就一直警告,這個中亞國家將再次淪為恐怖組織的天堂,其中「基地」(Al Qaeda)與「伊斯蘭國」更屢屢被點名應嚴加提防。26日的自殺炸彈引爆之後,阿富汗最受歡迎的電視台Tolo的老闆薩德‧莫塞尼(Saad Mohseni)對《紐約時報》沮喪地表示,「我沒辦法形容這有多麼令人沮喪和沮喪,感覺又回到了老樣子—更多的炸彈,更多的恐怖攻擊,而且現在我們只能在神學士統治下面對這一切」。

白宮在喀布爾機場爆炸案後降下半旗悼念死難同胞。(美聯社)
白宮在喀布爾機場爆炸案後降下半旗悼念死難同胞。(美聯社)

白宮在喀布爾機場爆炸案後降下半旗悼念死難同胞。(美聯社)

美國及其盟邦20年來在中東大舉用兵,更在阿富汗遲遲無法抽身,就是為了剷除恐怖主義的老巢。雖然其間遭遇了「伊斯蘭國」在敘利亞與伊拉克北部的肆虐,經過幾年激戰,依舊讓這個恐怖國度宣告覆滅;策劃911事件的「基地」組織,更是在10年前就失去了他們的領導人賓拉登。不過《華盛頓郵報》指出,26日的恐怖攻擊凸顯了這兩個組織的陰魂不散。即便美軍圍剿了20年,他們依舊有能力適應變化、演變成更分散的組織,並且繼續造成大規模傷亡。

這場悲劇更揭示了一個麻煩的問題:神學士能否兌現他們曾經的承諾——川普政府當初同意從阿富汗撤軍的條件,正是阿富汗將不再是襲擊美國及其盟友的恐怖活動根據地。《紐約時報》認為,這此恐攻證明了神學士其實無法管制境內的所有武裝分子,雖然「ISIS-K」的規模遠遠不如神學士,但他們的激進程度卻有過之而無不及。今年阿富汗境內的數十起恐攻都是他們所為,除了平民與阿富汗政府官員,連神學士本身都是受害者。

2021年8月26日,阿富汗的卡札國際機場遭到自殺炸彈攻擊,罹難者遺體被擺放在醫院外。(美聯社)
2021年8月26日,阿富汗的卡札國際機場遭到自殺炸彈攻擊,罹難者遺體被擺放在醫院外。(美聯社)

2021年8月26日,阿富汗的卡札國際機場遭到自殺炸彈攻擊,罹難者遺體被擺放在醫院外。(美聯社)

聯合國今年6月曾警告,來自中亞、俄羅斯北高加索、巴基斯坦和中國新疆的8千至1萬名聖戰士,已經陸續湧入阿富汗,而且這些人多半與「基地」或「伊斯蘭國」往來密切。儘管有專家懷疑,潛伏在阿富汗的恐怖分子究竟還有多少能力襲擊西方世界,但約旦政治與社會研究所(Politics and Society Institute)的伊斯蘭運動專家哈尼耶(Hassan Abu Hanieh)對《紐時》表示,「伊斯蘭國」時至今日仍有驚人的影響力,無論在伊拉克、敘利亞、非洲或亞洲,年輕世代依舊被他們的傳播或理念所吸引。

美國軍事學院的助理教授阿米拉‧賈多恩(Amira Jadoon)是「伊斯蘭國」的專家,他對《華郵》表示美軍幾乎是無條件的撤軍、加上神學士快速接管了阿富汗,讓「伊斯蘭國」擁有一個「最寬鬆」的發展環境。ISIS-K與神學士的相殘,可說是當年基地與伊斯蘭國競爭的縮影。神學士、基地與伊斯蘭國在外人看來都是極端組織,但他們彼此其實也有世代和理論上的分歧,而曾經奪取大片領土的伊斯蘭國,在極端分子中顯然更受歡迎。

2021年8月26日,阿富汗的喀布爾機場外發生兩起爆炸,許多民眾被炸到路旁的溝渠之中。(美聯社)
2021年8月26日,阿富汗的喀布爾機場外發生兩起爆炸,許多民眾被炸到路旁的溝渠之中。(美聯社)

2021年8月26日,阿富汗的喀布爾機場外發生兩起爆炸,許多民眾被炸到路旁的溝渠之中。(美聯社)

不過伊斯蘭國與神學士並非合作關係,賈多恩說,隨著美國扶植的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倒台(雖然仍有一小股勢力仍在潘傑希爾奮戰),伊斯蘭國可以更專注於削弱他們在當地的競爭者—神學士:「ISIS-K現在的目標就是保持政治上的能見度,並且試圖破壞這個國家的穩定,削弱神學士的可信度」。一位阿拉伯的情報官員匿名對《紐時》表示,「這是一場意識形態、精神與思想的戰鬥」。因為ISIS-K這次攻擊的對象不只是美國人,更是神學士政權。

根據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情資與研究,2014年由巴基斯坦的好戰分子薩伊德汗(Hafiz Saeed Khan)成立的ISIS-K,一開始就對伊斯蘭國領袖巴格達迪(Abu Bakr al Baghdadi)宣誓效忠。呼羅珊是伊斯蘭世界的古代地名,包括了現代伊朗的東北部、阿富汗部分地區和中亞南部。2015年起,ISIS-K在阿富汗的南加哈(Nangahar)省執行任務。ISIS-K的創始人薩伊德汗雖然早在2016就死於美軍空襲,但他的徒眾卻能繼續堅持下去,甚至吸引更多新血加入。

抵達華盛頓杜勒斯機場的阿富汗人,即將在異鄉展開自由但充滿未知的新生活。(美聯社)
抵達華盛頓杜勒斯機場的阿富汗人,即將在異鄉展開自由但充滿未知的新生活。(美聯社)

抵達華盛頓杜勒斯機場的阿富汗人,即將在異鄉展開自由但充滿未知的新生活。(美聯社)

雖然ISIS-K一直是駐阿富汗美軍的打擊對象,美軍2017年將俗稱「炸彈之母」(Mother Of All Bombs)的GBU-43/B大型空爆炸彈,成功投放到位於阿富汗艾欽(Achin)山洞的ISIS-K老巢,炸死了數十位重要成員,但根據聯合國的估計,這個恐怖組織依然在南加哈(Nangahar)與科納(Konar)省保有兩千人左右的核心戰力,在阿富汗其餘省份也有更小型的組織潛伏,並由新任領導人謝哈卜‧穆哈吉爾(Shahab al-Muhajir)繼續指揮壯大。

《華郵》成功訪問到一位與神學士、基地都有聯繫的武裝分子,他表示這次喀布爾機場的自殺炸彈攻擊,顯然正在削弱神學士的地位。他認為ISIS-K也很清楚自己不該陷入兩面作戰,因此他們希望從中破壞神學士與即將撤離的美軍所保有的任何聯繫,同時也對準備逃離阿富汗、逃往西方的所有人施以懲罰。

呼羅珊集團的旗幟。(維基百科)
呼羅珊集團的旗幟。(維基百科)

呼羅珊集團的旗幟。(維基百科)

這位化名「阿布 · 穆罕默德」(Abu Muhammad)的武裝分子說,神學士其實一直希望吸納ISIS-K再次加入他們(ISIS-K的成員中有不少是原來的神學士),但顯然神學士沒有成功,阿富汗的極端分子也都在準備再打一場長期戰。美國軍事學院今年3月曾在一份報告中指出,ISIS-K正在設法利用當前的混亂情勢坐大,包括從神學士吸納更多成員、藉由劫獄釋放更多極端分子、擴大他們在南加哈與科納的據點。

美國軍事學院的教授賈頓(Amira Jadoon)指出,阿富汗境內未來已經沒有美軍與阿富汗安全部隊的存在,神學士恐怕無法順利壓制ISIS-K,ISIS-K可能也會對平民發動更多恐怖攻擊,設法獲得更多關注。《紐約時報》警告,當年的「伊斯蘭國」其實就是基地組織底下的一個分支,但脫離之後在敘利亞與伊拉克奪取大片領土、甚至建立了所謂的哈里發神權國家。如今「伊斯蘭國」已在美國為首的聯軍攻勢下消亡,但IS在世界各地潛伏的分支依然十分活躍,難保ISIS-K不會走上當年巴格達迪壯大的老路。

《紐時》指出,雖然美國與神學士達成了8月31日撤軍的共識,神學士也曾承諾要阻止基地或其他恐怖組織利用阿富汗對美國發動攻擊,但這完全不甘ISIS-K的事。何況美軍的消失對ISIS-K來說是一大利多,神學士在面對恐攻的手足無措,更讓ISIS-K獲得招募新血與繼續壯大的契機。如果神學士繼續為了保持跟西方的關係(或者說為了避免國際制裁)擺出一副溫和的臉孔,難保組織裡的強硬派不會的倒向ISIS-K。神學士雖是阿富汗目前的大當家,但在各地伺機而動、徹底無所顧慮的ISIS-K,可能才是這個國家走向新時代的最大挑戰。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每個人都想離開地獄!」直言神學士國度「沒未來」 阿富汗人爭相逃往巴基斯坦
相關報導》 紐西蘭宣布結束喀布爾撤離行動 受困口譯員接受《衛報》專訪:這是徹底的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