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教育廣播電臺【新聞真假掰】人氣主播教你如何七秒抓住眼球?電視新聞公共性和收視率可能兼顧嗎?(逐字稿大公開)

📻國立教育廣播電臺【新聞真假掰】節目資訊

播出時間:每周日 17:05-18:00
收聽方式:國立教育廣播電臺 å®˜ç¶² 60 天隨選收聽

📌邀訪來賓

房業涵(主播)

📌完整訪談內容Podcast

 

 

📌節目介紹

社群平台Facebook超過24萬粉絲、Instagram累積逾十萬追蹤者,房業涵絕對是新世代人氣主播的代表,年紀輕輕成為當家主播,更在有線新聞台主責黃金播報時段,她是怎麼做到的?

當觀眾的注意力變得極度有限、多螢幕的世代又將觀眾帶向分眾的市場,新聞工作者要怎麼兼顧公共利益,同時也確保收視率存在影響力?

房業涵除了是專業主播,對於經營社群也頗有心得,在全民網紅的世代,她鼓勵年輕人挖掘自己的興趣、無限放大;於此同時,她也問自己:「要當一名網紅嗎?」不斷詰問之下,讓她發現自己的核心價值就是「新聞」,更堅定走在「電視台」這條路上。

本集節目邀請主播房業涵,要和你分享新生代人氣主播是如何把握每次珍貴機會,並將她的專業發揮到最大的影響力。請收聽「新聞真假掰 」,假訊息Bye Bye。

房業涵 ï¼ˆä¸»æ’­ï¼Œä»¥ä¸‹ç°¡ç¨±ã€Œæˆ¿ã€ï¼‰

黃兆徽(台灣事實查核教育基金會董事/台大新聞所兼任助理教授,以下簡稱「黃」)

📅節目預告
2023/09/17 周日 17:05-18:00 全台皆可收聽(查閱各地收聽頻率)
給小學生的AI課。透過說故事讓人工智慧知識扎根各年齡層。

🌐最新精彩內容
人氣主播教你如何七秒抓住眼球?電視新聞公共性和收視率可能兼顧嗎?

------------------------------------------------------------------------------------------------------------------------

黃:哈囉大家好,我是兆徽,歡迎來到新聞真假掰,今天來到現場,要陪伴我們一起提升媒體素養的好朋友是新聞主播房業涵Mena,Mena好。

房:兆徽姐好!聽眾朋友們大家好。

黃:Mena是在網路上人氣非常高的主播。

房:不敢不敢。

黃:收視率也非常好,所以應該很多人都會想要請問你說是怎麼樣成為一個這麼成功的主播?新世代的偶像。

房:沒有沒有。

黃:這偶像其實已經好幾年了。

房:對,應該是說我覺得當初也沒有想說要成為什麼成功的主播,我覺得好像能都當過,當到主播就已經是一個在新聞業是一個很成熟的階段,或者是在表現是比較傑出的狀態,才有可能當主播。

房:所以那個時候的我沒有想很多,我就覺得好像能夠當個記者就已經不錯了,而且因為家裡也沒有人當過新聞記者,所以好像不知道這個門檻怎麼去?

房:那因為剛好那時候是新聞本科系畢業,那我那個時候其實在大二、大三的時候,我就想要為我自己的人生超前部署,因為我就覺得,那時候好像很會嚇大家說畢業即失業這種話這樣。

房:所以我就開始去找很多工讀的選項這樣,那因為我之其實是唸輔大新聞系嘛,我就覺得那我就找一個離學校不要太遠的,所以我就陰錯陽差地投了華視的這個工讀生的履歷,結果一投才發現說好像拿到了半張門票的感覺。

房:因為去的時候就真的可以看到記者阿、然後主播啊這樣穿梭在穿堂之間,然後作出他們的作品,我那時候其實就有更萌生蠻多憧憬的,那我就想說,那我畢業有沒有機會留下來當記者這樣。

房:所以我那個時候在工讀的時候呢,我就平常工作、打掃完,然後便當訂完之後,我就會開始練習過音跟寫稿,那有一次呢在我大三的時候,我的主管就看到我好像在練習寫新聞稿這樣子,他就問我說你是不是想要當記者?

房:我就說喔對啊我想要當記者這樣,那他就說那我給你一個素材,麻煩你去寫一下,寫完之後過音我來聽這樣。

房:然後那時候就覺得天啊好恐怖喔,就是因為其實學校跟職場好像還是有蠻大差異的,所以那個時候我就練過音的時候,我就發現欸好像主管說,主管聽完就說我覺得已經離一個記者好像差不多了,那你從下禮拜開始跑線。

房:然後我就想說天啊我大三誒要跑什麼線?然後那時候就是從實習記者開始當,然後就這樣一步一步來,然後到了畢業之後,就是獲得了主播甄試的機會。

房:那個機會其實也真的是覺得好像滿千載難逢,因為那個時候其實沒有開放所謂大學生畢業去做招考的這件事情,就做儲備主播這樣,那剛好就又考上了這樣,所以就在這過程當中,就做記者、跑社會2年,再跑生活2年、然後做主播這樣子。

房:那一路上我認為倒是沒有到什麼成功的主播,但是應該就是每項工作,你都把它完成,你自然而然這個階梯就可以一步一步踩上去這樣。

黃:是,Mena在電視臺工作已經10年了。

房:差不多10年了。

黃:對。所以其實這個經驗非常豐富,今天就是想要跟房業涵Mena來談談做電視記者、電視主播這一路走來的經驗、心得跟大家分享。

黃:還有你對網路YouTube其實有非常多的觀察,甚至也因此去讀了臺大的研究所,想要關心一些創業問題。

黃:那當然之前在華視的時候跟Mena是同事喔,所以跟Mena也有一些討論關於電視臺,關於新媒體的一些討論,待會我們也都一起來談談這些問題。

房:好啊。

黃:Mena剛剛我們提到了你在學生時代就很喜歡做新聞,然後在大學的時候就投履歷到電視臺當工讀生做起,然後也因為當工讀生非常的積極認真,有了可以開始採訪的經驗,採訪你也表現得很好,外型也很亮眼,就開始有了播報的經驗,對不對?

房:嗯嗯。

黃:其實這一路走來我自己,雖然跟Mena共事只有2年多,但是看得出來那個企圖心跟認真的程度,為什麼今天可以有跟別人不一樣特殊的表現?

黃:那來談談這個過程,你對不同的新聞工作,你覺它的差異跟有趣的地方在哪裡?比如說做記者的時候,你覺得你有什麼最特別的採訪經驗?

房:Ok,做記者的採訪經驗,因為已經10年了嘛,所以我應該要提近期的,應該比較好一點。

黃:你也可以從你的剛開始從一個菜鳥記者開始,有什麼讓你很驚嚇或者是很?

房:菜鳥記者的話,人家就會說你入門一定要跑過社會線,才可以跑生活,然後黨政的分析,所以我那時候跑社會的時候。

房:颱風是已經很稀鬆平常了,空難更是人生已經跑了二次了,然後氣爆又待了20天,那個時候其實是非常狼狽地在過日子。

房:因為你可能衣服帶得都不夠,你大概就帶了二套你就出差了,因為你其實最菜嘛,所以當時如果發生災難的時候,你就是第一現場要去。

房:去了之後第一天衣服穿完,第二天沒衣服穿了,你就要還要從自己去洗,然後在隔天再連線。

房:然後像我去高雄氣爆的時候是第1天大太陽,然後午後就下大雨,然後再大太陽、再下大雨,然後配上那個塵土飛揚這樣。

房:就是你會覺得因為蠻苦的,所以你就會覺得那個印象非常深刻,然後當然你覺得你可以在現場去掌握,第一災難的情況,還有幫家屬去爭取些什麼。

房:都是你認為你在跑新聞業那一絲絲的感動跟光榮吧,我認為是這樣,那到了近期我後來大概都是專任主播之後,我現在還是有在做專題嘛,那那個時候的專題其實是作臺灣NEXT的專題。

房:這個專題就是比較像是延續我之前在華視工作的內容啦,就比較是公共議題的部分,然後做一個深度的挖掘,希望可以透過聲色俱佳的方式,既有收視率,又有那個公信力。

房:那同時又有真實度這樣子,所以那個時候,像這一年的3月嘛,去年的3月我就是在跑水資源,因為臺灣的水真的是很常缺水。

房:尤其中南部到3月就是這樣,那時候很瘋狂,那個時候可能早上要去臺南的水庫出差,然後出完差之後立刻就要回來播新聞。

房:就那一陣子很瘋啦,就覺得好像可以把行程塞在一起,但其實可能在晚十分鐘我就要開天窗了,所以我很常就是幹這種事情,然後我的攝影也會很緊張,就說你一定要行程塞這麼滿嗎?

房:我就說沒有辦法,我就想要這個月把它交出來,然後我們就會做這種事情這樣,然後我覺得做新聞主播跟新聞記者最大的最大的有趣點。

房:就是它每天都不一樣,它每天都讓你覺得你好像在挖掘一個新的東西,就比較不像公務員比較routine的工作這樣子。

黃:是,每天都有input。

房:對對對。然後你好像又獲得了什麼,然後隔天又可以投這個獲得再推進什麼?

房:所以好像做這行不在於說是因為我覺得這一行有多麼的厲害還什麼的,就只是每天好像都有燃燒一點熱情,然後這個熱情又可以推進你隔天的熱情,大概是這樣子。

黃:是。你剛剛提到你光是空難就採訪過二次。

房:對啊。

黃:你還記得你第一次採訪災難新聞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場景?然後內心的是什麼樣的狀態?

房:因為我跟你說,我那時候跑空難時候,其實最大的現場都會是資深姐姐去,就是或是資深的哥哥去,因為我們那時候就能夠作出一條、二條新聞就已經不錯了。房:然後我印象中很深刻的是南港空難是在臺北嘛,那個時候好像是2月吧,是2月嘛,然後非常的冷。

房:在那個河畔旁邊大概只有四度大概到六度的低溫,然後你就要去採訪說有關於當時失事的現場的路徑的軌跡,我記得我那時候做的都是飛機肇責的部分,然後家屬的部分有另外一組去這樣。

房:,所以我比較沒有去貼身的去訪家屬,因為那個感受真的太痛苦了,那像有一陣子是澎湖船難,那個時候我就是貼近家屬,然後我就印象非常深刻的是。

房:然後我就記得說,那個時候在現場就是家屬就是哭到一個不行,然後你就會覺得場面也哀戚,每天呢都是穿全身黑色的衣服去這樣子,然後能夠鎮定的連線就已經不錯。

房:因為大家都有獨家壓力,大家都在去要求說你要訪到他沒有訪過的家屬,你要訪到他的誰這樣,那個壓力是非常大的,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是誰這樣。

房:然後我印象很深刻就是,不是我們臺啦,就別臺記者,那時候真的就是拉著家屬跟他講說,你一定要給我訪,不然我沒有辦法回家。

房:就是記者壓力很大,然後家屬也很痛苦,其實這媒體距離是得要拉開的,那時候我的攝影就跟我說放棄,獨家不交了,就讓它去吧這樣。

房:可是我覺得當然別臺有別臺更大的新聞壓力,我那時候因為只是在三臺,我們或許可以去接受這件事情,但人家每節都要滾動,他可能真的得問到什麼。

房:所以其實臺灣的新聞環境,我認為能夠透過觀察的方式,如果在大事件能夠透過觀察,而不是不要打擾到家屬的模式,那麼是最好的啦。

房:那對我來講每一次的社會災難的議題,都是一個洗鍊,而且其實對於觀眾來講,他們或許會覺得你們幹嘛這樣一直問啊,人家就不想講啊或什麼的。

房:但有時候其實家屬也會希望可以跟媒體接觸,有一些家屬會希望能夠得到賠償,或者是希望透過媒體向公單位更多地發聲。

房:所以身為記者你就要在當下立判他的需求是什麼?如果他堅決地拒絕你的話,那你就尊重他。

黃:是,就是除了受訪者的需求,但自己的新聞專業很重要,才會知道那條線在哪裡喔,但在採訪災難新聞的時候,你自己內心的衝擊,你還記得嗎?

房:我內心的衝擊就是會覺得自己能夠好好的過每一天很開心這樣子,然後你會反過來很珍惜自己的生活這樣。

房:然後對我來講,你會更想要知道的是為什麼這件事情會發生?然後為什麼不能夠避免?所以通常啦,我自己不論在當記者跟主播的時候,我如果播到那種重大死傷的時候,我在播新聞的時候都特別有情緒。

房:然後他們就會說主播的情緒也跟著新聞再走,我說對啊,因為我印象很深刻是我在播那個太魯閣,是48死還是46死的時候。

房:那個時候那個災難事件的時候,因為你明明很知道這就是人為,所以你那個時候就一直要要求為什麼當時的貨車司機沒有出來解釋,然後怎麼會發生這樣意外?

房:你就會去要求開稿的時候就是要去咎責,層層的包商,他到底有什麼問題?sop出了什麼問題?這就是你身為新聞記者應該有責任吧?然後除了看到家屬的哀戚之外,你更重要是要避免災難的再次發生。

黃:對,這是我們做新聞很重要的原則,就是除了從現在有的現象,檢討問題到底出在哪裡?檢討除了是要咎責,咎責最重要目標是要為亡羊補牢嘛,以後不要再發生這樣不幸的事件。

黃:那Mena在這個中間其實都掌握得很好,而且你很厲害的是,你很會畫各種的圖表來跟觀眾來解說。

黃:這個有一些心得是不是也可以跟我們的聽眾朋友分享說,怎麼樣從很複雜的新聞事件中整理出重點?然後透過很簡單明瞭的方式來讓觀眾知道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房:因為其實看電視新聞大概就七秒決定他要不要繼續看下去,所以我可以確保的是只要轉到稿頭的時候,收視率絕對不會掉下來。

房:就是他只要看到我在講的時候,他就會停下來,那新聞轉走那就是新聞要檢討內容了,可是我要確保的是稿頭的時候,他一定要看著我,所以我自己會去思考的是,我一定會講最重要的事,前二句話就一定是最重要的事。

房:我不會說在臺北市中山區發生了一起連環撞的車禍,然後陳姓婦人怎樣怎樣,我會說這樣的撞擊力道你有看過嗎?或者是說這樣子的情況,你有看過嗎?我會先引人入勝地。

黃:有點懸念。

房:帶觀眾去看這個故事這樣子,那新聞主播的功能其實是能夠非常清楚的在三十秒或是四十秒的稿頭內把東西講完。

房:所以我大部分都會跟我的編輯,跟我的CG團隊配合得很好,就是我那個時候我要講什麼,我甚至都可能會埋梗,我現在很多新聞,我可能會埋梗。

房:譬如說我會直接給他看這個圖,我就說你知道這個就譬如說你知道這個東西是什麼嗎?然後我才會跳到CG,我可能都會去截稿頭的某一個畫面然後去講這樣。

房:所以其實主播有點像引言人,然後又像一列火車的串起的連結,所以它這個連結一定要帶好,你承上啟下的時候也要做一個轉折點,所以對我來講呢,我一定會要求的是。

房:譬如說印象深刻是在疫情期間,那個時候指揮中心不是發了很多種圖嗎?譬如說校正回歸啊、曲線圖啊、然後病例數。

房:我就說這些都不要出現在我的畫面上,全部都改成你們的方式,然後他們就會去做成說你要講得是什麼?你要講校正回歸是什麼意思?你要講說這裡的病例是什麼意思?

房:就是你必須直接做個臺灣圖告訴大家說目前各地的病例數是怎麼樣,這樣子的觀眾才可以理解,因為其實專家有專家的術語,但是你的方式就是你要把專家變成一般人都可以看得懂的話這樣。

黃:是,媒體Media,其實就是一個中介的角色,但怎麼樣把很很專業、很艱深的知識或訊息,把它消化之後,用淺顯易懂的方式傳達給民眾。

黃:這個Mena做得非常好,而且她是一個非常認真的主播,因為很多主播他其實就是,就是照稿唸,也跟聽眾朋友分享一下。

黃:主播的稿子其實是採訪那則新聞記者會先寫好,很多主播其實就是真的就把自己當讀稿機,就照著記者寫好的稿子唸。

黃:但是我之前身為同事新聞主管,其實就有注意到她都會改寫這樣的稿頭,甚至會主動的做CG動畫。

黃:讓這一則新聞,其實主播最大的功能就是這樣嘛,怎麼樣讓觀眾願意透過你的一個三十秒的簡單的介紹,願意往下看這則新聞是什麼?然後你提綱挈領地告訴大家,你接下來會看到什重點。

房:對。

黃:所以剛剛Mena有跟我們分享說,你是怎麼樣來讓觀眾願意繼續往下看。

房:就是先消化自己,然後消化完之後告訴觀眾說我消化的內容是什麼樣這樣子,那因為其實蠻多東西是記者稿頭會這樣。

房:他會其實會照著,譬如說平面的快訊貼給你,或者是他會直接人事時地物給你,然後就沒了,所以我們大概都是稿頭當參考,然後實際上照自己講。

房:尤其我現在在新聞臺工作,它有時候會希望主播演繹,演繹的方式是2分鐘的稿子,但是你要講1分鐘的稿頭,而且你要分析為什麼要這樣?

房:那你要有臺詞講,你真的才講得出1分鐘的稿頭,所以對我來講,戰場就是這樣子慢慢練好,我以前也不會,我以前也是我就照稿唸,我能夠唸好就不錯了。

房:但如果你發現你好像處於一個有點舒適的狀態的時候,那就是要再進步的時候了,那你就可以練習,不看prompter,然後直接講。

房:我後來都是這樣子練起來的,就是我後來發現我游刃有餘的時候,我就會再給自己一個工作,然後就把它完成這樣子。

黃:是。其實不斷突破自己也是Mena今天可以成為一個成功的新聞主播很重要的特質,我記得我們曾經一起去高雄做過戶外轉播,對不對?

黃:我就發現Mena非常厲害喔,因為一般的主播你大概要給他一個讀稿機喔,他才能夠辦法照著唸。

黃:但是你在做戶外轉播的時候是沒有讀稿機的,或者是很多時候那個新聞是你要播了前幾秒鐘才出來,對,但是Mena都可以掌握得非常好,那個訣竅也跟聽眾朋友分享?

房:喔那個訣竅,我覺得是腎上腺素發作,我覺得應該是說,你必須,這件事很難誒,因為我是突然開竅了,但我其實是因為我小時候滿急不得的。

房:我那個時候那時候要當那個華視的當家主播的時候嘛,我的主編很印象,他跟我講說,蘇逸洪大哥就是我上一任的當家主播,他不用看讀稿機誒,你應該也不用看吧,我想說我不用看了嗎?我要看吧這樣子。

房:然後後來我想說,原來播晚間的主播是不用看的,然後我就埋頭苦幹練習怎麼樣不看這樣子。

黃:怎麼練習?

房:我覺得我覺得那個是,你開會很重要,因為我們有採編會議可能一個小時嘛,然後記者會講說啊長官會講說今天記者要去跑什麼內容嘛。

房:你那個時候就已經要記得了,就是你那個時候已經知道你每條要幹嘛了,所以等到開on的時候,其實每一條故事都像你的抽屜一樣,可以一則一則拿出來這樣子。

房:然後頂多你就再看一下稿頭,就是這個人名稍微記一下,比較難的人名或比較難的地名稍微記一下,所以你看鏡頭的時候,你就全部都可以講了。

房:對我來講是開會很重要,開會完之後,你還會有稿頭跟圖表嘛,那你就可以偷瞄一下,你就可以講完三十秒故事,是我是這樣子練起來的。

房:那我覺得前提也是有人要把你丟到海中央,然後讓你游回來,這樣子才有可能過程,那有些人如果跟你講說主播沒關係,你就照著稿頭唸,那我覺得如果當下的我是這樣,我可能也就不會變成現在的我了。

房:那也就是因為我接受了這個challenge嘛,那我才有可能游回來,那如果游不回來就那一樣就prompter給你啊對不對?

房:對我來講是這樣,但我就覺得好,你都這樣講了,那我好好學一下這樣。

黃:是是是,我覺得Mena的那個人格特質裡面有一個不服輸的個性。

房:對對對。

黃:這個其實我也非常欣賞,我記得我們以前在華視一起在打新聞仗的時候,Mena也會很主動來找我說,我們最近的收視率,我們應該是可以全國第一的。

黃:會來討論說我們怎麼樣才可以真的維持在全國第一,我反而會問你說奇怪我有給你收視壓力嘛?你說沒有,可是你自己很想要第一嘛,對不對?

黃:我覺得這個這個企圖其實非常好,我們怎麼樣在新聞專業滿足之外,收視率其實代表一定的影響力。

房:對。

黃:所以其實我們也不希望說,我們做得好新聞結果沒有人看,那它也沒辦法影響社會。

房:沒錯。

黃:所以怎麼樣在專業之中,然後又能夠吸引觀眾,Mena就是一個很好的一個轉譯者,就是把很多艱深的知識,然後複雜的時事議題,透過播報淺顯易懂,有吸引力的方式,然後讓觀眾願意往下看。

房:對,盡力。

黃:是,所以其實說故事的能力非常重要,到底怎麼樣可以說好一個故事?

房:說好故事其實來自於你反覆的練習,因為其實我常常會說人家就覺得會講話的人,好像是有天份,你天生就很會講話,你天生就很厲害,你天生就有特別說話的能力,你是不是遺傳什麼的?

房:但其實根本就不是,因為其實你就是,很多的人他一開始在進這些行業的時候,人家都說這行是倒吃甘蔗,因為你要到會寫稿,到會過音這件事,它是個很高的鴻溝。

房:然後你一過之後,你就會發現其實大概事情就是這樣,但我自己會鼓勵聽眾朋友們,就是如果你也想要是在你的職場上很常要說話,很常要演講啊,或是被主管叫上臺去做一些presentation之類的。

房:我會鼓勵你都要志願,就是去挑戰,講不好沒關係,反正你下一次一定會講得比這一次好,不過你這次如果跟他講說不要不要不要我真的沒有辦法,這太難了什麼的,那你就少了這次的練習機會,你的下一次就會又回到零。

房:可是如果你今天這次表達的大概就是五十八分,你下次就鐵定是七十八分,因為人就是這樣,你的大腦會去記憶你在講話的時候,你的肌肉的脈動、你口條的方式、你的連接詞這樣。

房:所以我認為每一次的練習都要去抓起來,然後你抓起來之後,你就會一次比一次好了,很多youtuber也是這樣啊,一開始剪得爛爛的,然後可能不太會說要一直NG,但你就後來看很多youtuber他可以很順地講完很多東西,然後回來再作初剪就好了。

房:那就是因為他有給自己機會,他給自己勇敢跨越出那種不同領域的機會,因為其實臺灣人教育方式,好像鼓勵沒有很鼓勵大家一定要發表自己的意見。

房:可能兆徽姐去上課的時候,你會發現同學好像很安靜,永遠回答就那2、3位,那就那2、3位一直給自己機會,而其他30位就沒給自己機會。

房:你沒給自己機會,你就比較容易去錯過,你真的可以上戰場的那個時機點。

黃:對,所以你從小在課堂上就是勇於發言的那個類型的學生嗎?還是進入新聞工作以後才開始有意識地訓練自己?

房:我覺得我從小算是一個比較愛秀的人,這樣子坦承自己好像也Ok啦,反正因為我那時候國小,就是朗讀比賽、演講比賽,就滿常這樣子的。

房:然後到了國、高中的時候又去參加什麼熱舞社表演。

黃:對,Mena的舞也跳得非常好。

房:主持人啊之類的,就是通常如果我們老師叫我去做,我就說好啊,就我也沒有覺得不好啊這樣子,我也沒有覺得好像表現會怎麼樣啊這樣。

房:然後但那個時候就是荒廢功課到,我們老師把我叫來說,誒誒誒我知道你就是常去參加社團活動,不是叫你荒廢功課,你這樣子還想唸新聞系嗎?我就說我有要唸嗎?

房:他說你就是走大眾傳播的啊,你怎麼不知道你就是適合這個行業,然後我就說喔我要走大眾傳播,那老師你覺得我要走什麼系?然後他就說你可以走新聞系啊,就是這個行業跟你很合啊什麼什麼的。

黃:所以你對新聞的這個好奇跟興趣是這樣被引發出來的。

房:是被激發的,然後因為我那時候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我就覺得好像做什麼都可以這樣,但我媽只有千千萬萬跟我警告就是不要進演藝圈,所以我就沒有這個選項,然後我就其他選項我都可以選這樣。

房:因為我媽希望我好好讀書,然後我就說好,那老師我就唸新聞系好了,然後老師來跟我說,那你要加強你的歷史啊,然後你的地理啊什麼的,然後我才唸新聞系這樣。

黃:所以你從記者到主播的過程,你又是怎麼自我練習?

房:記者到主播?

黃:對,你在播報新聞之前,或者你知道你有播報的機會之後,你怎麼練習自己?

房:沒得練習誒,都是直接上臺,然後每次換自己的回看,第一次就很俗啊,第一次開播的時候,你會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房:就是那種54321然後就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就覺得你好像要瘋掉了,就是怎麼會這麼恐怖啊,然後那時候唏哩呼嚕已經唸完了。

房:然後大家都跟你鼓掌說,哇家人都說好棒喔上主播臺,可是我完全腦袋一片空白,我甚至完全不記得當時到底播了什麼這樣,但你就會看自己的回看,哎喔這個咬字怎麼那麼奇怪啊?

房:怎麼眼睛一直眨?怎麼怎麼吃螺絲這樣?然後你就會下一次的時候你就會避免,所以我覺得回看自己很重要,很多人不太敢聽自己的錄音,或看自己影片就是覺得好丟臉。

房:我以前也覺得好丟臉,可是每次的丟臉完之後,就覺得喔那我下次不要這麼丟臉,然後就會越來越好。

黃:那你不要這麼丟臉,你會怎麼練習?會對著鏡子嗎?還是會拿著攝影機對著自己練習?

房:我都不會作誒,我就等下一次live的時候,然後我再看。

黃:你就會意識到說,我剛剛上次有一個問題。

房:對,我就會意識到自己說,我剛剛上次那個點轉得很差,我這次不能再這樣轉了,這樣轉有點問題這樣,但前提都是你要有練習機會。

黃:所以你就把每次上臺當成練習了?

房:對。

黃:但是是很有意識地在練習。

房:很有意識地在練習這樣,我那個時候練不用prompter的時候,我就在MOD練習,因為我有時候要幫忙播MOD嘛,我就只要一去MOD我就開始prompter關起來,然後就開始練,練練練。

黃:有出錯過嗎?

房:當然會出錯一、二則,可是我就看準人家是MOD,收看率比較低,所以我就覺得這時候可以練習。

黃:是。這個當然也跟聽眾朋友講述一下那個背景,因為華視當然是原本是個無線臺嘛,所以就是四節新聞,晨、午、晚、夜。

黃:但是華視其實從十幾年前就一直有一個華視新聞資訊臺,可能在有線的一百多臺,那在MOD,但資源也非常的少。

黃:其實它是用一個無線臺的規模在營運一個有線臺,其實非常不合理的資源,所以主播記者其實就會被凹去播報。

房:播MOD。

黃:對。

房:一個很好的練習場地。

黃:是,但它其實也是變成是一個練習的機會啦,因為它在一百多臺,其實收視率是非常低的,所以出錯也不會太可怕。

房:你不會太咎責自己。

黃:對。當然不像在無線臺,因為無線臺它有基本的收視率其實都不錯啦,因為很多人家裡沒有Cable都可以免費,一出錯都是幾十萬人就會看到的。

房:對,但感謝這個歷練,我後來換新聞臺之後,我現在的工作崗位上,反正我們就有幾次虛擬是壞掉的,然後他們是連動prompter,然後關起來的,然後他們就說主播怎麼辦?

房:prompter壞了,我就說壞就壞了,然後他們就二個小時開始嘛,因為等於這臺壞了,它要用別臺的輔助給我看,我說這個不用輔助,那個視線會怪怪的,然後後來我就二個小時把整則播完了。

黃:大家都覺得太佩服你了。

房:就是瘋狂得站起來鼓掌,我就說不說了,以前真的是,以前太好強導致的,對,所以那個時候我就覺得,那練這份能力還不錯這樣,對。

黃:是。所以在資源稀少的時候,才是一個練習自己的機會,我覺得這樣的心態也是我非常欣賞的,雖然作為主管會很希望幫同仁爭取更多的資源。

黃:但另外一方面,如果同仁願意在資源很少的狀況下練習,那個其實學到都是自己的,比如說我以前跟Mena共事的時候,其實常常會覺得很對不起她,因為我也很希望主播都可以是專業主播。

黃:可是當時華視的人力就是不夠,我們就是只有不到二百個人要跟新聞臺的5、6百人作戰,所以主播就必須要去跑新聞。

黃:那當然後來是我是希望主播做專題,那也是一個很好的訓練,因為專題你可以更知道說新聞怎麼做?

黃:那Mena都做得非常好,包括我們當時在華視開了一個特殊的單元叫華視打假特攻隊,也是幫社會大眾澄清不太符合真實的狀況,是,也是當時一開始是跟事實查核中心合作。

黃:後來我們就獨立有自己的題目,那樣的單元其實就是一開始跟Mena,我們都常常有討論,然後共同來決定這個單元應該長什麼樣子。

黃:那個時候Mena的表現就非常讓我驚豔,就提示了一些重點之後,她就可以作出非常精彩的報導,可不可以也談談這個做華視打假特攻隊,然後做事實查核的影像版的這個經驗?

房:那個時候就覺得說,觀眾會想看所謂這是假新聞這件事嗎?我自己很care收視率的人,我不太容許就是只做一個自己覺得好像不錯,但觀眾沒有愛看的東西。

房:所以我就會跟攝影討論說,啊竟然是這種撥亂反正的東西,我們就給它做得好看,他說那要怎麼做好看?

房:我就說,我們講一些家庭主婦生活上會知道的話題好了,比如說大家都說吃豬腳補補膠原蛋白嘛,但其實這件事是錯誤訊息。

房:就是因為吃豬腳不會補充膠原蛋白,它只是因為它含有比較多的脂肪,那在蛋白質跟脂肪本來就有比較多的膠原蛋白,所以這算是長期的迷思。

房:那有得到醫學專家的認可,就是說其實你吃多一點的蛋白質就有膠原蛋白了,那我們就會去呈現說,大鍋煮豬腳啊然後怎麼樣情況啊,然後我們都聽一般的家庭主婦怎麼說?

房:但其實怎麼樣這樣,就是我們會用非常好看的畫面去切入你的生活之後,再告訴你說其實好像不是這個樣子,好像你可以有更好的知識建立這樣。

房:那這也只是一個舉例啦,很多事情那時候比較嚴重的,好像是反中國時候吧,那個時候好像因為有很多的。

黃:假的影片。

房:假的影片,然後就說怎麼樣怎麼樣香港人是多麼暴性,然後多麼地怎麼樣,但其實沒有,其實就是反過來的。

房:那我們為了要糾正這個議題,我們還直接打電話到香港的那一邊去求證這樣,後來那個影片就被人家轉發吧,好像100萬觀看率,那個時候是因為香港的市民也覺得臺灣怎麼會幫他們去做這樣子的澄清。

房:那個時候也覺得,原來澄清好像對很多人真的很重要,所以就做一做就做得好像也還,我會盡量去選一些大家會關切的議題啦這樣。

黃:是,這是其實我們當時做這個影像版的查核、事實查核報告也是目的在這嘛,因為如果都是文字,大家真的很難傳閱,很難突破同溫層。

黃:但是Mena透過很精彩的畫面,然後就用一個淺顯易懂說故事的方式,所以我到現在也都還常常收到,你當時做的這個事實查核的這個華視打假特攻隊的內。

黃:所以它確實對於一般民眾接收到真實訊息是很有幫助的,那這個其實就是你做,也是做專題的一部分經驗而已喔,對你自己做專題,然後做播報,你覺得那個是怎麼樣可以相輔相成嗎?

房:完全可以相輔相成,因為你就會知道說,記者在現場可以掌握什麼?然後記者可以帶回來什麼?記者可以多問什麼?

房:所以那個時候反正就在華視做短專題嘛,然後成為我的養分,到了東森做長專題的時候就入圍得獎了這樣子。

房:所以對我來講,那就是一步一步的踏階梯,因為你當初沒有做短專題,你就不知道長專題。

黃:就很難掌握喔。

房:你就不知道評審要什麼,然後像我們去年就拿了三個獎,那我們長官就覺得哎呦不錯耶!

房:原來主播還會做專題,因為大家都會覺得主播只會播新聞,可是其實不是,每個主播是從記者做起來的,所以你最在行的應該是做新聞,然後才是播報。

黃:這其實也是一個一個思考辯論的方向,有一些人會覺得主播其實就長得漂亮就好了,口齒清晰就好了。

黃:但是我自己對新聞工作的感覺是這樣,當時也跟Mena溝通討論很久,就是我覺得一個稱職的主播,他必須要有新聞採訪很豐富的經驗,他才更能掌握新聞現場。

黃:Mena自己的體悟是不是也是這樣?尤其是碰到一些你要live直進現場,然後要讓主播在棚裡面看畫面說故事的時候,應該有採訪經驗是特別有感的,對不對?

房:對啊,如果說他只是很早就播新聞了,就是他從儲備主播開始做起的話,他好像不太就比較可能比較不知道說臨場感應該要怎麼去掌握這樣子。

房:那我的話就會,我比較沉靜式播報法,比如說在現場如果連災難的話,我就會持續的去演繹說剛剛家屬講什麼?那我們繼續連線到那邊,我會把它整個串起來這樣。

房:但對我來講可能是來自於掌握節奏的部分,因為其實你要掌握收視率的關鍵就是掌握節奏,那個節奏要讓觀眾看了就是不膩,讓觀眾覺得沒有一直重複,沒有一直好像在鬼打牆。

房:那如果很多人不太知道說內容是什麼的話,就比較容易鬼打牆,就稿頭一直鬼打牆,喔又重複講一樣的事情重複講一樣的事情。

房:它是同一個東西,但你應該要講不一樣的東西,那取決於不一樣,就是你願意再拋磚去,讓觀眾是說那當時的二十具浮屍,他到底是為了為了奪金,然後潛逃來臺?還是他是怎麼樣?

房:就是你要去點出一些原因啊,昨天的新聞,就類似是這樣子。

黃:是,而且對於你跑過新聞、做過專題,在播報臺上的那個自信,其實是沒有跑過新聞的人沒有辦法超越的。

房:如果他沒有跑過新聞直播的話,他比較可能不能體會啦,就是不能真正體會說,那個新聞場景感受是怎麼樣這樣。

房:啊如果是我們的話,我們可能就會覺得這件事就值得生氣啊,或這件事就值得檢討啊,或這件事就值得很開心,我們可能就比較會深入其中,跟著記者的脈絡去走。

黃:對。而且對這個新聞時事的掌握度就會是非常的充分,那個氣場氣勢站出來,其實觀眾也可以感受得到,那樣的專業跟自信。

黃:好,我們先休息一下,Mena有沒有自己特別喜歡的歌?跟新聞工作有關的。

房:我自己會希望,我自己做新聞行業就是當然是希望大家都是過得好,因為每天都很多負面的東西。

房:所以我們應該要感受一下人間覺得非常開心的事情,而最後如果發生災難的話,也應該要去警醒,所以要感受自己當下的美好,那不然就點播王菲的人間好了。

黃:Mena剛剛跟我們分享了她怎麼樣從一個新聞系的學生,然後到電視臺實習之後,成為記者,成為晚間新聞的主播,是一路走來很多的經驗跟心得。

黃:怎麼樣說一個好的故事?怎麼樣用很好的串場、開場?把觀眾留下來願意看,很重要的新聞的報導,Mena妳的外型這麼好,一定很多人會去問你說,你怎麼不當藝人?或者是你怎麼不當youtuber?你自己的選擇跟考量是什麼?

房:當藝人要非常會唱歌或跳舞或演戲。

黃:你很會跳舞啊。

房:沒有沒有,我就都還好,這全部都是我認為是業餘,就覺得還好這樣,就是要到很專業,我覺得才可以去那個領域,就是你本身要很有才華這樣。

房:然後再來網紅的話,我認為網紅其實我現在也在做了,因為網紅的意思就是你有經營社群嘛,然後你成為一個KOL嘛。

房:那我其實也有在經營,只是說我沒有全職在經營網紅,那很多人就會說你可以做全職網紅啊,因為網紅可以帶貨啊,可以有團購。

黃:可以做置入行銷。

房:可以業配這樣,那我就會回頭去思考,如果我也變成網紅之後,我的優勢在哪?就我好像也就沒有優勢了。

房:因為我的擅長是做新聞報導跟播報,跟去觀察,然後去跟受訪者做對談,這個是我的專長,那如果你的專長收起來了,然後你回到這個網紅激戰圈,你還剩什麼優勢?

房:所以每個人要盤點一下,你看到別人很好的時候,你要去思考的是那他有的優勢,我有沒有?我有的優勢,他有沒有這樣子。

房:所以這才是我一直沒有去做專職網紅的關係,我還在探索自己到底如果真的做全職網紅,會是個什麼樣子這樣。

黃:所以我想這個議題,我們還是同事的時候,我們好像就討論了,對不對?

房:對啊對啊。

黃:Mena其實當然一直有在注意說這個YouTube,網路世界是年輕人的世界,甚至這個其實也是你當時決定離開華視到新聞臺去探索的一個很大的原因。

房:是啊。是啊,因為那時候我想去新聞臺二個原因,就是一我想看看不一樣的自己到底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因為在華視已經7年了嘛,我想說如果可以去東森看看,那我就覺得可以好像學到不一樣的東西。

房:第二件事情是它的受眾,因爲他們的全媒體很大,然後我就覺得如果在分眾之下,我可以得到什麼?這都是我想要去探索的。

房:那我最近3年來的探索心得就是,現在已經是從KOL變成所有的人不再只是KOL,而是KOC了,就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己的網紅。

房:KOC的意思就是說大家都可以自己當網紅,譬如說像在場如果身為臺大研究所,他可能他可以研究生可以有自己的作品在網路上分享。

房:但他還是學生啊,那他有自己的受眾,那自己的自己的天地,那現在受眾很明顯,就跟你看Netflix看YouTube一樣,就是大數據會幫你去做非常詳細的分眾,你會成為那個領域的英雄。

黃:是,小眾其實透過這個大數據的分析幫你找到精準的對象之後,其實也就不小了。

房:其實也就不小了,以前都是習慣就是說,反正KOC的意思就是關鍵意見的消費者啦,就是你去玩,但你就會去看某幾個網紅他很喜歡分享日本的。

黃:是。

房:即便他只有1萬粉,你就覺得反正他分享的專業,那我就看他的這樣,那有些人是很會分享美食,他就只講美食,那他只有1萬粉,但那些人很黏著。

黃:都是很重要的。

房:對,所以其實我現在是鼓勵年輕人自己去挖掘他的興趣,然後把它無限放大,我自己也是這樣做啦。

黃:是。我們剛剛談到就是你離開這個無線臺到Cable臺到新聞臺,其實是想要有更多的挑戰,那這3年來你還發現哪些你之前在無線臺可能比較沒有的訓練?或者是說在Cable的新聞臺它可以多了一些什麼?給你的刺激。

房:Ok,你知道這次WBC吧,世界棒球經典賽,你知道我們臺的收視率是破11喔,破11就是在從來史上沒有這麼高的收視率,來自於什麼?

房:因為以前運動賽事就是體育臺在競爭,對不對?你不會把這個內容搬到黃金的街道上,意思就是一家很好吃的炸雞店,它沒有回到黃金街,但它回到黃金街它就炸了。

房: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說,我以前是在比較遠的臺,那我怎麼做我大概就是這樣,可是我在這裡,我怎麼做都會被放大檢視,就是。

黃:因為新聞臺是一級戰場。

房:一級戰場,就是你播這條,你選了這條,結果你收視率就往下墜,你怎麼可以往下墜,就是因為它就是這麼的競爭,它競爭到你得要非常正視你的每1分鐘是怎麼呈現?

房:但以前不是啊,以前就是那就整節播完再看看嘛這樣子,所以你回到一級戰場的時候,你的主菜、前菜、甜點,你的每一道菜呈現在客人的時候,你都要精準、優良無比,你才有可能第一名。

房:或是你才有可能穩居第二不敗,就我們都在第一跟第二之間這樣,這樣盤旋,尤其又11臺收視率攤開的時候,那又更競爭。

房:以前我就看三臺嘛,我現在是看11臺,我想說為什麼男生TA贏了?女生TA輸了?然後為什麼幾歲到幾歲贏了?幾歲到幾歲又輸了這樣?啊為什麼這個點會掉下來?

房:你就會去探索,探索去瞭解觀眾的習性,現在觀眾的耐受度是多少?我們大家都說抖音不能超過1分鐘嘛,超過2分鐘就會嫌煩了嘛,誒新聞也是喔,你要是給他連排。

房:譬如說以前我都會連排嘛,那政治就是譬如說看完馬英九、看蔡英文,看完蔡英文看侯友宜,你就會覺得連排的塊狀可以讓觀眾知道更邏輯的方式,這個事情在Cable臺完全不適用。

房:因為看完蔡英文就已經想要把遙控器拿起來了,然後你又再給他馬英九,他就轉掉了,所以你這時候你講完之後。

房:你可能就要去銜接一個二岸議題,你又可以把東西扣起來,但是你又不會讓觀眾轉走,所以這就更考驗你的智慧。

房:比如說同樣的類型,假設假設大家都出遊,你兩條出遊排在一起的時候,觀眾就轉走了,因為就覺得都是出遊好煩喔,4分鐘了,我快煩死了這樣。

房:但如果你出遊,你又牽扯到出遊的話去宜蘭現在還可以直接邊玩邊拿到免費的蛋誒,因為蛋現在是缺得很可怕,缺蛋危機怎麼樣。

房:那個節奏不一樣了,觀眾就覺得缺蛋看一下,然後等到他快要把遙控器拿起來,你又換一個主題了。

房:就是這個是我在激戰場時候,我得到的很多心得,你要怎麼每1分鐘讓觀眾就是,唏哩呼嚕就看完你一節新聞了這樣。

黃:是,其實即使即使以前在無線臺也應該要用這樣的方式來看觀眾的收視偏好啦。

房:對。

黃:但是只是說無線臺或者是華視身為一個公廣集團,它可能更把公共利益放在前面。

黃:但公共利益跟收視率不應該是互斥的,怎麼樣把有公共利益,高公共利益的新聞做到讓觀眾願意買單?這才是厲害的地方,對不對?

房:對對對對,這我也有心得,就是我們在2021可能公共議題新聞很多,我就會拆著走,就是我會一條社會、一條公共議題、一條娛樂新聞,再一條公共議題,你都吃下去了啊,就你其實都吃下去,我的量我有做出來,但我沒有連排,所以你會。

黃:不會讓觀眾疲乏。

房:你不讓他覺得說怎麼還在講水資源?要轉走了。

黃:但是這樣子會不會讓你有時候會覺得為了要顧及收視率,會不會讓新聞變得比較比較破碎化?

房:新聞破碎的前提是吸收程度,我覺得如果觀眾願意吸收,那它就不是破碎的,因為他看了,他看完了,就是這條二岸新聞,他居然看完了。

房:普丁、烏俄戰爭,你看完了,那我覺得那就是吸收,那就不是破碎,所以對我來講,我會要求公共新聞的比例,但我會希望收視一定要兼顧,因為你沒有兼顧你就沒有資格站在一級戰場跟別人討論你新聞要怎麼排。

黃:是,當然回復到我們說的,你沒有收視率,你就沒有影響力,那你做再好的新聞,它沒有影響力,你沒有人看也沒有用,對不對?

黃:因為電視作為一個大眾媒體,它本就是希望可以讓更多人可以接收到我們想要傳達的訊息嘛,所以怎麼樣在收視率跟公共性之間拿捏,真的是一門學問,所以你自己這3年還有哪些心得?

房:除了在編排上非常有心得之外,還有在個人的播報上面啦,因為新聞是二個小時,然後二個小時你其實會有重播的內容,然後你要在重播的內容當中講出完全不一樣的稿子,因為才會把觀眾留住,那他收看時間可能從17分鐘到20分鐘,甚至到25分鐘,對我來講這就是一種訓練。

黃:對,就是即使你其實你要端出的是一模一樣的一道菜,你也要把這個菜說的好像不一樣。

房:對,說得完全不一樣,然後我認為這3年我更加去探索,因為我新聞業進入穩定期,那所以我就在這3年把書唸完了嘛,就順利把書唸完,然後把書唸完之後呢,有斜槓創了業。

房:這3年我自己覺得我在時間上的調配還算Ok這樣子,比較沒有像一頭熱都還泡在我原本的主業這樣子。

黃:是,那對於新媒體的探索呢?就當時你想要轉換工作很重要的原因是你想要探索新媒體,對不對?那這3年對於新媒體的探索,你有什麼心得可以跟大家分享。

房:我在新媒體的探索最主要就是我剛剛提的KOC的部分,就是分眾化,所以我自己比較會,我自己經營我的社群就是會比較投期、分眾化的方式去經營。

房:比如說我會比較聚焦在某一件事情上面這樣子,然後像我之前就做過一些YouTube的節目這樣子,那我也會認為說其實在YouTube學習上面,又跟電視就是完全不一樣。

房:YouTube要非常誇張的非常誇張的演繹方式,要非常更吸睛的方式,那跟電視又不太一樣,因為電視在大銀幕上面,其實。

黃:你任何一個細微的動作都會。

房:都很明顯,但其實在一個就是手機的螢幕裡面。

黃:YouTube,大家都是用手機看。

房:你很誇張,好像也沒有關係,大家覺得這就是正常的。

黃:你會怎麼樣的誇張法?

房:就是你的後製團隊會跟你說買到這個就賺到,就是他會這樣,可是我不可能在電視臺這樣講,這是我絕對不可能這樣講,但我那時候是在講房產啦,就是怎麼樣買東西這樣。

房:所以那就完全不同的領域,然後後來就是我沒有全職去作媒體,就是因為我就是在電視業,就還頗在行的,就是公司又會給我很多很多的任務。

房:所以我就一直在完成電視臺任務,然後就一直沒有去說我要去做什麼媒體這樣,我曾經也提過說,我想要去就是新媒體說,它說你先把你的工作做完再說,我的工作真的超級多。

房:然後我就想說那算了繼續在電視好了,這就是老天爺幫你選的位子,老天爺就決定你的位置就是這樣,那我就覺得那我就繼續幹到我覺得真的還游刃有餘做其他事我再做吧。

黃:是,而且電視的這個載體,其實就已經有很多可以嘗試的了,對不對?包括你現在變製作人。

房:對。然後最大的心得就是我們東森播完二個小時之後,它會分眾化剪輯120分鐘剪成各十分鐘,每個都是不同的標題,所以它可以一魚一百吃。

房:就是我的新聞在上面,你打東森新聞房業涵,或是打新聞主播房業涵之後,就會有一大堆我的新聞剪輯,而且是10分鐘的重點內容。

房:譬如說假設缺蛋,它就剪成10分鐘都是講缺蛋缺蛋缺蛋,然後10分鐘講成二十具浮屍的秘辛,然後講講講講講,所以它會分眾,就算你搜尋你會跳到我,我覺得這就很厲害,就覺得原來可以這樣一魚多吃,我電視播完之後,你網路還可以看得到。

黃:對,而且它這個,這是一個真正的數位化,對不對?

房:對。

黃:不是說你把原本電視的內容百分之百地搬到網路上這就叫數位化了。

房:那不行,那這樣看就會覺得好無聊關掉。

黃:這樣網路跟電視就一模一樣了,對不對?

房:對。

黃:所以你說的分眾剪輯,它會把你這2小時的內容,根據主題來,等於是一個主題策展的方式了,對不對?

房:對。這個內容就很有趣,就大家會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因為大家可能今天就想看狒狒,他就搜了狒狒,誒東森主播房業涵的狒狒,狒狒特級,突然看了狒狒的整個過程這樣子。

房:那如果你是整節放在電視臺的話,那轉到別則就走了,電視臺你可以就這樣開著,很多現在電視臺電視活著的應用有來自於家庭的凝聚。

房:就是很多人會覺得開著好像就有聲音,有的是小吃店經營經營的方式,你開著大家就轉一轉,那有的方式是只是聽聲音,就是聽聽。

黃:你一邊做別的事情。

房:一邊做別的事情,然後有人電視放著只是順便接了cable臺,就是我大部分時間其實在看Netflix,然後我偶爾就是看了一下有線臺。

房:最大有線臺其實最大也就是大事的時候,地震,你就一定會看,電視看一下怎麼了怎麼了怎麼了,颱風,電視看一下怎麼了怎麼了,然後職棒看一下怎麼了。

房:所以我覺得我們活在是我們大事件的時候一定要做到完美無缺,小事情的時候,你平常要做到一個陪伴人們生活的角色。

黃:這個觀察非常好,其實很多人是電視開著,他就一邊看著手機,這是一個多螢幕的時代。

房:這是一個多螢幕的時代。

黃:所以你剛剛提到一個很重要的重點在Youtube上怎麼樣分眾?因為電視是一個很大眾的媒體,你沒辦法自己選擇內容,你只能照者電視臺的排播。

黃:那它就牽涉到你說的觀眾的興趣會是幾秒,所以你要顧及的是大眾,可是在網路上大家可以更精準的去找到我想要的內容。

房:對。

黃:所以,在新聞臺的一些做法是會把一整節2小時的新聞拆解成不同的專題。

房:對。

黃:來滿足不同的觀眾的需求,這就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察,還有什麼你觀察到的特點?

房:我目前其實主要大概的觀察應該就是這樣,然後在搜尋關鍵字上面,其實他們也下足功夫啦,我們現在雖然就是電視的營收還是遠超越網路的,但是網路即將邁入我們未來可能預見的。

黃:黃金交叉嗎?

房:黃金交叉,所以大家是還是非常樂見網路的世代到底我們是怎麼走進?因為電視一定要轉型,轉型談10年了,那有沒有轉成功呢?幾家轉成功呢?

房:我認為我現在待的新聞臺轉得還蠻成功的,那我也一直在看說那他們怎麼做這樣子?而且呢他們會私底下經營很多的分眾社群。

房:譬如說我們家底下本來有一家叫做噪咖,那個噪咖就是在看那個美妝、寵物什麼的,然後我們還會有一些各種的分眾,然後我們還會有一個CaVa,這個CaVa是噪咖的前身,就講時尚。

房:就大家不知道都是我們的,但其實那就是我們的,那他們會去投放完全就想看這些人的內容,我每天就是美妝分析、化妝品怎麼用啊,然後保養怎麼弄。

房:大家不知道是我們的,可是我們就真的在做,所以我認為這種分眾化是非常好的,我也很樂見就是未來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一個長才,然後把它放大,透過漏斗把它放大。

房:每一個人都可以這麼做,用你的IG也好,用你的抖音也可以,用你的Facebook、YouTube都可以,那你怎麼樣不要學別人喔,因為學學學你你就會變盜版,那你要走你自己路這樣。對。

黃:是。對Mena在社群的經營上,其實也一直都很有心得,也經營得非常好,這其實是副業了,對不對?自己身兼小編的工作。

房:副業但沒有在賺錢,因為我沒有在接業配。

黃:是,但這也是維持一個新聞主播的。

房:人氣度而已。

黃:權威度,很重要的堅持,沒有做業配,然後同時也跟觀眾有很多的互動。

房:對對對。

黃:你這個互動中有什麼心得嗎?經營社群媒體的心得。

房:我覺得年輕人越來越不愛看字,就是他們會喜歡看漂亮的圖片,越漂亮越好,或越絢爛越好,就你越絢爛你的點擊度就越高,或越美就越高。

房:文字好像沒有很重要,就是這是現代的事實啦,就是我們不能再長篇大論的講一些我們想講得話,可能會被人家略過。

房:就是我自己這樣覺得,就是漂亮的圖片跟絢爛的剪輯是很重要的事情,然後重點式的Hashtag、螺旋式的搜尋都很重要。

房:然後當然你要投其所好,像主播的TA很明顯大概很多成都是男性嘛,那如果你真的只想要發你自己喜歡的女性的東西,那可能點閱率就比較低嘛。

房:那如果你是真的是那種男女皆宜的,點閱率就會上升,所以其實你要看一下你的TA輪廓,然後再去作出相對應。

房:but因為我這個人做這件事是佛性經營,就像我剛剛提的我也沒有在賺錢,所以我就覺得我想po啥就我就想po啥,我才不管你呢這樣。

黃:要看不看隨便你。

房:對。那我在電視臺就不一樣,因為我需要你的收視率,所以我就會去投其所好地去做調整這樣。

黃:是,這也是一個在做什麼樣的事情,都要把它做好的一種態度,Mena其實那個溝通的能力也非常的好,可以跟我們的聽眾朋友分享一下,你對於溝通有什麼樣的心得?怎麼樣的你有什麼說服人的方法?

房:很多人說啊,我什麼職業、職涯好像比較順利啊,那怎麼爬得很快啊什麼的,但其實有時候,我覺得這要問兆徽姐比較準啦。

房:就是我自己跟主管的應對方式,我自己會顧及的非常,我會看得非常重要,因為其實大部分的年輕人有一個問題,就是離職率很高,就是可能做一做一年,可能跟老闆吵架不做了,那就轉職了。

房:做了半年又走了,那我自己的方式是,我會確保我到離開的前一刻,我的主管對我都是滿意的,就是他不會認為我是一個什麼大頭針啊,然後不願意做事的公主啊之類這種。

黃:你絕對沒有。

房:我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情,那我自己的方式就是,我會去思考每一個人他對我的提問,他為什麼會想這樣問?

房:就是我我自己感知這件事比較比較敏感一點,所以我會希望我主管今天把我叫進去,他就是希望我完成什麼,那我就會買單,就是在我的原則下我會買單。

房:我會儘量達到你沒有辦法覺得我是一個不Ok的員工,那這個很大的前提就是你要設身處地換位思考,就是你願意換位思考去思考你現在的媒體處境。

房:比如說舉例來講一個很簡單的題目,公司正在賠錢,然後你如果又進去跟主管說你要加薪,那會得到什麼結果?就會得到摸頭嘛、被婉拒嘛,還有就是共體時艱四個字嘛。

房:那我就不會再講這種話,因為你就會知道媒體環境就是這樣,那你自己就會去調整這樣,這只是個舉例,那很多人會覺得說,主管都沒有看到我多努力阿,你知道我多努力嗎?努力不是應該嗎?

房:他花錢請你誒,他花了錢請你,你努力是應該,你應該要做到就是超越你同儕的更多的價值。對,所以我自己會認為我在溝通的時候,我會儘量去符合我上司的要求這樣子。

房:那當然前提是人是互相的,你的上司也需要對你非常的信賴,那才有機會啦,如果你的上司其實真的也沒把你看成一回事,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我自己在表達時候,我跟任何人講話表達我會歸納重點。

房:就是我比較會重點式的告訴他說我現在打算怎麼做,什麼怎麼樣,那我會確認一下順序,那我會告訴他說我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我觀察最近的數據是怎麼樣是怎麼樣是怎麼樣。

房:那我會提供我個人的意見,不過你就當作參考就好,我最後一定會說,給你當做一個參考,我絕對不會跟他說,你一定要聽我的,你就是要這麼做,就是我絕對不會講這種話。

房:我就會說那你參考看看,或是你思考看看,那你覺得怎麼樣?你再跟我說,那我相信任何主管都會覺得,好,那我聽看看。

房:因為其實你,如果真的想要強加控制慾在別人身上,別人會感受到想要自我防衛,別人會覺得你在控制我了,所以我一定要反駁你才顯得我比你聰明,或是我比你更有見解。

房:但當你只是一個參謀的角色,你願意給你的將軍說你要不要參考看看,他就會覺得這個下屬好這樣,所以我自己的方式我在職涯是這種方式啦。

黃:你剛剛一邊講的時候,我就一邊在回想我們當同事的時候,確實每次的溝通,其實我覺得Mena很棒的就是其實你會想好很多方案。

房:對,我Abc都會想好才會進去。

黃:所以一起在討論的時候,也會很明確地表達說你希望做到什麼,以及可能的難處在哪裡?那大家就一起想辦法解決嘛,那目標大家都是一致的。

黃:想要作出有公共性,然後收視率也好、有影響力的報導,但在這樣的前提下,可能有哪些不同的路徑?

黃:或者是我記得你也會,就是會建議啊說,因為我們現在國際新聞是不是太多了,一到國際新聞就會下滑,我們就會一起討論說,那我們可以怎麼做國際新聞?

黃:讓它既滿足公共性,然後收視率又可以撐住,那我覺得這樣的討論其實都非常好,就是有討論都是好的,而且態度是好的。

黃:那大家就可以往同一個方向前進,那身為一個新聞主播,你覺得為什麼可以擁這麼多的粉絲?然後可以藉由主播這個角色去說服很多人?

房:當初呢其實累積,快速累積粉絲的時候是因為FB直播的崛起啦,2018年吧、2019年的時候,還是17年,反正那時候很流行就是FB直播。

房:所以我覺得那時候很常跟大家直播,在那邊亂聊天這樣子,然後那時候就快速地累積粉絲,因為大家就覺得你好像很有趣,就話很多這樣子。

黃:對,而且他還想要知道這則新聞到底那個背後是什麼?主播臺的背後是什麼?

房:對,大家很好奇主播私底下這樣,我就比較沒有拉那麼開的距離這樣子,然後是到我做了6、7點主播之後,我才拉得比較開距離。

房:因為我怕講錯話又要上新聞,天啊太常講錯話然後又要上新聞,我就覺得那我不要講了這樣,我就拉開一點距離這樣。

房:拉開一點距離的時候,他們就覺得主播好像變嚴肅了,怎麼這樣?但其實是因為沒辦法我的工作就是好像。

黃:相當程度代表了這個臺。

房:對。好像有點枷鎖了,就比較不能這樣隨便暢所欲言,不過我就會用另外一個方式跟觀眾互動啦。

房:譬如說我去玩,我就會多多分享,多多回覆留言、多多什麼的,就是我可以做這樣的調整,但儘量不要讓大家覺得說,我是一個距離感很遠很遠的主播,或者是我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人這樣子,這樣好像也不太Ok。

房:但我比較就不會,我覺得要到人氣主播的定義,我真的是不知道怎麼叫人氣主播的定義?是收視率好嗎?還是粉絲數多呢?還是被媒體報導呢?

房:但我當初也都沒有這樣想說,應該要怎麼樣成為一個人氣主播?而是自然而然你,你如果真誠的做好你的專業,然後跟觀眾互動,我覺得在任何領域應該都還會算是關注度比較高啦。

黃:還算enjoy這樣的身份嗎?可能出去吃飯、旅遊都會被認出來,對不對?可能沒有辦法拿著一個豬血糕走在路上吃。

房:我比較少誒,因為就被狗仔跟了幾次之後就有點怕了,所以那個時候,我就很熟練,就是我跟朋友聚餐的話,我就會儘量選比較裡面的位子,然後會對著牆壁之類的。

房:就我很常會這樣,那但後來我朋友也跟我說不用在意啦,反正拍就拍也沒什麼,你也沒做什麼事情,我想對啊我其實也沒做什麼事情。

房:後來又從一個比較糾結到一個比較釋懷的程度,而當你釋懷之後呢,大家也就覺得就見怪不怪了,就像我雖然我不是什麼明星啦。

房:但譬如說像基努李維好了,他就是一個每天都在搭地鐵的明星阿,就是美國人已經覺得你每天都在搭地鐵,我也沒什麼好拍的,媒體也拍過了。

房:所以我後來發現你,當你覺得你的日常是日常之後,大家也就不覺得不是日常了,對,我就會覺得那我就是活得很日常就好啦,反正我就是開心得看電影幹嘛幹嘛的,你也會覺得那也沒什麼好稀奇的嘛這樣。

黃:那對於現在的新聞媒體,你自己在從事新聞工作這10年來,你的觀察?

房:在電視新聞10年來,當然Cable臺的那種關注度也會降低,因為現在就是分眾化了嘛,大家會看數位電視或是更多人裝MOD之類的。

房:但我覺得我們是沒有被框在有線臺這件事情上,因為我們在網路也看得到,所以我認為新聞倒是還要再更作出自己的特色,才能在激烈競爭當中活下來。

房:譬如說像是每一節時段,它都要有它的超級具備特色的特色才會被觀眾記得,因為競爭太激烈了。

房:大家都可以做自媒體,為什麼一定要看你?沒有必要啊,大家都播一樣內容,我看51、52、53差在哪邊?就是沒有差,所以對我來講,6、7點的新聞就要吃飯好下嚥,就是你吃飯就是要吞下去。

黃:配電視。

房:你就是要配電視,你不能給他什麼二岸分析,他就是遙控器會拿起,但你八點的時候就可以進要聞類的,就是你可以告訴大家說世界的走向是什麼?

房:因為高知識份子會進來,九點政治熱戰場的時候,你的政治新聞就是應該要怎麼樣去切入,怎麼樣去分析,沒有立場,只有民眾的意見,那或許就是我們臺可以走出我們的特色。

房:所以對我來講就是,每一節的製播,跟每20分鐘出什麼樣的菜,反而還要比以前更加的計較,因為你以前會覺得電視臺少嘛,那反正大家都看一樣內容。

黃:大家都選擇很少。

房:也沒什麼嘛,但現在選擇性太多了,你不僅跟。

黃:還要跟網紅競爭。

房:你不僅跟鄰居比,跟你的隔壁臺比,你還要跟網絡的世界比,那怎麼比?比不完,那你怎麼可以就是既抓到網路的群眾又抓到電視?

房:那簡單嘛,你就把電視這二個小時的內容,覺得網路會買單的放在網路上嘛,那覺得電視會買單的就放在電視。

房:但每個時段的TA你都要投其所好的出菜,6、7點喜歡吃滷肉飯,就給他滷肉飯,7、8點喜歡吃高級料理,你就給他高級料理。

房:對我來講就是這樣,所以我認為主播一定要有製播能力,不然你就只是活在自己什麼播不播新聞、漂不漂亮這樣子,其實這不對的,對。

黃:而且那個漂亮,觀眾可能也會也會膩喔。

房:對啊對啊,而且觀眾應該喜歡看是有趣的人,就是有趣。

黃:要怎麼樣讓自己的新聞的生命可以更長久?同時自我實現的程度也越高,Mena現在就做了很好的這個案例。

黃:Mena跟我們分享了很多這樣一路走來,新聞系、記者、主播,然後從有無線電視臺到有線電視臺,然後到了對網路世界的觀察。

黃:你自己怎麼樣有一些身心安頓的方法?因為新聞工作是一個壓力非常非常大的工作,你剛剛說你有一些,比如說你去當這個去學習做芳香療法,還拿到證照。

黃:然後其實你的那個心智的堅強度也是很堅強的,所以當你面對一些人生迷惘的時候,你自己是怎麼思考?

房:喔瞭解,我自己會有一個圖啦,這是日本的網站叫做ikigai,反正它就是四個圈圈,你就上面畫一個圈圈、下面畫一個圈圈、左邊一個、右邊一個,你要找到那個交集。

房:就每次你在職涯迷惘的時候,你要先想第一件事,你擅長的事是什麼?擅長很多,睡覺也是一種擅長,就是出去約會也是一種擅長,很會看電影也是一種擅長,你擅長是什麼?

房:第二件事是你喜歡做的事情是什麼?喜歡不代表擅長,有些人喜歡唱歌,但唱歌很難聽,那就是喜歡的事情。

房:在第三件事情就是別人會付錢給你做的事是什麼?別人就真的會拿錢給你說,拜託你幫我做,譬如說小編的工作啊,譬如說什麼我的新聞工作啊,或是譬如說你主持人的工作啊,你攝影的工作,別人會付錢請你做的事。

房:第四件事情就比較是職志的部分,就是世界真的需要你的事情,世界有沒有需要你做這個解釋?世界有沒有需要你娛樂大家?世界需要你的事情?

房:你都圈起來之後,你就會發現會有個交集點,那個交集點就是你現在要做的事情,它就是會完成你現在想做的。

房:像我副業會去芳療,會去做香氛產品的原因就是因為,我認為我的受眾需要我分享我身心靈怎麼安撫自己,那我有興趣的就是香香又美美的事情。

房:我擅長的事情就是我很會考證照,然後我也我被老師說我還蠻會調香的,然後我覺得世界需要我的事情就是別人會付錢做的事情就是我出產產品嘛,而你真的覺得有被治療到,那我就做了這個。

房:這對我來講是這樣,新聞行業當然也是,那就回溯到我當初一開始提,我18歲進新聞臺的初衷,四個圈圈其實都有。

黃:是,所以這就是你在思考說你的下一步要做什麼的時候的幾個思考的方向,跟我們的聽眾朋友分享的。

房:對。

黃:好。非常謝謝Mena。

房:謝謝兆徽姐,謝謝各位聽眾,那我們下次見囉,掰掰。

(校對:陳俞臻|更新:2023/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