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驗證碼把我逼成了人工智障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上網登錄日常:請證明你不是機器人。

可一看到某些驗證碼,強迫症患者首先就蚌埠住了:

你說最右那倆方塊我到底是選還是不選呢?

還經常會讓人產生這樣的思考:

紅綠燈的桿子到底算不算紅綠燈呢?

在終於向機器成功證明了我不是機器人後,此時就只有一種心情:

可這些圖片驗證碼到底為什麼讓我們人類如此討厭?

僅僅是因為它們不像朋友圈九宮格一樣玩精修嗎?

全自動區分計算機和人類的公開圖靈測試

好,現在深吸一口氣,先說出圖片驗證碼的英文全名:

Completely Automated Public Turing test to tell Computers and Humans Apart。

英文簡稱CAPTCHA,譯為“全自動區分計算機和人類的圖靈測試”。

所以,這種圖片驗證碼本質上是一場受試對像是人類的圖靈測試

而這場測試遵循的卻是一種AI的視覺掃描風格——

即用清晰的白色線條將一張日常照片切割成多個方塊:

在現實中,沒有正常人類會用這樣破碎的視角去看世界。

因此,當盯著這種陌生的展現現實生活的方式看了很久後,就很容易讓人產生不安。

再讓我們想想廣泛運用了AI的自動駕駛

其中AI會更關注建築環境中的事物:

比如紅綠燈、出租車、騎自行車、消防栓、人行橫道……

這些事物無法像樹葉、花朵、溪流這些自然景物一樣,給人類帶來享受美的愉悅感。

但它們恰恰是圖片驗證碼中的常客。

“非人類角度”的‘犯罪現場”

再從這些圖片本身來說。

你會發現圖片裡要麼沒有人類,要麼出現的人類都有點emmmm……

就像是國外網友吐槽的那樣:“沒有個性的奇怪復制人”。

而這些照片的拍攝角度通常也十分微妙。

總之,是人類一般不會去選擇的角度。

這是因為圖片驗證碼中的很大一部分圖片,是來自訓練自動駕駛的實驗汽車的。

也就很容易讓人類感到別扭:

還有圖片驗證中經常出現的有大面積顆粒的模糊圖片

能出現這種圖片,主要也是由於今天的圖像識別技術越來越成熟。

要繼續把一些惡意又強大的AI擋在門外,那就只能把識別任務變難——

也就是讓人類皺著眉頭去識別這些糊成一坨的圖片。

而人類對此也並不開心:

這給人一種犯罪現場的感覺。讓我想起了記錄事故過程的行車記錄儀的視頻畫面。

無償為AI打工

而除了上述的客觀原因之外,也有人類同胞表示:

部分不爽來自於要被迫證明我是個人類,然後就是對人類創造的這個愚蠢的規則的挫敗感。

不過,其實很多時候用戶在標注那些路牌和紅綠燈時,並不是真的在向機器證明你是人類。

想想那些讓人頭疼的“標出紅綠燈”,“標出指示牌”,像不像是在教自動駕駛的AI認路?

而這還真不是人類想得太多。

2012年,Google旗下的reCAPTCHA就開始將街景中難以識別的門牌和路牌加入驗證碼,請用戶幫忙標注。

而reCAPTCHA官網也公開說明了這種集眾人之力標注數據、訓練AI的“眾包”模式:

因此也有人戲稱,“你以為自己在填驗證碼,其實你是義務幫Google做數據庫分類。”

這也讓一些用戶認為,很多時候的圖片驗證碼是故意設置成那樣邊緣模糊,讓人容易選錯的樣子的。

在用戶生氣並放棄之前,這樣能得到更多的免費工作。

而現在,已經有人證明:

全人類每天要花費500年在圖片驗證碼上。

參考鏈接

[1]https://clivethompson.medium.com/why-captcha-pictures-are-so-unbearably-depressing-20679b8cf84a

[2]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28101336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量子位”(ID:QbitAI),作者:博雯 ,36氪經授權發布。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