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心中有一個人 蔣勳「欲愛書」情牽12封手寫信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邱祖胤台北31日電)手機訊息滿天飛,還有多少人在用手寫信?作家蔣勳書信散文集「欲愛書」,相隔20年重新出版,面對進入被手機、3C寵壞的世代,他期待人們能重溫手寫的溫度,感受一筆一畫裡的愛與慾。

蔣勳去年歷經心臟手術,元氣大傷,之後便長期在台東養病,期間為了這本意義重大的著作重新寫序,心想,既然當年這12封信都是用手執筆寫在紙上,這回當然也應該如此,卻發現好多字都不會寫。

蔣勳在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表示,「連我這代人都改變成這種程度,你怎麼能去怪年輕人不用手寫字?這個世界真的就改變了,可是我們似乎無能為力。在歐洲一直有人出來警告這件事,馬克宏可用總統的身分要求法國中學生不可以帶手機進學校,在台灣恐怕沒有政治人物敢負這個責任」。

蔣勳表示:「用手寫字的時候,好像在織錦,有一種編織的感覺,腦中會先形成一幅圖案,你再把經線、緯線穿梭出來,所有想法由你自己來組織;但在電腦上打字,則有一種意外性,當你打出一個『昨』,後續會跳出『天』或、『日』或『晚』,我的下一個想法是被這些字所影響,你的思維是被那個設計程式的人所主導。」

12封手寫信源於20年前的一場壯遊,蔣勳表示,他在千禧年辭去教職,要用一年的時間找回自己,因為當老師久了,「真正的我不見了」,「那時候還有很多人勸我說,你還有兩年就可以拿到終身俸,我說我不要等」。於是他到世界各地旅行,然後把自己的見聞與濃烈的思念化為書信。

蔣勳說:「當時的想法是,我跟一個人分開了,有一年的時間不能見面,我答應他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寫一封信給他,我要告訴他這個世界多麼美麗,如果沒有他的存在,也許我不會想去看這個世界。我想讓21世紀的年輕人知道,你心裡面有沒有那個人,差別很大,因為世界對你而言是不一樣的。」

蔣勳以唐朝詩人張九齡的詩句「不堪盈手贈」為例表示,當一個人走到海邊,看到月亮從海面升起,忽然想把這片月光送給遠方的朋友,可是送不出去,「那個月光美嗎?還是因為那位朋友的關係,他告訴對方,這月光有多美。對一個人而言,這世上最美的東西,往往是因為心裡面有一個人而存在」。(編輯:方沛清)110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