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怪婆2/灑尿潑糞倒餿水 老婦:鄰居栽贓我再找人開罰單

陳孟萱
·2 分鐘 (閱讀時間)
鄰居出示照片,指控阿春姊長期霸占樓梯間,還擺了一堆雜物、垃圾。(圖/讀者提供)
鄰居出示照片,指控阿春姊長期霸占樓梯間,還擺了一堆雜物、垃圾。(圖/讀者提供)

北市萬華區1名拾荒婦人阿春姊(化名,60歲),她淚訴因為將資源回收品放置在家中,遭到鄰居欺負,指鄰居在她住處潑尿、潑糞、倒餿水,故意栽贓檢舉,害阿春姊因此被開單,而且罰鍰高達72萬元。面對種種情況,阿春姊懷疑是社區要將她趕出去使出的奧步,讓她感嘆「回家成了夢靨」。

阿春姐表示,她一開始是在社區撿拾回收物,卻遭到鄰居排擠,只好「轉移陣地」跑到南機場夜市,不過有鄰居非但不善罷干休,還多次檢舉她在公共空間堆放回收物,罰款累計高達72萬元,根本償還不了,前陣子連住家也被斷電,平常還得靠附近的素食餐廳接濟,「這個家是爸爸留給我的,我也是社區住戶,我的公平、正義在哪裡?」

被問到阿春姊是否遭到鄰居聯合排擠時,鄰居林小姐(左2)僅含蓄的表示「我只告訴『他們』(其他鄰居),不要亂潑東西到我家」。(圖/本刊攝影組)
被問到阿春姊是否遭到鄰居聯合排擠時,鄰居林小姐(左2)僅含蓄的表示「我只告訴『他們』(其他鄰居),不要亂潑東西到我家」。(圖/本刊攝影組)

本刊記者日前跟著阿春姐回到她所住的「國輝社區」,準備前往她位於7樓的住家查看,然而,她卻在該棟的大門口呆坐20分鐘,直到1名住戶回家,才能「尾隨」進入。原來,阿春姐前陣子搞丟大門感應卡和鑰匙,目前只能等鄰居出入開門時「趁機」回家。

一抵達住家,阿春姐隨即指著家門旁邊的安全梯間控訴,「他們(鄰居)為了把我趕出社區,跑來我家旁邊潑糞潑尿倒餿水,再栽贓是我弄的,還通報相關單位來開罰單,回家對我來說,真的是夢魘!」根據本刊記者觀察,當日阿春姐住家外的四周環境相當乾淨,但在一處白牆上,確實能隱約看到許多大小不一的汙漬。

針對阿春姐的情況,社區管委會婉拒說明,僅表示此事正在透過法律程序解決。當地里長邱惠雯則表示,她擔任里長2年多來,多次收到該社區住戶或管委會的投訴,去年甚至曾經每2周1次,「社區確實對阿春姐很頭痛,管委會曾打算以『惡鄰條款』,要求阿春姐徹底改善住處環境,但住戶發現需要連署,態度轉趨保守,認為大家都是厝邊,不用這樣吧。」

邱惠雯說,近5個月來,該社區管委會祭出鐵腕,只要發現阿春姐在公共空間堆放回收物,就通知建管處開單處罰,最近未再接獲關於阿春姐的投訴。

阿春姊的居住環境充滿垃圾,牆上甚至有明顯污漬,但阿春姊表示,這些都是鄰居故意倒她家門口,好逼迫她搬家。(圖/讀者提供)
阿春姊的居住環境充滿垃圾,牆上甚至有明顯污漬,但阿春姊表示,這些都是鄰居故意倒她家門口,好逼迫她搬家。(圖/讀者提供)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回收怪婆3/回收婦曾任百貨公司出納 鄰居:感覺她很時髦
交往四天就求婚 前主播嫁導演好幸福
只對60歲以上女人有性趣! 男子獨愛「白髮假牙」:讓我慾火焚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