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的新街頭政治

衣冠城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過去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從早期黨外到民進黨,在對抗威權體制時常有議會路線和街頭路線之爭,也就是透過犀利嚴謹的議會問政與政策辯論爭取民眾支持,或利用社會議題結盟其他團體,動員群眾進行街頭示威甚至抗爭。即便政黨輪替後民進黨再度失去政權,也經常運用街頭路線主導議題和積累政治資本,甚至將街頭帶入議會,進行強力杯葛、掩護太陽花運動占領國會。而在議會路線方面也培養出不少口才便給、言詞犀利的政治新秀。

反觀有長久執政經驗的國民黨內雖然有不少優秀的官僚人才、專家學者,但是能夠在國會辯論、帶動議題或是在街頭激發群眾熱情者寥寥可數。除了2018年的韓流帶動一陣風潮外,失去政權後的國民黨始終給人一種奄奄一息的印象。固然有受到執政黨的打壓追殺、資源盡失的原因外,缺乏政治人才與找不到戰場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在議會裡,雖然有豬下水大戰的激情演出,甚至吸引國外媒體報導,但是缺乏宣傳管道與整體作戰的能力,反而收到反效果,給人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感覺。在街頭上,雖然與勞工團體秋鬥結合,但是訴求過雜且缺乏「公民團體」的聲援,在氣勢上也比不上當年民進黨反萊牛、反萊豬的陣仗。正當黨中央一籌莫展、支持者徒呼負負時,一些少壯派一步一腳印地推動罷免和公投連署,正為反對陣營找出一條生路,甚至是新的政治監督模式。

這種模式或可稱做「新街頭政治」,這種新街頭政治不同於過去台灣所謂街頭路線,沒有動輒上萬人示威遊行,更不會有警民衝撞的場面。無須動員,也沒有太多的鎂光燈,只是在一些菜市場、街口等人潮聚集的地方,一個大聲公,一張寫字台,就可以進行宣傳理念,徵集連署,於是開啟了新的政治運動。這樣拙樸簡單的方式不但凝聚出人民的力量,讓執政者產生畏懼,也讓台灣民主政治產生微妙的變化。

罷免對象的選擇以及公投題目的擬定可以由政黨主導,也可以由基層自發,連署的過程不是只有單向的、組織性的動員,這其中有不少面對面說服、交流的過程,所以這樣的政治運動是最接地氣、最草根的民主運動。國家機器、媒體、財團的影響有限,當他們試圖打壓、操縱都有可能引起更大的反彈。

我國對於罷免的門檻其實不低,罷免並不容易改變議會生態,但是對於民意代表言行或政策方向會產生警示的作用。公投的直接民主也可以表達較即時且強烈的民意,可以補正我國現行憲政制度的缺失,不至於人民只有在選舉日才是主人的問題。

對國民黨而言,也可以在議題設定、汲取民意、培養人才以及組織訓練上有所收穫。沒有了黨產資源、傳統派系或側翼勢力的包袱,反而可以走出一條康莊大道。慎選議題與對象,盡量以監督糾正的角度出發,說服群眾,相信新街頭政治可以在新威權復辟的憂慮下找到民主的新出路。

(作者為退休大學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