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地起價我最大2/成本大增40%業者不敢告 就怕吃到「財務歸零膏」

·2 分鐘 (閱讀時間)
聯合再生能源去年與韋能能源簽署合作備忘錄,將攜手開發太陽能電廠,如今卻對簿公堂。左圖左為聯合再生能源董事長洪傳獻。(圖/翻攝自台灣好報網站、違能能源官網)
聯合再生能源去年與韋能能源簽署合作備忘錄,將攜手開發太陽能電廠,如今卻對簿公堂。左圖左為聯合再生能源董事長洪傳獻。(圖/翻攝自台灣好報網站、違能能源官網)

據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公會統計,目前共400多家系統業者因太陽能模組漲價受害,光是前3大受害系統業者──韋能能源(新加坡商)、開陽能源與寶晶能源的裝置容量就高達180MW(千瓩)至190MW,其中韋能能源約有70MW,開陽能源與寶晶能源加總則超過100MW。

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公會理事長蔡宗融指出,原物料鋼材、鐵漲價4至5成,進而增加系統業者成本。(圖/中鋼提供、開陽能源提供)
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公會理事長蔡宗融指出,原物料鋼材、鐵漲價4至5成,進而增加系統業者成本。(圖/中鋼提供、開陽能源提供)

本刊調查,韋能能源是亞太地區最大的再生能源開發商,日前考量公司制度與公司治理,且認為聯合再生能源事涉重大毀約,已採取法律途徑提告;至於開陽能源、寶晶能源則已寄出存證信函,要求合作的太陽能模組製造廠履約。記者截稿前有系統廠商表示模組商有進行連繫,但雙方目前仍無結果。

因不滿模組製造廠胡亂漲價,系統業者要求政府開放模組進口,卻遭模組製造大廠聯合發聲明反對。(圖/翻攝自鉅亨網)
因不滿模組製造廠胡亂漲價,系統業者要求政府開放模組進口,卻遭模組製造大廠聯合發聲明反對。(圖/翻攝自鉅亨網)

太陽能模組製造廠以原料硅片(矽片)漲價為由,3月起漲至今逾4成,大多數小型系統業者為了讓工程趕快進行,只能咬牙接受太陽能模組漲價,「光是這波漲價,模組成本就多花了2,000萬元;我們除了得考量工程進度能否持續推進,也得讓原訂的財務規畫能夠配合獎勵,只好忍痛被『坐地起價』。」

寶晶能源也是此次模組製造廠漲價的受災戶,該公司已寄出存證信函,控告模組製造廠違約。圖為寶晶能源升壓站。(圖/黃威彬攝)
寶晶能源也是此次模組製造廠漲價的受災戶,該公司已寄出存證信函,控告模組製造廠違約。圖為寶晶能源升壓站。(圖/黃威彬攝)

一家小型系統業者坦言,一旦走上法律途徑,一來擔心拿不到錢,二來訴訟期很長,可說是曠日費時,就怕吃到「財務歸零膏」。

一家小型系統業者出示與聯合再生能源人員的對話紀錄,指出聯合再生能源漲價態度強硬,他只好咬牙買單,並附上發票證明模組價格上漲。(圖/讀者提供、王永泰攝)
一家小型系統業者出示與聯合再生能源人員的對話紀錄,指出聯合再生能源漲價態度強硬,他只好咬牙買單,並附上發票證明模組價格上漲。(圖/讀者提供、王永泰攝)

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公會理事長蔡宗融分析,「系統業者使用的鋼材及鐵材價格,分別上漲了4成及5成,基樁也調高了3成,模組則有約2至4成的升幅,計時工資也大幅增加3成。整體而言,系統業者的成本硬生生增加3至4成,所有業者都高喊活不下去!」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坐地起價我最大3/價漲要補貼價跌不改合約 台灣太陽能模組廠賣全世界最貴舊產品
同島不同命2/醫院財務吃緊難籌退休金 設鴻門宴要急診醫「共體時艱」減6萬薪
準爸爸難為2/獨家 擔憂收入不夠養小孩 黃少谷轉服務業受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