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戀愛至上的時代,她為甚麼厭倦戀愛?

端傳媒實習記者 鄭麗芳 發自香港

情人節的這天,網絡上鋪天蓋地都是教人「脫單」的信息,《情人節該怎樣穿搭才能不單身?》、《為什麼你總是一個人過情人節》。Astrid厭倦了這些,她早早起床,像往常一樣過著一個女生的單身生活:洗衣服、去超市、寫文章。

為什麼現在人人都想過情人節?其實只是城外的人覺得城內的人一起過節有多厲害。

Astrid說,她希望探討更多元的伴侶關係

「這些文化都是在歧視單身,為什麼現在人人都想過情人節?其實只是城外的人覺得城內的人一起過節有多厲害。」Astrid說。她今年22歲,出生於雲南,現在北京求學,自去年8月跟男友分手後,她一直保持單身。她自言身邊不乏傾慕者,試過同時被五位男生追求,這半年來,她正式或非正式地拒絕過14個男生,因為沒有興趣談戀愛。

在Astrid看來,固定的親密關係並不一定是人的必需品,她希望探討更多元的伴侶關係。「我覺得很多人可能都會把戀愛作為結婚的必經之路,可能不是真愛,但也要談談,因為他們覺得戀愛是必需的,關係是一定要的,因為婚是一定要結的。」

在戀愛至上,毒男毒女常被嘲笑的今天,這個年輕女生卻對伴侶關係充滿懷疑:為什麼我們必須要談戀愛?

22歲的Astrid厭倦戀愛,近半年來正式或非正式地拒絕過14個男生。
22歲的Astrid厭倦戀愛,近半年來正式或非正式地拒絕過14個男生。

談戀愛結婚以外,還有其他可能性嗎?

2016年10月,來自北京的Astrid第三次來到香港,好友邀她到佐敦一間酒吧玩。這晚陪伴在Astrid身邊的,有她一年前來港時認識的男生K。K因為工作需要,經常要往返香港和北京,兩人在北京和香港都會見面,一直都很聊得來。

凌晨,兩人微醉,從酒吧出來。K暗示想跟Astrid有進一步發展,Astrid有些心動,但想了一想,還是拒絕了。她說自己更喜歡單身生活:「戀愛這事情,拋開化學反應臉紅心跳,從事實上說,它就是個麻煩事。」

Astrid回想,年少時她很嚮往戀愛,12歲讀中一時開始談戀愛,被身邊人視為「早戀」﹕「我媽是老師,從小到大明查暗訪,嚴令禁止我早戀,但你知道,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在我媽壓迫的時期,我還挺想談(戀愛)的。」

我是在强迫自己去談一段戀愛,我在强迫自己去認可這個人,不斷地自我催眠,覺得自己能談好一段戀愛,並且去履行大家認為好女朋友的責任。

Astrid說,她不想再談戀愛了

然而,當她成年獨立後,想法反而改變了,經歷過五段戀愛關係後,她發現自己不再想談戀愛了。

「我是在强迫自己去談一段戀愛,我在强迫自己去認可這個人,不斷地自我催眠,覺得自己能談好一段戀愛,並且去履行大家認為好女朋友的責任。」Astrid說,她認為社會中對一個「好伴侶」有種種固定印象,例如要忠誠、溫柔、忍讓,陪伴等,她自認難以做到。

Astrid喜歡「蒲吧」,閒暇時一周會去一次,坐在同一個位置,點同一杯Cosmopolitan雞尾酒——那是美劇《色慾都市》中主角Carrie最喜歡的。在酒吧的夜晚,Astrid會吸幾口水煙,跟好友聊一個晚上。

但這個「蒲吧」習慣總會引起身邊男友的不滿,直到去年和男友分手後,她才終於感覺到可以「放飛自我」。

傳統東方文化裏,流連酒吧的女人常被貼上「不正經」的標籤,最初Astrid對這種社會氛圍有所顧忌,常常壓抑自己,不去酒吧。後來到了大學裏,她結識到志同道合的好友,其中不乏外國朋友,才慢慢放開顧忌。

正如她對酒吧的態度,Astrid以往的戀愛觀也跟着社會規範走——當大眾鼓吹人人都應該有親密關係時,她便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也應該有,直到2015年。

曹文傑博士指現代人顯然比以往更渴求親密關係,而這樣的關係容易讓人失去自我。
曹文傑博士指現代人顯然比以往更渴求親密關係,而這樣的關係容易讓人失去自我。

這一年,Astrid通過學校社團「性與性別研究社」看到話劇《陰道之道》,這套話劇源於美國作家伊娃·恩斯1996年創作的《陰道獨白》,關注女性意識。話劇中的一句台詞,深深刻在Astrid的腦海裏:「我揭露奴隸般禁錮著人心靈的成見,我宣告女人有不可剝奪的自由去享受。」

這句台詞讓她豁然開朗:女性為什麼一定要忠誠、維持固定的戀愛關係?為什麼不可以更擁有更開放自由的關係?

現代親密關係互涉太深,讓人失去自我

Astrid把戀愛分解為陪伴、情感、認同和性,並從不同男性對象身上獲得不同東西。她坦言,以往很難在一段親密關係、一個伴侶中,得到所有這些東西,因此現時這種多邊關係比以前更快樂。

「所有談戀愛得到的東西,我現在都有。」Astrid說,在她身邊,有特別能進行思想交流的男生,也有會偶然發生性關係的異性朋友。

近年,越來越多年輕男女像Astrid一樣,拒絕擁有一段穩定親密關係。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博士曹文傑指出,人們開始厭倦戀愛,是因為現代親密關係發生了改變,越來越「親密」。

現代的親密關係互涉很深,不停地向對方訴說自己,這樣的關係容易讓人失去自我。

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博士曹文傑

曹文傑援引英國著名社會學家紀登斯(Anthony Giddens)的《親密關係的轉變——現代社會的性、愛、慾》解釋,指快速的社會變遷為人們帶來不安,使其私人生活變成一種更緊密的親密關係,而親密關係也轉向「自我揭露」的模式,尋求相知與理解。

「現代的親密關係互涉很深,不停地向對方訴說自己,這樣的關係容易讓人失去自我。」曹文傑指出,中世紀的伴侶關係不像現代的那樣愛恨纏綿,夫妻間不愛撫、不接吻,彼此也會有更多的私人空間,而現代人顯然比以往更渴求親密關係。

「我們會經常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完整的人,所以才叫伴侶『另一半』,我們覺得自己是不完美的,所以我們需要有另一個人去補充自己。」曹文傑說。

有學者認為,人們開始厭倦戀愛,是因為現代親密關係發生了改變,越來越「親密」。
有學者認為,人們開始厭倦戀愛,是因為現代親密關係發生了改變,越來越「親密」。

他表示,這種想法令我們不停在伴侶身上,尋找自己沒有的東西,要求對方做很多事情來滿足自己的不足和需要,令雙方的責任更重﹕「如果我們懷着自己是不完美的、有缺陷的,一定要在世上找一個對的人才感到完滿的話,我覺得這是不健康的關係。」

要擺脫這種更緊密、更累、更容易厭煩的親密關係,曹文傑認為雙方要自我成長,學會在親密關係中照顧自己﹕「如果我們把親密關係變成一種分享的話,我有好的東西想跟你分享,而不是從你身上拿我沒有的東西,我們的親密關係會和諧很多。」

那晚在香港酒吧外,Astrid拒絕了K後,K失落地問道﹕「你不想在我身上得到任何東西嗎?」當時Astrid沉默,她覺得她和K都是愛玩之人,戀愛關係並不適合他們。

Astrid平時經常聽台灣歌手林宥嘉的《想自由》,那是她最喜歡的一首歌。她承認,自己的想法在身邊的女性朋友中目前仍僅屬少數。

「我希望這想法未來能夠成為主流,讓人們,尤其是女性看到更多的可能性。你的人生不一定談戀愛結婚生子、相夫教子、照顧家庭,我真的覺得人生有很大的可能性。」她感慨地說。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214-hongkong-lovestory/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