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許多「新創公司」進駐的大樓,撐得最久的兩家公司通常是:門口警衛和清潔公司

職場精力湯

作者 ● 鍾子偉/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新創圈不難看到這樣的人:穿著窄版韓風休閒西裝,穿梭於各種早餐會與創業趴。他們的工作似乎就是交換名片,因為你永遠等不到他口中的原型產品真正出現。

持續出現個兩三季之後,他們可能會突然消失。聽說是去上海香港新加坡處理第N輪的事,但每個曾和他聊過的人都知道,是去跑路了。

其中有些會想辦法跑回來,然後又是一陣子的早餐會、創業趴、大師講座,交換著新公司的名片,談「出訪時期」的新鮮八卦。

多撐了兩三季,還是去上海香港新加坡發展了。酷一點的,會說去印度。

「是詐騙嗎?」是,也不是。他們雖然浮誇,卻可能真的相信自己的夢想有機會實現。他們或許不是一心為惡,但顯然都有種心病,就是七宗罪裡的「虛榮」。

虛榮的定義,是以吸引他人目光為滿足。而理想的滿足,應該是在參與社會合作活動時,具備德行以追求卓越標準,並在其過程中創造出大量的內在價值,並以此為滿足。

但虛榮者往往困於外在價值的滿足,像是華服名車,辦公室要有設計感,最好還有一台無限取用的咖啡機,以及隨著這些物質而來的讚嘆。他們總強調擁有這些表面功夫,一流人力才有意加入,投資者也會對這公司更有信心。

然後呢?沒有然後了。或是然後他們就去上海香港新加坡了。

顧名思義,虛榮的「榮」沒有底力去支撐,是虛的。這些人把可用在增產的資源花在一般性的消費上,燒出一片美景,但燒完之後,就像仙女棒一樣,只剩一根黑黑臭臭的不明物體。

當然,過度的刻苦也不是正確的做法,但虛榮者明顯「太超過」,忘了顧好本業才是永續的根本,把錢全用來買他人的羨慕眼光。這是會傳染的病,一個這樣買,就吸引身旁的人跳下去買,最後整個圈子就充滿「說故事的人」,而沒有「完成故事的人」。

虛榮的問題,也就在於沒辦法讓人真正有所產出。真實的外在榮耀,是由個人的產出墊起來的,一層層的慢慢墊高,高到所有人能看得見,能對其進行客觀評價。真能廣獲社群肯定者,都是以其努力之「過程」而受到注目,非某些具體可見的事物。

我當然不否認某些業別可能需要大量外在條件來撐場面,但那也是能客觀審慎評估的,業內行家自然知道其「適切」「不足」「過度」的標準為何。你總是能找到一個道德上最有公信力的尺度,並以這種尺度來評價真正的榮耀與虛榮。

但就算有這標準,人在虛榮心衝腦的時候,是很難說服的。他覺得自己是人中之龍,何必聽你這種魯蛇的建議?等他摔下來時,又覺得沒臉見你。這些傢伙有些的確是人才,但就在這種上沖下洗的過程中消耗了,也是非常可惜。

或許那些給他們錢的金主才有能力與責任去提醒這些人。但金主常是基於「放手讓年輕人做」,「雖然覺得不妥,但似乎現在年輕人都是要這樣」,「講這種事,怕他們會覺得很挫折」等等的想法,而不去管這種事。

不過,雖然外在標準會隨環境更改,但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則並不會有太大的轉變。什麼都沒賣出去,就買一台名車代步的意義在哪?參加一堆聚會,具體產出的價值是什麼?

能掌握意義與價值的人,就自然會有「榮耀」,甚至在自身都沒有意識到的狀況下,他人也會主動送上王冠。你有這本事,有這成果,當然就能享有相對的外來肯定。

在缺乏內在支持的狀況下,光是套個形式,笨的人或許對此驚豔,但聰明人只會在背後暗笑,你就算藉此獲得滿足,也是從笨人身上得來的,何益之有呢?

「謙」是對抗虛榮的主要防火牆,而在強調「行銷」「包裝」「宣傳」「爆紅」的業別,也就相對難以維持,因為速成的滿足總是比較誘人。

但人總是活在一個相互合作,混了各色人馬的大社會,就算在自己的領域充滿浮誇的人物,轉個頭,還是能看見紮實過活的小人物。把目光焦點集中於他們之上,或許是警醒自己的最有效方式。

某次去一個擠滿小文創公司的產創空間參訪,我隨口問了句:「這裡面撐最久的是哪一家?」

介紹人想了幾秒,說:「有兩家不分高下。都是從開始撐到現在。」

「喔?哪兩家?」「門口警衛和清潔公司。」

這是笑話,也可以不是。

 

【更多報導】被獵頭高薪挖角去中國,她因一個場景決定回台:長官辱罵下屬,要把薪水調到跟員工智商一樣低

※本文由商業周刊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