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幫藻礁連署了多少?

·7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王宏恩

中選會公布了萊豬、綁大選、以及藻礁連署的審核狀況,因此有辦法從中分析一下,到底國民黨幫藻礁公投連署案幫了多少忙。

首先,假如我們比較綁大選公投(畢竟是國民黨主席發動的)跟藻礁連署公投在各地分布的人口比例,可以得到下圖。從下圖可以看出來,藻礁連署的分布狀況跟綁大選公投的差異並不小,整體分布完全沒有接近相等的虛線,同時也沒有全部都在虛線以上。換言之,已經可以拒絕國民黨全體動員把票灌給藻礁連署的可能性,否則無法解釋虛線下方的花東離島為何沒有動員出相對應的人數。

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桃園、新竹縣市、以及台北市在圖的左上方,這代表這些地方參與藻礁公投的人數遠大於連署綁大選公投的人數。這顯然就要用其他動員方式來解釋,例如時代力量或台灣民眾黨,或者是這些地方的青年學子的動員能量比較大。

那到底國民黨在這次藻礁連署有幫忙了多少數字呢?這當然只有問國民黨才知道。使用總體數字的話,要先設一堆假設,然後照資料去推。但假如真的要猜一個數字,我大概會猜20萬。

這數字怎麼來的呢?

首先,假如我們假設國民黨的反萊豬、綁大選公投的連署名單就是國民黨全部有辦法動員的人,因此他同樣動員相同名單來幫助藻礁公投,隨機從名單內抽人出來協助支持。許多評論都已經指出,藻礁連署的「連署前死亡」的人數僅170人,遠低於國民黨兩公投內的1600人。就算這全部的死亡人數都來自國民黨的名單,而這名單是國民黨隨機抽取的,那國民黨也僅幫助了52萬*170/1600 = 5.5萬個連署而已。

而且這還不包括其他方式的連署同樣可能會連署前死亡。舉例來說,四年前苗博雅帶起的挺同婚連署,47萬連署名單內同樣有44人連署前死亡。

但連署前死亡是一個非常好的指標。在國民黨兩公投中,連署前死亡的比例分別在各縣市一致,相關係數高達0.96,這也直接證明了兩個公投連署基本上是同一案、同一群人。

當然,也有評論指出,國民黨連署這次死亡人數比上次好非常多,代表他們有整理過名單,或者可能直接閃避年紀較大的名單,僅使用或動員年紀較輕的名單與網絡。假如是真的用年齡來閃避,或許可以避掉提前死亡的人(但是為何不在反萊豬動員與綁大選公投也這樣做呢?),但應該無法避免掉年齡錯誤、或者身分證號碼錯誤的人,因為這兩者無法直接看出來。

使用年齡或身分證號碼錯誤來檢驗,有另外兩個優勢。第一,在國民黨兩公投案中,這兩個的比例在各縣市的相關係數同樣高達0.92,意謂著很可能這兩個公投連署名單還是同一群人,因此出包也是同一群人。第二,在苗博雅四年前的公投連署之中,姓名或身分證號出包的人數分別是1100與3600(總共47萬人連署),但是在國民黨這次連署中姓名或身分證出包的人數分別是7500與8500(總共52萬人連署),兩者具有巨大的落差。因此我們可以進一步假設,四年前苗博雅連署的選民跟國民黨連署名單完全沒有重疊,而苗博雅連署的選民的連署表現與錯誤率可以類推到這一次藻礁連署內非國民黨的選民的連署表現。

在做了這些假設之後,就是一元二次方程式的時間了。

假如先使用姓名出包的人數來看的話,假設藻礁連署內國民黨的比例是Y、非國民黨的比例是X,然後分別使用綁大選連署跟苗博雅連署來假設姓名出包率,則

X+Y = 704397(全體藻礁連署數字)

0.002426X+0.01457Y = 2462 (全體藻礁連署姓名出包數)

可以得到國民黨的連署人數Y=61987,僅6萬2千人

假如姓名還看得出來對錯,那身分證號應該更看不出來對錯,使用同樣的公式,

X+Y = 704397 (全體藻礁連署數字)

0.007666X+0.016545Y = 6997 (全體藻礁連署身分證出包數)

可以得到國民黨的連署人數Y=179951,約18萬人

當然,這樣分析的一個盲點,在於各縣市可能會有巨大差異,有些縣市可能因為國民黨黨派紛爭而刻意沒有動員,因此各地會有落差。因此,我同樣使用身分證號的一元二次方程式,但是改成在每一個縣市都計算一次,最後再加總,此時某些縣市會算不出來合理的解(例如苗栗縣),但就算全部歸給國民黨,最後加起來也僅20萬左右。

另外一種可以改的假設,就是假設這次藻礁連署非國民黨支持者的錯誤率,跟四年前苗博雅連署不一樣。但從數學來看,假如這次錯誤率比四年前更高,那國民黨在這次佔的比例只會更低。而假如這次錯誤率比四年前更低(代表這些人比四年前更會連署?),那國民黨佔的比例就會更高,但就算這次的錯誤率為0,所有的簽錯名都怪給國民黨支持者,那總共人數照上述公式來算大概是國民黨40萬左右,仍有30萬非國民黨的支持者連署這次公投案。

因此從上述極端的6到40萬,以及從公式算出來的18萬與20萬,得到我一開始推估的20萬左右的數字。

最後,我們也可以用上述提到,在各縣市推估出國民黨與非國民黨在藻礁公投連署的人數之後,觀察與2018苗博雅同婚連署的相關性。

首先可以看到的是,2018各縣市連署同婚的人,跟2021連署國民黨公投案的是負相關的(左圖),一個縣市連署同婚的人越多,連署國民黨公投的就越少,而在右圖,連署2018同婚跟連署2021藻礁則是略微正相關。

假如我們把右圖拆成推估國民黨與非國民黨,則結果如下圖。

在上述二圖來看,的確可以看到左圖跟上一張的左圖接近,也就是在2018同婚連署率比較低的各縣市,國民黨支持者更傾向幫助國民黨公投連署、也同時更傾向幫助藻礁連署。相較之下,非國民黨者的連署分布跟2018縣市同婚連署分布是正相關的。兩者可說是在藻礁連署上是互補的關係。

總而言之,光從這些假設推估出來的數字,比較好的故事是,這次藻礁公投連署是國民黨與非國民黨的結合,而國民黨佔的比例可能不到一半,而非國民黨的連署者的分布跟2018縣市同婚連署分布有關,因此更可能是進步派的年輕人或者時代力量、台灣民眾黨支持者。假如直接推估整個藻礁公投都是國民黨主導,可能會在後續戰略錯誤。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跨越修憲泥淖:加拿大審議模式的啟示

已經第九局了,千萬別遭逆轉!

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