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政治》未來伊朗 全球危機或轉機?

·5 分鐘 (閱讀時間)

【時報編譯柳繼剛綜合外電報導】伊朗,對西方世界的美國而言,幾乎是與恐怖主義,以及核能擴增風險劃上等號。但是對中亞鄰國而言,這個伊斯蘭共和國,卻是一個絕大的商機。

伊朗正對中亞地區示好,在最近幾個月,伊朗的外交官訪問該區五個國家,這也是伊朗東向政策(Look East)的一部分。2021年4月,伊朗與塔吉克(Tajikistan)雙方也同意進一步軍事交流。

實際上,伊朗與鄰近中亞國家正擴大彼此間的貿易活動。

中亞最大經濟體的哈薩克(Kazakhstan),最近正著手於與伊朗的合作事宜,可能會比伊朗在2020年所提的以物易物運作體制,更加來得擴大化。同時,也會以2018年裏海條約(Caspian Sea Treaty)為基礎,深化兩造協議內容。根據統計,2019年,伊哈雙邊進出口貿易總量為3.75億美元。

而中亞人口最多的國家烏茲別克(Uzbekistan),早於2020年底,就已伊朗就共同貿易協定一事達成協議。這個人口眾多的內陸國,也希望能藉以伊朗位於阿曼灣(Gulf of Oman)的恰巴哈爾(Chabahar)港口,作為貿易對外門戶之用。2019年,伊烏雙方進出口貿易總量逾4億美元。

至於與伊朗之間,有超過700英里陸地和海洋領土邊界線的土庫曼(Turkmenistan),為了與被新冠疫情重擊的伊朗相互貿易,最近又重啟另個邊境檢查哨。同時,土庫曼也是2018年裏海條約的締約國之一。2018年,伊土雙方進出口貿易總量逾4億美元。

美國製裁與孤立政策,不僅對伊朗本身,同時對該地區而言也是種壓力。外界質疑,美國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對伊朗外交政策,已經衝擊到該區域。或者,美國也不在乎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值得一提的是,對美國而言,中亞這塊地區應不具完整戰略性,但只充當利益交換而已。但伊朗與中亞國家之間,若彼此貿易關係健全,將確保中亞地區維持獨立,並可對穩定性做出貢獻。同時,這也支持著美國的外交策略目標。

被認為是債務陷阱的中國大陸一帶一路外交倡議,根據最新研究顯示,沒有切確證據指稱,一帶一路是具有掠奪性的國際貸款計劃。談判時姿態很硬的中國大陸,其經濟面向發展健康,將會讓反對一帶一路的美國感到後悔。

目前,伊朗執政的政權穩固,可望一直保持下去。不過,在美國制裁下,讓伊朗進口商無不戰戰兢兢,也讓政府對食物進口感到很頭疼。不過,如果跟鄰居中亞各國相互有貿易行為的話,也不失為一種折衷好方式,但得視伊朗中央政權的首要施政目標而定。

美國可威脅恫嚇一些小國不要向伊朗靠攏,但相反地,應該贊同中亞地區貿易活動漸增活躍,因為就一種區域穩定的象徵。但是,遠在北美的美國而言較無感,但對鄰近區域的俄羅斯與中國大陸而言,伊朗從事區域貿易是正面的。

伊朗現今的東向政策,是九零年代放眼中亞利益的回歸。但是當時,被一些新興獨立國家所抗拒,因為擔心伊朗會造成自己國政與宗教影響。

伊朗國土與中國大陸新疆的大小差不多,且就國際貿易路線而言,伊朗也是位於重要位置上。因鄰國阿富汗動盪不安,與中亞各國相互合作才是伊朗明智之舉。還有,伊朗當今財政狀況也是出奇緊張。

日前,中國大陸宣布一項為期25年,價值4,000億美元的伊朗重大投資計劃,但對伊朗而言,現在每年所有外資直接投資金額,從未超過50億美元。所以,以後光是中國大陸一個國家,每年就要投資160億美元,伊朗要如何來處理,目前也無從得知。

解決伊朗財政問題方面,與美國前任總統歐巴馬不同,因為中國大陸習近平,不會用飛機載給當時伊朗四億等值美元現金。因為,中國大陸的投資要確保自己有便宜的原油供給端,同時,也要確定伊朗會購入足夠的中國大陸食物與服務項目。還有,對中國大陸情報蒐集站地點,伊朗在政治上,這次也有相當讓步。

受到美國制裁的伊朗經濟成長,遭到嚴重打擊下2020年衰退近5%。而上任美國總統川普,更是對伊朗窮追猛打,使得伊朗政府自己所備用的現金幾乎是花光光。2018年,伊朗還有1225億美元在手,但才兩年光景,2020年就只剩下約40億美元。

美國現任拜登政府雖然對伊朗釋出善意,就核協議方面,正也在往共識決方向前進。不過,外界認為,同時也是伊朗心聲,就是應先解除掉經濟制裁這個緊箍咒才是當務之急。

目前,伊朗也面臨著與中國大陸不對等的商業往來地位,以及如何確定與周圍國家維持和睦貿易往來。不過,伊朗與中亞各國相互貿易活動,的確可使美國撤軍阿富汗後區域更加穩定化。同時,中亞小國也能在大國間,例如俄羅斯,中國大陸,土耳其,甚至伊朗,取得屬於自己的地域平衡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