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品牌為何自斷新疆供應鏈?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中國市場和品牌形象之間陷於兩難境地的不只是H&M和耐克。為數眾多的歐美企業對有關新疆人權問題,特別是涉及強迫勞動的報道而面對壓力、感到頭疼。

一方面,在批判性審視全球化的大背景下,西方社會輿論對新疆問題的敏感度持續升高,公民社會對商業盈利置於人權之上的做法提出了更明確和具體的批評。部分公眾也意識到自身的消費甚至可能與侵犯人權產生聯系,因而對廠商提出了更高要求。

2020年7月,全球超過190個勞工權益團體與維吾爾人權團體發起名為「結束維吾爾地區強制勞動聯盟」的國際倡議,呼籲所有服飾品牌與零售商停止使用涉及新疆強迫勞動的原料及產品。

同許多知名品牌合作,因而近日被中國官媒“起底”的“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因其認證機構的身份,則必須保障其認證符合人權及生態保護的標准。對企業來說,同這樣的認證機構合作,維護自己的商業道德形象,已成為一種大趨勢。

美國:禁令、負面清單

與此同時,美國和歐盟一些國家政府開始采取立法措施,或試圖從制度層面讓企業為其整個供貨鏈承擔起責任,抑或直接指向新疆的強制勞動問題,作為向中國施壓的手段。

2020年7月,美國政府推出一份包含17個行業和類別的清單,稱有明確證據證明相關產品的生產中存在強迫勞動。名單涉及移動電話、服裝鞋類、玩具和制糖等行業。當局警告美國公司應該檢視他們與中國的供應鏈中是否有中國在新疆與其他地區進行人權侵害的元素,也要求他們充分了解將強迫勞動產品銷售至國內外會帶來的各項風險。

9月下旬,美國眾議院通過《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禁止進口由中國新疆地區的強迫勞工生產的產品。該法尚需在參議院獲得通過。《紐約時報》去年報道,該法將設定高門檻,禁止進口“全部或部分”在新疆制造的產品,除非企業能向海關官員證明其產品不是由強迫勞工生產的。

在2020年3月的一份報告中,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將耐克與可口可樂列為涉嫌參與新疆強迫勞動的企業,另外還包括阿迪達斯、Calvin Klein、金寶湯公司(Campbell Soup Company)、好市多(Costco)、H&M、巴塔哥尼亞(Patagonia)、湯米·希爾費格(Tommy Hilfiger)等品牌。

立法、問責、清潔供應鏈

英國外交大臣拉布今年1月宣布,政府計劃在2015年頒布的《現代奴役法》(Modern Slavery Act)中加入懲罰條款、禁止政府與任何不遵守采購規則的企業簽訂合約,此外將推出以新疆為主的出口管制報告。之後,加拿大也宣布類似禁令,不准進口疑似新疆強迫勞動所生產的商品。

德國預計今年將推出、2023年生效的《供貨鏈法》,將規範企業必須對整個生產鏈中出現的剝削、勞工侵權、破壞環境等現象承擔法律責任。這一法律在歐盟範圍被視為具有示範效應。歐盟委員會已計劃今年內推出一份類似的法律草案。

面對已經或即將產生的法律責任,很多企業或急忙核查、清理供貨鏈。設址德國波恩的可持續紡織業聯盟秘書長楊森(Jürgen Janssen)對瑞士《新蘇黎世報》表示:“很多從新疆進貨的企業正在心急火燎地尋找其它選項”。

因為在立法的同時,例如英國議會針對企業的問責行動已經啟動。去年11月,英國國會商業丶能源及工業策略委員會要求各大服裝品牌交代棉花供應來源,確保不涉及中國新疆再教育營的強迫勞動。

委員會成員丶保守黨國會議員甘尼(Nusrat Ghani)說:「這是個很嚇人的想法,英國消費者可能在不知情下,支持了那些從維吾爾人強迫勞動中獲利的企業。」

10多家品牌回應了委員會查詢。其中Gap及Zara母公司Inditex沒有提供具體細節,僅表示將改善對其供應鏈的了解。H&M稱,雖然可以保障直接供貨商的產品不涉及新疆,但無法對棉花來源追蹤到每個細節。

在談到美國尚未通過的《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時,《紐約時報》援引的業界律師表示:“推翻強迫勞動的懷疑將會是非常有挑戰性的工作”。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葉宣(綜合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