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與仇亞暴力

葉家興
·3 分鐘 (閱讀時間)

去年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期間仇亞犯罪事件大幅增加,戴口罩的亞裔動輒成為語言和肢體霸凌的對象。今年以來,原以為在疫情趨緩及川普總統下台之後,仇亞暴力現象會緩和。誰知在紐約第1季的仇亞犯罪已相當於去年一整年的數字。

3月16日發生在亞特蘭大的連環槍擊案,8名死者中有6位是亞裔女性。27日,全美約60個城市舉行反對仇視亞裔大遊行,孰料,遊行結束後,紐約街頭、地鐵就發生了多起針對亞裔的攻擊事件。

其中一個在Kosciuszko街地鐵站,一名疑似亞裔乘客遭非裔男性暴毆的影片在網路瘋傳,並引致紐約市仇恨犯罪小組在推特上公開緝凶。

去年由於白宮處理疫情失控,川普總統將病毒與中國掛勾,在各種場合反覆強調「中國病毒」、「功夫病毒」、「中國瘟疫」。連知名籃球球星林書豪都作證,NBA和球場上就有人喊他「中國病毒」。

而威脅也波及到其他亞裔,洋基隊的王牌投手田中將大就在去年返回日本,因為歧視讓他「很害怕在美國住」。

川普總統版本的「中國威脅論」,主要強調中國人搶走了美國人的工作。而拜登總統則從戰略對手的角度渲染「中國威脅論」。上任不足百日,他拉攏盟友製造輿論,以新疆「種族滅絕」來制裁中國。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崛起的中國成了美國各種社會矛盾的出氣口,以致爆發歷史上最嚴重的歧視和仇恨亞裔風潮。

綜觀歷史,亞裔移民在北美就是歧視與反歧視的歷史。1980年代,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美國社會掀起排日風潮。1982年,華裔陳果仁在酒吧中被誤認為是日本人,遭兩個美國人活活打成重傷致死,此事件造成全美亞裔罕見的大團結,進行了反歧視抗爭。然而10年後,1992年洛杉磯暴動中,又有暴民無差別襲擊亞裔。

全球化年代之後,中國大陸快速崛起,成了美國在地緣政治上的新對手。共和黨利用飯碗,民主黨利用人權,反覆點火「中國威脅論」。加上新冠疫情摧毀了大量實體經濟的就業職位,在美國內部各種矛盾充斥,包括種族衝突、貧富惡化的當下,亞裔又成了無辜的「替罪羔羊」。

在美國走紅的華裔脫口秀演員黃西,以個人表演經驗為例指出,十多年前60%美國人對中國有好感,最近反而有70%美國人敵視中國。他相信:「只有當美國能夠真正平等對待其他國家的時候,美國的白人才能夠平等對待本國人的少數族裔。」

黃西認為,當今美國國內及整個世界的種族歧視的根源,就是殖民主義。這種幾個世紀積澱下來的優越主義心態,被政客煽動的後果不堪設想。遺憾的是,民粹是最廉價的催票工具。在可預見中美戰略衝突難解的未來十年,仇亞心態恐怕仍將在大西洋彼岸的上空鬼影幢幢。

拜登總統在3月19日與亞特蘭大亞裔社區領袖會面後,呼籲國會盡快通過「新冠仇恨犯罪法案」,希望加強司法部對新冠病毒相關仇恨犯罪的監管、支持各州和地方執法機構統計和報告仇恨犯罪個案,並幫助亞裔社區獲取相關資訊。縱使只是治標不治本,但從政治正確的角度來說,也是不得不然的動作。希望至少能發揮杯水車薪的成效,還給亞裔美國人免於恐懼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