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影中閱讀台中地景 《複身犯》、《揭大歡喜》的未來世界

漾台中
·8 分鐘 (閱讀時間)

《複身犯》導演蕭力修進行現場調度。(圖片來源/漾台中授權轉載,下同)

對於未來,你有什麼想像?是科技發展到極致,可以將多人的意識移植到單一人體?還是物極必反,人類渴望返還一個沒有網路的慢活環境?今年春天上映的兩部電影《複身犯》與《揭大歡喜》,導演不約而同在台中影視協拍小組的協助下,運用台中地景各自表述他們對未來的想像,也開啟我們閱讀城市的另一扇窗。

電影《複身犯》描述一場離奇的意外爆炸車禍,車上5人全數罹難,警方在調查時,竟牽扯出駭人聽聞的連續兒童失蹤案件。由於凶手可能就是其中一名乘客,於是警方協同研究單位,利用意識上傳技術,將5名乘客的人格植入代號193的植物人死刑犯,借腦還魂。5個嫌疑犯、5種版本的「真相」,卻讓案件更加撲朔迷離。

《複身犯》 在公路上找尋未來的線條

導演蕭力修對科技末世題材一向很感興趣,他說,故事雖是虛構,但仍要營造出一種真實氛圍,讓觀眾相信這是10年後的社會樣貌,而隱隱透出的未來感,就藏在電影的線條中。

影片一開始的場景在台中的環港北路,灰藍的天色中,一座座高聳的風車如巨人般排排站,對比著孤獨行駛的小巴士,營造出一種奇妙的科技感,以及強烈的壓迫感與詭譎氣氛,之後巴士失控翻覆爆炸,帶出後續一連串事件,也緊緊吸住觀眾的目光。

曾在台中半工半讀了6年的蕭力修,對於台中地景的改變十分敏感,他為了勘景,尋訪好幾座城市,發現台中的文化建築變多,視覺線條也變得豐富。以台中影視協拍服務網「場景資料庫」的中央公園為例,周邊敦化路二段有許多流線及圓弧結構的陸橋和造景,很符合他對電影「既未來、又寫實」的要求,因此便在協拍小組的安排下,成為拍片場景之一。

此次劇中一場飛車追逐戲,就在敦化路二段上。死刑犯(楊祐寧飾)載著女科學家(張榕容飾)飆逃,警察(李銘忠飾)緊追在後,一路上死刑犯不斷「人格上身」,變換著一個又一個角色,大大考驗著楊祐寧的演技。

「除了演員挑戰很大之外,公路戲的拍攝也是這部戲最重要、最困難的地方。」蕭力修說,拍公路戲最怕干擾,尤其敦化路這段飛車戲距離並不短,拍起來也不是兩車競逐那麼簡單,有些搭配棚內拍攝的車窗外景素材,還需要以特技飛車的動作錄製,同時還要出動空拍機,陣仗非常龐大。還好有台中影視協拍小組協助封路,才能清空車道,在不影響交通的情況下,讓劇組利用兩個晚上有效率地完成。「不僅如此,電影一開場的環港北路還有一場巴士爆破戲,同樣也是請協拍小組封路,只有一次機會,一定要畢其功於一役才行。當天所有攝影機都上場,連手機也用上了呢!」

中港系統橋並列的柱狀橋墩與轟隆隆的車流聲,映襯著女主角 張榕容對於未知的無助。

電影中的飛車追逐,最後在緊急煞車中,車子奔入中港系統橋下而告終止。這段高架橋也是一個接一個的圓形與弧線結構,從並列的柱狀橋墩往上看,彷彿直上雲霄;而橋上轟隆隆的車流聲,也凸顯了女主角對於未知的無助,蕭力修還特別現場收音供後製使用,讓聲音和地景共譜未來感。

《揭大歡喜》 在廢墟與老樹中連結過去與未來

在台中市另一端的百利舊書坊,導演陳宏一正為《揭大歡喜》勘景,這個縱深極長的二手書店,整棟透天厝面積超過200坪,藏書超過百萬冊,進入裡面像是在迷宮尋寶一般,完全滿足他想要的風格。

《揭大歡喜》的靈感來自莎翁喜劇《皆大歡喜》,由魏瑛娟、陳宏一共同執導。魏瑛娟顛覆400年莎翁劇史,將當時所有角色只能由男性扮演的傳統,全部改為由女性飾演,並預言不久的未來「無性別、無網路」將蔚為風潮,還將西門町變成「C門町」,成為不受網路干擾的愛情天堂。全片運用了動畫、漫畫、字卡和電玩等元素,充滿著末世代的烏托邦狂想;而片中男主角由謝沛恩飾演,女主角郭雪芙則為愛扮成男生,兩人帥氣程度媲美當年的《梁山伯與祝英台》,話題性十足。

台中影視協拍服務網的「場景資料庫」有147個台中地景可供拍攝申請,不過陳宏一卻挑了許多名單之外的「老地方」,並在影視協拍小組的熱心連繫下,順利進入拍攝。

藏書超過百萬冊的百利舊書坊,進入裡面像是在迷宮尋寶一般,滿足導演所要的「魔幻感」。

「原本我們打算在台北西門町拍攝,但後來覺得不夠有趣,何不創造一個想像的C門町?」陳宏一笑道,當他看到百利舊書坊的資料和照片時,就決定到台中拍攝了!「我們一再叮囑老闆不要做任何更動,但他還是好心整理了一番,反而失去了原有的味道,我們只好又花兩個小時恢復原貌,成為劇中『谷歌書店』的場景。」

在他的眼中,這些令人驚豔的老地方具有一種時空魔幻感,除了百利舊書坊之外,還有潛能劍道館、紅不讓撞球館,都變成男女主角尋找父親的線索關卡,也是電影高談愛情闊論的重要場景。

《揭大歡喜》導演陳宏一(左)、魏瑛娟(右)。

而以廢墟改造而成的植光花園酒店,更貼近陳宏一對於未來的概念。它原是一棟50多年的老建築,曾是飯店、KTV及遊藝場,在沒落荒廢許久之後,以一種「在斷垣殘壁中復活」的姿態重生,從裸露的原建築紋理便能感受時光痕跡,而在水泥牆中的植栽則能感受生命力。「你不覺得很酷嗎?末日後的未來烏托邦會是什麼?拋棄科技,回到過去思考?還是把過去的當成現代?」

台中公園則是另一個跨世代的觸動,魏瑛娟說,公園裡的池水、湖心亭和百年大樹,見證了從清末、日治到今日的光陰遞嬗,置身其中,對於時空也會特別有感觸。電影中的兩兄弟一個信仰現代科技,一個崇尚簡單生活,就像當代城市與無網路特區的對壘,讓人不由得重新思考生活的價值與幸福的意義。什麼是新?什麼是舊?經過時間的淘洗,什麼東西才是永恆?這也是她想在電影最後拋出的提問。

在台中市政府的協助下,《揭大歡喜》終於如願在豪宅拍攝。

一個台中 兩種表述

《複身犯》與《揭大歡喜》都在台中取景,然後各自賦予未來不同的想像──蕭力修試圖藉由複身犯這個「怪物」,剝除人們對於陌生事物的主觀意識,對社會多一些同理心;魏瑛娟則藉由片名的「揭」字,揭示一種新的想法,為「陰陽調和」、「男歡女愛」賦予世紀新解。

有趣的是,他們都不約而同提到在台中拍片的幸福感。陳宏一很感謝台中市政府的住宿補助與場地協調服務。他笑著說,其實這部片最大的困難點是拍攝豪宅,豪宅主人多半重視隱私,不願意開放,但協拍小組幫忙介紹「親家雲硯」的管委會給劇組認識,在他們的熱情接待下,大家不但順利拍完,也享用了豪宅內部設施,甚至還吃了大餐,簡直以為到了天堂!蕭力修對協拍小組的服務熱忱也是印象深刻,對於影片中的場景申請,他們幾乎是有求必應!「希望未來台中市政府還可以發掘更多台中地景,讓我們拍更多的電影。」

本文轉載自《漾台中》。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此>

更多信傳媒報導
郭文貴爆馬雲露臉和楊雄死亡神秘關聯 習決心20大之前要打台灣
台灣每年250萬人長期失眠!睡眠專家:8個幫助睡眠的好習慣
小心!長期壓力將引發全身慢性痠痛 揭開纖維肌痛症的成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