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道與深谷之間

林佳樺
中國時報

這是一周以來的第五夜,早早梳洗沐浴,在腦中設想各種拍照姿態。凌晨兩點,我架好攝影機及燈光,準備自拍身體,為了素描課「認識自己」的作業。此時家人已沉睡,還給書房一片靜謐。

安靜時刻到來,心中反而湧現雜音:拍全身?聚焦上半身?燈光明暗適當嗎?不是沒看過半裸的自己,但多了相機,彷彿有雙晶亮貓眼在那兒偷瞄。我拿一只毛毯墊在書房椅上,想包覆肌膚的些微不自在。

五天下來,我由起初幾秒之內速照全身,到拉長時間聚焦拍攝鎖骨、側身、肚臍、腰臀、腿。前兩天,畫面中的身體像木偶,呆愣、沒有表情,雙腿平行站直。衣服是身體的魔術師,著衣的我還會俏皮地比YA與愛心,但這些姿勢,像是大腦下令的反射動作,少了衣服的附著,身體最想擺出何種姿態呢?雙手插腰睥睨?或是風情萬種地回眸?衣服也是身體的殼吧,隔著這一層,我很少細聽身體真正的聲音。

於是我說,深呼吸,放鬆,右膝側跨到左腿上,若緊張,就抓毛毯,你是獨一無二的。兩週前,被問及最喜歡身體哪一部份?我愣住了,我從未不喜歡自己的身體,但不喜歡,不代表是以愛的眼光來看待。

拍照,是與身體的對話,我對著相機中的自己說,身體再柔軟些,雙腿奇蹟似地放柔,漸漸地曲成兩彎流水;細觀長髮半掩的胸前丘壑下緣的暗影、鎖骨間凸出的肌理及凹陷穴洞,想像鎖骨成了一只淺碟,四周都淡成了景深。幾天下來,發現自己最喜歡側腰到臀部的坡度曲線,也敏銳感受到半裸肌膚較著衣時,更能察覺空氣中濕度與涼意的些微變化。漸漸能自在地面對鏡頭時,我思考著要擺出何種神情?觀看成品時,驚覺表情自有主張,五官和身體,彼此是心意相通的。

這個作業是全新體驗,平時以為滿會擺姿勢的我,面對半裸身軀竟會無措;也有了嶄新體悟,原來少了衣服附著,身體會呈現類似「空」的狀態,如此更能飽滿地吸附空氣中的細膩觸感。身體真是個祕密通道,相機是開啟通道的鑰匙。

五天下來,常會聚焦在自己腰臀間的曲線,那凸起的爬坡與低窪縱谷間的柔滑,在昏暗燈光下,有著神祕的彎線與光影,配上昏黃燈泡打在肌膚上的明暗,呈現日落般深邃迷人的色調。我喜歡日落,溫暖又不會曬傷,那是穿上衣服、武裝自己後,很少表現出來的柔度。

曾做過一個測驗,那是國外一人體彩繪師和搭檔多年的攝影師合作的十八張照片,每張影像中會有一位裸女納入自然景觀,依靠人體彩繪和自然環境融合的效果來拍照,這十八張照片都沒有修圖,測試者試試看能找出幾位女人?一般人能找到六位,找到九位以上是聰慧者,十四位以上是高智商高情商。

我是低於平均水平,起初,彷彿綜合了近視、老花及散光,只看出四張照片中隱藏著女人,其餘相片中,景只是景。一連幾天繼續觀察,我由發現裸體女人的興奮,進而思索創作者為何要將照片中的人擺成這種姿勢,這樣的構圖更美嗎?為何要將身體與佈景的顏色調得近似?是為了訓練觀察力嗎?觀看照片時,竟有個想法:身體似乎本來就應該與大自然融為一體;倘若構圖是用對比色突顯焦點,效果又會如何呢?

連續幾天自拍身體,很像這個測驗,由起初的「看不太到」,到後來,每天都有不一樣的眼睛在看待身體,不論外在、內在。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