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本質 走出荒謬

·3 分鐘 (閱讀時間)

兩年前香港人民因抵制《送中條例》走上街頭時,台灣就出現「今港明台」的警告,最終成功地影響了總統選舉的走向。這兩個月阿富汗的變局,台灣也立刻湧現「今阿明台」的憂慮,會不會、多大程度影響台灣的戰略,我們很快就知道。

台灣香港化,擔心的是被同一個強權介入。台灣阿富汗化,擔心的是被同一個強權背離。兩種對比,都有人強烈反對,只是贊成和反對類比的,剛好是政治上對立的兩個陣營(藍綠換位),而且反對前一類比者,都贊成後一類比;贊成前一類比者,又都反對後一類比。

可否類比的分析其實都可借來套用,從而邏輯上既不介入也未背離,或既介入又背離的可能性至少一樣高。實際的結果卻是在什麼都還沒發生時,台灣已經在繪聲繪影的擔心中做成了決定。存在先於本質,這就是我們民主政治荒謬之處。

從台灣的多角鏡看香港,特別不真實之處就在我們其實都讀到《基本法》為香港政治改革提供的可能性(循序漸進),也完全可以預見衝破這些可能性,必然賠上原來已有的人權和法治,選擇權就在多數香港人的手上。

他們改變了過去20多年的選擇,勇敢的結果就是《香港國安法》通過,黎智英入獄,民陣解散,沒有任何一點意外。卻也正因為在意料之中,這些都不再是台灣媒體頭條,也早已失去網路的關注,誰還管什麼「今港明台」?

阿富汗悲劇的荒謬則見於8月25日《紐約時報》一篇阿軍指揮將領的投書,主要在回應拜登總統「美軍無須為不願為自己而戰的阿富汗戰鬥乃至死亡」的說法,他的辯護是「阿富汗不是不願為自己而戰,是夥伴不打了」。原來美國介入的精確前提是阿富汗人不管美國打不打都願意打到底,而阿富汗軍人打不打的前提卻剛好是美軍願意一起打,結果就是各自一走了之。

這讓我立刻想到立法院朝野辯論的主題是「可以撐到第幾天」,而街訪年輕人的普遍態度則是堅決捍衛台灣價值,但反對改回徵兵。大家都理直氣壯,大不了以後《紐時》見!

存在主義的文學明顯已經過時,但政治變得特別的存在主義。現在冀望政客們回到政治的本質,竟然會因天真而臉紅。政治其實一點也不複雜,在各種條件、追求目標不同的政治體之間,摸清彼此的底線,儘可能做換位思考,讓自己在最有利的時間行動,以最小的成本一步步實現目標。仔細想想,兩岸要做的其實也就是這麼多,台灣不會變成香港,也一定不是阿富汗。

兩岸其實都不想兵戎相見,但也都有不可跨越的底線。台灣的底線是自由民主的憲政秩序,中國大陸的底線是台灣不可分裂出去。中國大陸對前者不以為然,但基於歷史不能不表現一定的寬容;台灣的民進黨政府對後者不以為然,但憲法又排除了從事實走向法理台獨的可能性。因此和平相持的空間一直都不小,至少對信仰民主的台灣而言,我認為人民可以不斷質問政府:為什麼一定要挑起一場不想打又打不贏的戰爭?(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講座教授、前司法院大法官並任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