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的鮭魚與鯰魚

張景為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最近鮭魚新聞很紅,但本文並非要批判「鮭魚之亂」的短視近利,而是要提醒大家,鮭魚生命另一層的「勵志」故事。鮭魚在淡水環境下出生,之後移到海水生長,牠會利用太陽和地球磁場的引導,游回牠自己的出生地裡進行繁殖;而太平洋品種的鮭魚,一般在繁殖後數周便會死亡。

鏡頭一轉,這兩天,趙少康連番痛批國民黨中常會沉淪,沒有民意基礎、都是在大陸做生意、搞壞國民黨名聲,從蔣經國以後的歷任黨主席都有責任,明知有問題卻鄉愿不肯改。現任中常委則說:「還沒選上,就說要把我們廢掉,誰敢支持他!」已宣布要爭取連任的黨主席江啟臣回應得毫不意外,他說黨的改革要繼續,但中常會攸關黨的運行,有其重要性。

把這兩個意象結合就有意思了。自從強勢宣布回歸國民黨,要參選黨主席與總統以來,趙少康的聲勢似乎開高走低,很多人都認為他的起手式太大太早、話講得太滿、姿態也太高,把很多人都先得罪了;他彷彿迴游而歸藍海的鮭魚,又像一條活蹦亂跳的鯰魚,先攪亂一池藍水,把池內一堆沙丁魚給刺激得穿梭遊走,緊張備戰,更發揮政論節目名嘴主持人的本色,三不五時就炮轟時政、痛批藍綠。

以廢中常會為例,趙的批判可謂說出了很多有識之士的心聲與痛處,可是他現在已非單純的節目主持人,而是要盡可能尋求黨內各方勢力與樁腳支持的政客,他這樣不求廣結善緣地徹底「說真話」,尤其在國民黨內這樣依靠特定人脈關係與意識形態的封閉式選舉中,豈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自尋死路嗎?

但趙少康是這麼笨的政治白癡嗎?當然不是!國民黨有識之士若不敢深究黨結構、黨機器功能的振衰起蔽,現有荒謬的中常委角色若只擔心自己的利害,適足以凸顯其與真正民意的落差,而這正是改革訴求由外切入,以外部民意催動改變黨員意向,進而擴大中間選民認同支持的契機。如果只從原有基礎上做技術性的改革將難成大局,唯有由外而內,引入更豐沛的新民意打破舊結構,才可能激發新思惟、新作為,創造國民黨與台灣的新局面。

國民黨積弊已深,就算改個黨名、換個訴求或口號,都已難挽頹勢,很多人甚至喊出國民黨應該打掉重練,但叫歸叫,如何做出有魄力的理性改革,卻很少人說得出名堂來,改掉目前這種既無象徵性也無功能性的中常會,起碼是一種明顯的改革開始。

國民黨主席選戰現在可分四種類型,一是現實型的江啟臣,二是革命型的趙少康,三是尚未表態的朱立倫、韓國瑜、連勝文,四是孤鳥張亞中。鯰魚不是只有趙少康能做,其他諸人除了有「彼可取而代之」的企圖心,更應秉持「有為者亦若是」的志氣,為國民黨的奮起為所應為。這其中目前的發動機雖是集中在趙少康身上,他的戰力毋庸置疑,但對他的各種質疑始終不停,心高氣傲的趙少康必須拿出真正打動民心的論述主張、令人信服的領導力與續航力,才有可能維持其熱力與希望至2024年。

鮭魚迴游繁殖後不久後即死亡,這是不是趙少康極可能的結局,尚不得知,但鯰魚的衝撞與鮭魚的回歸,難道不能給人們應有的反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