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柔性聯盟浮出檯面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資料照片)
(本報資料照片)

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最後關鍵1周,國民黨籍候選人顏寬恒上演巧遇柯爸、柯媽的戲碼,瞬間引爆「藍白合」的想像,其震撼程度可能更遠勝於國民黨籍的于北辰退黨,公開對民進黨候選人林靜儀喊加油對游離票的影響。

其實,在蔡英文第二任期之初,柔性的在野大聯盟就隱然成形了。除了基進黨永遠選擇與民進黨同陣線外,時代力量早已急欲擺脫「小綠」稱號,在不同的議題上選擇支持或反對執政黨,更別說最早喊出拋開藍綠的民眾黨更是如此。尤其在開放萊豬、毀藻礁蓋三接政策與基進黨陳柏惟被罷免案,都可看出,立法院現在的生態,早已不是民進黨口中的「不問是非、只有藍綠!」更多時候,是在野黨共同反對執政黨的鴨霸。

四大公投後,民進黨更肆無忌憚,屢屢以多數暴力輾壓民主!從綠媒政論節目淪為私設刑堂的「議顏堂」,到總預算、《地方制度法》的審議,都不顧社會觀感,不但跳過常會以臨時會方式處理,更想「逕付二讀」強行立法。民進黨「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民選獨裁態度,正是催化在野柔性聯盟的主因。

四大公投中的反萊豬進口公投,雖是國民黨的提案,其實民眾黨和時代力量都贊成,只是礙於政黨競爭,並沒有大力宣傳催票,造成公投最後還是藍綠對決的態勢。

但在野黨的柔性合作,在民進黨不顧國土規畫的合理性,想要強渡關山修改《地方制度法》時,再度出現,民進黨的霸道同時引發3個在野黨的反彈,最終無法逕付二讀。新竹市長林智堅把對修法提出警訊的5位在野黨立委都冠上阻礙大新竹發展的罪名,意外讓國民黨、民眾黨和時力5位立委成了共同體。而在野3黨也對修法達成了初步共識,原則上支持大新竹合併升格,但須審慎研議配套方案。

此次台中第二選區補選,民進黨傾全力,集結府院黨國家機器及綠營側翼、名嘴全力打壓顏寬恒,國民黨為避免讓這次選舉再度淪為政黨對決,對顏寬恒的支持相對低調。民眾黨此次未提候選人,本可作壁上觀,但民進黨候選人林靜儀曾在北農新冠群聚感染事件時,痛批台北市長柯文哲把疫苗當成事後避孕藥,兩人更多次為防疫政策對槓。因此,推論柯P不支持林靜儀是合乎情理的事,但要進一步轉化成對顏寬恒的支持,仍需要給支持者一個觸媒或暗示,而柯爸、柯媽正好就扮演這樣的角色。

從國外的政治發展經驗來看,小黨或在野政黨之間,本來就可以有各種合作的可能與方法。合則來,不合則去,透過議題上的合作,不但可以確保民眾利益被最優先考量,更可避免政治完全被意識形態所操弄。

面對民進黨一黨獨大且明顯走向專制,如果在野黨不被各自的基本教義派所綁架,合力戳破執政黨凡事都把議題操作成藍綠對決的手法,將可導正國內的政治發展方向。此次柯媽之所以被綠營群起攻之,正是因為她讓在野整合從隱晦變成逐漸浮出檯面!(作者為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