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學當排灣族大家長 魏郁蓁鏡頭伴她尋根

王寶兒/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久居台灣千百年,原住民族群孕育出各族獨有文化,但隨歷史變遷,不乏面臨失根危機。屏東排灣族大後部落的頭目廖莉華(漢名),30歲那年,父親突然離世,來不及收拾悲傷,不會說母語的她,就承接了頭目的責任。身為單親媽媽,努力當眾人的大家長外,還要四處工作,溫飽一家老小。動人生命故事,經導演魏郁蓁拍攝為紀錄片《阿查依蘭的呼喚》,近期上映。

身分遭質疑 各方壓力蜂擁而至

魏郁蓁從事影視製作工作多年,起初是因拍攝南島語族的影片認識廖莉華,「當我知道她不會講母語,卻要當頭目,就好像是看到一個英國女王不會講英文。頭目負責承擔文化的重要工作,但她因成長背景不熟悉自身文化,部落裡面又沒有頭目家屋,甚至自己也不住部落裡,你可以想像她當頭目會碰到多少困難。這些不是她造成的種種人生無奈、不得已,她卻概括承受。」

頭目家屋是排灣族部落重要的聚會、儀式場所,更是部落的決策中心,但因88風災侵襲,讓廖莉華失去了家,也讓重建家屋與祖靈屋的路更加艱辛,甚至引來流言蜚語,認為廖莉華非正式頭目。廖莉華在求學階段即離開故鄉念書,排灣族諸多繁複傳統,同為當上頭目的一大挑戰,凡婚喪喜慶細節不到位,均會受家族檢討。加上需照顧自身家庭等種種壓力,讓她常常暗自掉淚。

部落頭目之爭 紀錄片飽受爭議

「但我覺得廖莉華最不簡單的是,她到現在都沒有放棄,還時常以笑臉面對,堅守她的使命。」魏郁蓁表示,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尤以女性角度同理,身為單親媽媽的廖莉華,有辦法照顧家人並照顧部落,常人未必能做到,其中必然需要強大的文化傳承使命感。小時候,自己也住傳統三合院,但卻未能保留這些傳統文化,廖莉華的故事,讓不同族群的人看到每個文化都值得了解、維護。

《阿查依蘭的呼喚》是魏郁蓁首部執導作品,一位新手頭目,碰上一位新手紀錄片導演,交織亮眼火花,但也因部落的頭目之爭,曾讓紀錄片飽受相關爭議。魏郁蓁坦言,其實打從拍攝時就可預見相關問題,不論是部落還是外界給予的挑戰,以拍紀錄片的人而言,不應該因為有什麼困難及挫折就放棄,「我覺得紀錄片有時候是挖掘真相,或讓人看到你想傳達的。我不敢說我拍得多好,或有些鏡頭可能不那麼漂亮,但它絕對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