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雙方還不是朋友的時候,幫助是「等價交換」來的

愛的培養皿

撰文/ 今周刊專欄作家  李尚龍

 

在雙方還不是朋友的時候,幫助是「等價交換」來的
在雙方還不是朋友的時候,幫助是「等價交換」來的

那年我一個人來到北京,帶上父親跟我說的一句話:多交朋友。

於是,上大學時,我酷愛社交,參加了三個社團,只要有活動,都會去打個醬油。我樂意留別人的電話,曾幾何時,我把留到別人電話數量當成炫耀的資本。

我待人熱情,對人誠懇,卻總是被忽略。他們只有在打雜的時候,才會想到這個社團還有一個我。那段時間,雖然很多場合都有我的存在,但永遠不是核心,別人也不太願意跟我交朋友。

可活動後,留下打掃衛生的,永遠是我。

一次,認識了學校的一個老師,那年我還是個學生,屁顛屁顛的大半夜去他辦公室,只是因為他跟我說,晚上他一個人在辦公室值班。

他跟我聊了很久,沒有深聊,只是表面膚淺的交流了十幾分鐘,他告訴我,他是負責學校入黨工作的。

我聽的很認真,臨走前留下了他的電話,還送了帶來了的兩袋水果。

後來我入黨寫申請書,那時不知道可以在網上下範本,傻裡吧唧的發短信找他幫忙,他卻冷冷的回了一條:我沒空。

其實我在很多場合都遇到過了這樣的拒絕,你以為你和對方留了電話存了微信,應該彼此能幫忙,卻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只有關係平等,才能互相幫助。

這個故事沒完。

幾年後,我已經是一名英語老師,深夜接到了一個電話,正是幾年前的那位老師。

他笑嘻嘻的跟我寒暄了兩句,很快就聊到了正題:竟然是找我介紹靠譜的英語老師,希望私下能給他的孩子上一節課。

那段時間,我每天都在上課,白天勞累困頓,晚上暈頭轉向,加上想到過去的種種,於是我只是搪塞了,改天我看看,就匆匆掛了電話。

當然,我什麼也沒幫他。

後來我忽然想到這件事,為什麼我沒有幫他,或者說,很久以前,他為什麼不肯幫助我。

答案很簡單,除去彼此的感情,能讓對方幫自己的根本條件,是你能提供等價的回報。換句話說,過去我是個學生,沒法給他提供等價回報;而之後我不需要入黨,他也沒法給我提供等價回報。

而且,我們的感情基礎是零。

事實很冷,但這是事實。

我們總是去參加社交,卻不知道,很多社交其實並沒有什麼用,看似留了別人電話,卻在需要幫助的時候,僅僅是白打了一個電話。

因為我們不夠優秀。

很殘忍,但誰願意幫助一個不優秀的人呢。

所以,放棄那些無用無效的社交,提升自己,才能讓世界變得更大。同時,相信世界上美好的友情,存在於彼此內心深處,安靜的保守著他們。

 

延伸閱讀
小心!過去的成功,會讓自己不由自主地陷進舒服區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