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政治》美想重新領導世界 可謂困難重重

·2 分鐘 (閱讀時間)

【時報-台北電】美國候任總統拜登多次表態上任後將優先聚焦新冠疫情、經濟等內政問題,但也摩拳擦掌,希望向全世界證明「美國老大回來了」。就在拜登準備擁抱多邊主義的同時,有媒體質疑,世界已大不相同,失去眾國信任的美國想重返領導地位,可謂困難重重;也有人認為,美國應更謙遜歸來,包括重啟對中國的接觸。

德國媒體曾報導,面對中國崛起、歐洲追求自主戰略…世界已不再是美國說什麼,其他國家就做什麼;《時代》雜誌認為,拜登上任後,會發現世界對美國的老大地位保持警惕;路透也稱,儘管民主黨政府可能在部分領域迅速轉變立場,如重新加入川普退出的《巴黎氣候協定》,但它無法改變「美國已不再那麼與眾不同」的事實。

拜登重返《巴黎氣候協定》,被認為是美國重新「加入群組」的第一步。英國《金融時報》認為,要重建美國的領導地位,「說比做容易」。由於美國國力衰退,僅透過重返國際協定或組織,並不能讓美國再度坐上大位。未來華府不可能再單方面決定各項接觸條件,如美國環保局前局長吉娜.麥卡錫所言,美國「必須以非常謙卑的態度重新進入這個(氣候)領域」。

事實上,拜登勝選後,歐洲領袖紛紛期待跨大西洋同盟回歸,但對於美國再當老大,他們的心態很複雜。歐洲究竟要追求戰略自主,或是繼續在安全上依賴美國?德國《南德意志報》評論稱,歐洲可能被誘惑,再次躲藏在美國陰影下,但不論如何,美歐都不可能回到過去那種關係。

美國棘手的內政問題,也讓外界替拜登的雄心壯志打上問號。《外交政策》提供拜登政府一些建議:首先,不應追求全球軍事主導地位,因為這會導致永無休止的戰爭和巨大國防成本;其次,必須與盟友一起努力,創造穩定平衡,而非在任何區域追求領袖角色;最後,緩和對中國的軍事主義,保留與北京對話和合作的空間,對不計後果的干預和承諾說「不」,例如拒絕打破美國對台「戰略模糊」政策。(新聞來源:中國時報─記者施施/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