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走著瞧2】為研究民主來台 中國人寫社運文章卻被問「憑什麼」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這3年,她為了研究台灣社運與民主轉型來台,也是一股純真的傻勁。此前,她在2013年、2014年來過台灣,大量採訪社運組織,探索1980、1990年代社會轉型,團體與個人如何實踐民主。書名都想好了,就叫《沒有老大的江湖》,代表她心中理想的組織型態,全然實踐民主、平等。2016年脫離取保候審後來台繼續尋訪,漸漸發現:實際上「老大不乏其人,我在台灣社運圈也看到很多小蔣中正,用獨裁者的方式、獨裁者的思維。社運組織成為一個權力體系,很多時候沒有大格局,太多小糾扯。」

也看到了台灣社會的問題:「過往台灣給我最大的啟發,就是林義雄說的『愛與寬恕』,他十年後重回林宅血案現場,說了這句話,他的精神內涵推高了台灣社會轉型的境界。我也記得2014年在景美溪邊慢跑的時候,旁邊經過的腳踏車騎士廣播說:『洪仲丘的爸媽因為不忍傷害那些年輕人,放棄上訴。』我流淚了。但是當我2016年再來到這裡,我發現這裡瀰漫著對共產黨的恐懼、對國民黨的恨,一個社會不應該被恨與恐懼籠罩,那就很容易被政黨集團利益操控。」她驚訝於台灣社會對李明哲案的冷漠,認為台灣人太不了解中共的思維手段,「抓我是偶然,但是打壓中國NGO是必然;抓李明哲是偶然,但是國家維穩思維,不管是對香港和台灣人的影響,是必然。」

她離開台北社運知識分子同溫層,赴屏東鄉下「接地氣」,一頭栽進恆春「保存竹塹」運動。但在寫文章投書媒體、拉人參與的過程中,她屢屢遭到質疑:「為什麼是妳來寫文章?應該是由台灣文化人、社運人來寫。」言下之意,她沒有資格。「我隱隱嗅出一種獨占權力的味道,連社運參與都成為一種專屬權力,有悖於開放、自由、民主、公益、平等的價值觀念。」這番話聽在台灣人耳裡真讓人發窘,皇帝沒穿新衣,大家都知道,但經由一個不怕說出真相的外來者之口,反而更透澈。

傍晚夜色降臨後,寇延丁習慣不開燈,對著電腦工作、書寫。
傍晚夜色降臨後,寇延丁習慣不開燈,對著電腦工作、書寫。

《上下游》記者林吉洋說:「大部分中國民運人士活在對台灣民主的誤解與超譯,扣子(朋友對寇延丁的暱稱)看得比較深,因為她不斷實做,所以沒有失去人味,真正看到台灣社會民主的可貴。兩岸間的理解只有透過寇延丁這樣的人才有可能。」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介民則說:「寇延丁的行動主義,證明在中國仍然有一點抵抗的縫隙。她在台灣的實踐經驗則顯示出,儘管在目前艱難環境底下,台灣與中國的公民社會之間仍然有互動合作的機會存在。」

今年8月,寇延丁將在台灣行走觀察、參與社運的歷程寫成《走著瞧》。她徒步、騎腳踏車環台二圈,走了5千多公里,還全程走完大甲媽祖、白沙屯媽祖遶境,從都會圈知識分子走到鄉村最基層。「媽祖是道教神明,但一路上都能聽到佛樂,有僧人化緣,台灣的多元開放還是令我感動。我一路白吃白喝,吃到各種台灣小吃,隨時看到香客變志工,有人需要幫忙,香燈腳就臨時變成志工,等手邊的事情做完或下一個人來接替,又繼續做香燈腳。我也變成這樣一個志工,這是不知不覺發生的。」她笑開,語氣興奮起來。

更多鏡週刊報導
【在台灣走著瞧1】「顛覆國家罪」50歲被關128天 她來台重生決定重返中國
【在台灣走著瞧3】坐牢後和兒子「互相放生」 山東老家已對她節哀順變
【在台灣走著瞧番外篇】那年十月十日,我被抓了

更多新聞報導
單飛過更好 宋米秦二十萬配備貴氣遛女
言承旭情纏13年一場空 無緣當志玲新郎
「男神級星二代」 周華健同框混血帥兒
王瞳神隱無期限 艾成悲催吐10字箴言
小魔女登大人 范曉萱床戰王柏傑磨功強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