嚮往「護國神山」?比電機學院更貼近產業的「半導體學院」來了!

·5 分鐘 (閱讀時間)

你也想加入「護國神山」?過往,最佳選擇可能是頂大的電機、資訊學院;今年開始,學生將有第三選擇:半導體學院!這個讓台大、清大、成大、陽明交大都搶著設立,連台積電、聯發科等企業大老都關注的「新體制學院」,到底有什麼魅力?

半導體業和高科技業是台灣經濟、產業甚至外交上的「護國神山」,早已是全台共識;而這一年來由台積電領軍,半導體和高科技業的股價井噴,更讓半導體業成為許多新鮮人心目中「最嚮往的就業目標」。

隨著AI、5G等科技持續發展,半導體的需求只會愈來愈大,吸引愈來愈多學生想投入電機、資工等科技相關領域,期待畢業後可以進入半導體產業。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去年指考放榜,各校電機、資工系分數持續攀升。

例如成大電機系分數首度超過台大化學系,中字輩學校電機系最低錄取分數,也超越台大地質系,被譽為「大電資時代來臨」!若從研究所來看,今年台、成、清、交、台科等多所大學的資工類碩士班,報名人數都破千,錄取率是超競爭2~7%。

然而,從今年開始,目標半導體產業的學生,將有另一個更新、甚至可能更好的選擇:半導體學院。

頂大成立產學合一的「創新研究學院」,半導體最受關注

《國家重點領域產學合作及人才培育創新條例》通過後,陽明交大、清大、台大、成大等頂尖大學都宣布與業界合作,帶入「沙盒」模式,鬆綁組織、人事、採購、人才培育等限制,針對半導體、人工智慧、循環經濟等不同議題,成立研究學院,向上培育碩博士高階人才,向下開出學位學程。

7月初,陽明大學首開第一槍,與台積電、力晶電子、聯發科技、聯詠科技、鴻海精密、緯創資通、研華科技等企業合作,成立「產學創新研究學院」,下設「前瞻半導體研究所」和「智能系統研究所」,預計今年(110學年度)開始招生。

清大近期也通過設立的「半導體研究學院」,最快明年春季就可入學;台大則成立「重點科技研究學院」,預計優先設立積體電路、前瞻元件材料與異質整合奈米工程與科學等學位學程。

過往,半導體人才多是由電機、資工等科系所培育,頂大所新成立的「研究學院」,又和過去有什麼不同?為何會成為目標半導體產業的學生,一個可能更好的新選擇?

陽明交大半導體學院。黃菁慧攝
陽明交大半導體學院。黃菁慧攝

陽明交大半導體學院。黃菁慧攝

優勢1》跨域整合,完整培育半導體人才

頂大與產業合作成立的研究學院,將針對國家未來發展重點產業,半導體、人工智慧、循環經濟等不同議題,其中半導體最受矚目。但以往半導體專業橫跨電子、電機、材料、機械、物理、化學等不同領域,在大學內,常常各個科系有自己的相關課程、學程等,學生學習相對不夠完整。

陽明交大國際半導體產業學院院長張翼表示,以往不管是要與國外大學談雙學位,或是企業產學合作,各學院都是各自進行,也因為各系所壁壘分明,光是要集結資源,或是相關專業老師,長期投入開設一系列半導體相關課程就很困難。

現今,研究學院內,以「沙盒」模式鬆綁教師聘任、人才培育等限制,獨立於校內各個學院,有彈性的制度與更高的薪資,能更有機會讓國際知名教授,或是與業界專家到校授課,並有統一平台能與國外大學、企業合作,讓學校與學生有更多資源與國際競爭。

此外,像是清華大學設立半導體學院,分為「元件技術、材料與物理」「積體電路設計與應用」「先進製程設備與封裝」「電子材料與化學」四組招生,直接針對半導體不同專業深入培育專才,學生也可跨域了解半導體不同專業。

優勢2》企業直接培育人才,縮短產學落差

許多學生到業界,常發現專業必須重新學習,如何讓在大學的學習與研究,就能與產業實際應用和趨勢接軌,一直以來都是學生關注的議題。

清華大學電機系暨電子所教授邱博文也表示,現今投入科技領域的博士生人數少,有很大部分原因,除了擔心自己的研究實力外,自己的所學與研究題目是否符合業界所需,都是考量關鍵。

雖然過去大學的產學合作相當普遍,不過陽明交大校長林奇宏提到,過去產學合作的模式是企業出資,學界提供人才,雙方連結不深,常出現學用落差,運作上也有限制。

陽明交大校長林奇宏。陽明交大提供
陽明交大校長林奇宏。陽明交大提供

陽明交大校長林奇宏。陽明交大提供

現今的研究學院,透過產學共營方式,讓企業帶著資金、設備、技術、人力等長期投入,直接成為人才培育的參與者。像是業師能直接針對產業痛點、實務經驗來規劃課程。

研究方面,可以以業界問題、趨勢出發,透過產學共同研究,並將成果帶至業界,運用最先進的設備落地、實驗,業界也能回饋產業趨勢,都減少了學用落差的問題,學生畢業後也更有機會無痛接軌業界。

然而,研究學院的成立,許多人會有是否學校學生幫企業打工的質疑?

林奇宏認為,研究學院更重要的任務是由高教科學研發,帶動產業升級,「學校的核心任務,是下一代的產業,我們要去發明新的產業。」透過產學更深的合作,讓學生成為引領產業的高階人才。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