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怪婆3/回收婦曾任百貨公司出納 鄰居:感覺她很時髦

陳孟萱
·3 分鐘 (閱讀時間)
身材瘦削的拾荒婦阿春姊,控訴因為自己從事資源回收,遭社區集體排擠。(圖/本刊攝影組)
身材瘦削的拾荒婦阿春姊,控訴因為自己從事資源回收,遭社區集體排擠。(圖/本刊攝影組)

因為仰賴撿拾資源回收維生,引發社區住戶間的衝突,萬華「國輝花園社區」(國輝社區)居民頭痛人物阿春姊(化名,60歲),在數年前父親過世後,精神和身體上大受打擊,開始靠拾荒過活,每天只賺100塊勉強糊口。1名老鄰居回憶,阿春姊過去在百貨公司工作擔任收銀小姐,穿著打扮都相當時髦,看起來生活無虞,和如今的她簡直判若兩人。

3月22日晚間9點多,阿春姊推著手推車在南機場夜市一帶,挨家挨戶跟攤商、店家收取紙箱、瓶罐等,其實,當地居民對她並不陌生,有人還會特地送麵包讓阿春姊果腹,然而,她卻是部分居民口中的頭痛人物。「國輝社區」距離南機場夜市不到1百公尺,阿春姐已在社區居住30多年,數年前父親過世後,她的精神和身體都出了狀況,開始靠著資源回收過活。

鄰居拍下阿春姊長期霸佔走道堆放物品。(圖/讀者提供)
鄰居拍下阿春姊長期霸佔走道堆放物品。(圖/讀者提供)

「如果我有選擇,我幹嘛做回收,這幾年真的是我人生中最苦的時刻!」阿春姐說,她有2個姊姊和1個弟弟,日子一直過得很辛苦,「我念國小6年級時,媽媽就去世,爸爸卻愛喝也愛賭,工作有一搭沒一搭,我和姊姊們從小就會批一點家庭代工貼補家計。」專科畢業後,阿春姐在一家百貨公司擔任收銀人員,一待10多年,後來跑到旅行社工作,當時甚至獨自飛到義大利自助旅行,生活一度讓人羨慕。

「我記得她(阿春姐)以前在百貨上班,化妝擦口紅,感覺很時髦。」住阿春姐對面的林小姐回憶,那時候的阿春姐很和善,出入都會和鄰居打招呼,看起來就是1位白領上班族,跟現在的她天差地遠。針對阿春姐是否遭到鄰居欺負,林小姐則委婉地說:「我只告訴『他們』(其他鄰居),不要亂潑東西到我家,不然我跟他們沒完沒了!」

針對阿春姐的情況,社區管委會婉拒說明,僅表示此事正在透過法律程序解決。當地里長邱惠雯則表示,她擔任里長2年多來,多次收到該社區住戶或管委會的投訴,去年甚至曾經每2周一次,「社區確實對阿春姐很頭痛,管委會曾打算以『惡鄰條款』,要求阿春姐徹底改善住處環境,但住戶發現需要連署,態度轉趨保守,認為大家都是厝邊,不用這樣吧。」

邱惠雯說,近5個月來,該社區管委會祭出鐵腕,只要發現阿春姐在公共空間堆放回收物,就通知建管處開單處罰,最近未再接獲關於阿春姐的投訴。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回收怪婆4/鄰指她從7樓丟垃圾 拾荒婦反控「大家欺負我」
高雄․新況味
駁斥渣男說!嘎嘎被爆「2年劈腿8女」慘遭退團 5年後吐露心聲:問心無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