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宣布宵禁,這國人竟趁執法前熱鬧上街

換日線
·8 分鐘 (閱讀時間)
換日線
換日線

作者:Rian Chen/馬札爾平行故事

「這根本就是一場大型新冠派對!」Zofi 半開玩笑地說。

我不是很確定語氣裡是無奈或譴責?畢竟我們也和其他趕在宵禁開始前享受自由的人們一起,把握可能是今年最後一次見面的聚會。

突如其來的宵禁,令人措手不及

自入秋以來,全球新冠肺炎第二波疫情席捲而來,匈牙利原本仍維持審慎樂觀,8 月時表示秋季學期各級學校仍將正常開學。然而歐洲各地自夏末迅速增加的確診人數,讓政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決定於 9 月 1 日起關閉邊境,是自從夏季解封以來,第一個禁止國際旅遊的歐盟國家。

姑且不論較早爆發第二波疫情的西歐國家,東歐各國有地理上的連結,從最早出現第二波的捷克開始,波蘭、羅馬尼亞、奧地利、烏克蘭相繼淪陷,連原本最早要求戴口罩的斯洛伐克也出現大量確診。醫療體系相對脆弱的匈牙利,採取了最激進的鎖國政策,無奈確診人數依然節節攀升──11 月 7 日確診和死亡人數雙雙創下歷史新高,內閣召開會議決定重啟國家緊急命令、關閉長照單位、並實施宵禁。

經過一個周末,總理歐爾班親自發表全國談話影片,宣布將收緊管制措施,並自 11 月 11 日起關閉所有非必要的室內場所如健身房、博物館、電影院等等;高中和大學則改為線上授課,中學以下正常上課;餐飲業禁止內用,僅可提供外帶或外送服務;宵禁時間提前自晚上 8 點開始,其他商家於服務業仍然可以營業,但強制於晚上 7 點關門;大眾運輸工具減班,晚上 8 點到早上 5 點前出門必須有相關證明;一般民眾不得離開住家 500 公尺內的距離;警察即日起加強巡邏、並派駐軍隊到醫療院所待命。

星期一消息一出,雖然對於收緊管制不意外,但突如其來的宵禁命令,還是讓許多民眾措手不及──影響最深的莫過於餐館、酒吧業者,好不容易熬過了 4、5 月間的封城,現在就算還能開門,也要趕在宵禁前歇業,讓員工、外送員可以趕在 8 點前回家,等於少了晚餐的收入來源。而對普通民眾尤其是年輕人和布達佩斯眾多的外國人而言,禁令來得迅速,大家紛紛決定趕在星期三午夜以前,享受最後的自由時光。

把握最後自由,各國友人團聚

本來沒有特別計畫的,好友 Jany 和 Zofi 約了小酌,想想也不妨到市中心鬧區看看情形。心裡幻想著災難片裡的末世狂歡的畫面,我們星期二晚上 7 點左右來到熱門的餐酒館 Kisüzem。人潮沒有想像中的多,很幸運地不用久候就有位置,餐廳空間不大,就是四、五個可以併桌的四人座,一排靠窗的兩人座和吧檯,此時人聲鼎沸,有人用餐有人喝酒,約莫八成滿。除了服務員和廚房員工之外,其他顧客的口罩不是拿下來就是拉到下巴,方便聊天、吃飯、喝酒。我們的桌子剛好附近空間夠大,勉強有社交距離,不過人來人往,想到確診數據仍有點不安。

Zofi 來自波蘭,參加過匈牙利大學的暑期課程並愛上了這個國家,能說流利的匈語,最近剛找到新工作。她說波蘭的疫情十分嚴峻,目前的政府並沒有太多的作為能控制疫情爆發,加上波蘭的人口和土地面積都是匈牙利好幾倍大,管制措施不一定能好好執行。Zofi 的老家在波茲南附近開車一小時的鄉下,她說連那邊這麼偏僻的小鎮、鄰居之間要開車的地方都有零星確診,她也不曉得再來 12 月的聖誕節有沒有辦法回家團聚。

我們聊到在布拉格的朋友們,他們從 8 月開始就面臨不斷擴大的疫情,雖然認識的友人無恙,但大家都覺得聖誕節回家不是很樂觀。對歐洲人來說,年底的聖誕假期有如台灣的農曆新年,無論有無宗教信仰,傳統上就是要與家人一起度過。歐盟內的人口流動稀鬆平常,公民可以自由遷徙、工作,因此歐洲各大城市的外國人都很多,年底 12 月就很多人準備請假回家,聖誕節的人口移動可比中國的春運,此刻疫情再起,就算其他國家沒有像匈牙利一樣管制邊境,但能否順利成行或者跨年後返回工作岡位,也還是未知數。

我們聊到 Jany 的妻子剛結束產假上班,不過因為仍是在家工作,影響不大。這一波新的管制對一般上班族其實沒有差別──大部分在客服外包領域工作的外國人,還有 IT 相關產業的大公司們,大多延續年初的在家工作跟彈性工時等等措施,而夏季期間本來就是請年休出遊的季節,因此一路下來對企業人力調度並沒有太大影響。個人認為可能有問題的,反而是今年夏天解封後無論匈牙利人還是外國人,大家都「報復性出遊」到處玩──除了可能是第二波疫情的原因之一,如果員工確診,給予病假或病毒檢測等等,與公司環境安全衛生有關規定,才是企業的挑戰。

我們也很驚訝學校並沒有完全關閉,不過因為德國、法國都同樣繼續開放校園,看過相關的資料後也發現其實風險可能沒那麼高,危險的反而是掉以輕心的年輕人。Jany 的女兒正在上幼兒園,傳出有小朋友與新冠病毒確診者的接觸史,因此一個月前已經沒有去上課;有的家長擔心孩子,也主動自行停課,結果整個幼兒園只有兩個孩子和四位教保員,他說照護比超過百分百根本賺到!

餐廳也要戴口罩、續攤時光不再

酒過三巡,越來越多客人湧入餐廳,我們決定到街上走走,並與 Zofi 的義大利同事會合。一群人邊走邊聊,決定到展演場 ELLÁTÓház 續攤。今晚沒有演出,不過吧檯還是歡迎著酒客們,有趣的是門口的警衛把我們攔下,不是檢查包包,而是根據政府規定,室內場合一律要戴口罩,包含餐廳和酒吧。這是前兩周發布的新規定,當時大部分人也是一頭霧水:在餐廳,只能在食物入口時拿下口罩,其他時間要戴著口罩。這樣的規定似乎實務上有困難,不過明天開始也禁止內用了,我們配合便是。

聊著聊著時間來到 11 點多,正準備要點最後一輪回家的時候,吧檯的酒保說已經關單了。一群人才猛然想起,11 點本來就是目前的宵禁,新規定只是提早到 8 點而已,大家摸摸鼻子準備散場,一部份人說要去其他地方碰碰運氣,就互相道別。我們護送 Zofi 回家,街上熱鬧得有如周末,人聲喧嘩、笑語不斷,各國語言都有,就像任何一個平常的布達佩斯夜晚。

Jany 跟我在街角的 24 小時雜貨店買了最後兩罐啤酒,討論著這些店家不曉得宵禁還開不開?他媽媽在科希策的診所當護士,斯洛伐克定期會給醫療人員普篩,確保他們工作沒有暴露病毒的風險;現在當地醫護每天要穿著全身防護衣,值班至少 12 小時,不過還好家人們都身體健康。遺憾的是暫時他們不能去探望阿嬤,因為護士屬於高風險職業,不能與染疫高危險族群接觸。

時間剛過 11 點,我們在電車站互相道別,希望聖誕節──至少聖誕節前某一天,還能再見面喝一杯。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最後的自由之夜──寫在匈牙利宵禁前夕》,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移民觀察:澳洲政府荒腔走板的「佛系防疫」全記錄
「緊急鎖國」人心惶惶:新冠疫情為何在一周內失控?現場觀察

作者簡介:

Rian Chen,台北出生、高雄成長、花蓮畢業,在台灣工作一陣子,目前在布達佩斯工作與生活。匈牙利,匈語原文「Magyar 馬札爾」。試著說的是發生中的平行故事,相異或相同的觀點和事件。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