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亞衝突:非洲「小中國」戰局轉折 對大國博弈的可能影響

·5 分鐘 (閱讀時間)
Children, who fled the violence in Ethiopia's, Tigray region, wait in line for breakfast in Mekelle
聯合國警告埃塞俄比亞戰亂地區可能引發涉及至少5百萬人的嚴重饑荒等人道危機。

埃塞俄比亞內戰持續半年多後出現重大轉折,被指為叛軍的提格雷軍隊重新佔領提格雷州首府並不斷推進,埃塞俄比亞政府宣佈單方停火。

埃塞俄比亞位於具有戰略地位的非洲之角,人口上億,在非洲政治、經濟影響巨大,其局勢和走向也將在國際間帶來更為廣泛的影響。

內戰「轉折點」?

28日,提格雷地方武裝奪回了對提格雷首府默克萊市的控制權,引發街頭慶祝活動,迫使中央官員逃離。

當地居民告訴BBC,街頭出現歡慶場面,人們施放煙花,揮舞著旗幟,慶祝叛軍勝利。

2020年11月,提格雷地方拒絶埃塞俄比亞中央提出的政治改革方案後,政府軍攻佔該州軍事基地及首府。與提格雷地方武裝的衝突持續半年後,埃塞俄比亞中央政府稱,在該地區實施人道主義停火。

BBC在內羅畢的記者努尼斯分析說,「反叛力量」控制默克萊後,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除了宣佈停火之外看似沒有其他更好選擇。但是,將停火原因稱為「人道」,政府是在「試圖保住臉面」。

不過,提格雷武裝方面並不接受,並向國際媒體表示,要一直戰鬥下去直到將「侵略者」全部趕走。

在奪回首府後,提格雷軍隊又重新佔領了與埃塞俄比亞軍隊配合的鄰國厄立特里亞軍隊佔領的提格雷州重鎮夏爾。

埃塞俄比亞這場內戰已造成數千人死亡,35萬人陷入饑荒,200多萬人流離失所。

記者說,國際社會也在密切關注政府宣佈的停火能否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轉折點,特別是人道組織能否開始自由進入衝突地區,向當地人提供必需的食品等物資。

埃塞俄比亞衝突背景

與多數其它國家不同的是,埃塞俄比亞因為民族眾多,憲法也允許地方有巨大的自治甚至獨立權力。這也是提格雷問題的一個背景。

2020年,在新冠疫情之下,埃塞俄比亞中央政府與提格雷地方政府因為國家權力分配、民族矛盾等等方面的分歧,在沒有找到政治解決的途徑後兵戎相見。

總理阿比領導的亞的斯亞貝巴政府軍向提格雷州派遣軍隊,對當地軍政力量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進行大規模圍拘捕,對提格雷州實施全面封鎖,甚至阻止人道援助物資進入。

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過去領導人曾通過學習中國共產黨「農村包圍城市」的經驗,將其利用到埃塞俄比亞80年代之後的內戰中,並曾奪取全國政權後長期成為執政核心政黨,直到2019年12月埃塞總理阿比成立新執政黨,把提人陣排除在外。

在被阿比領導的政府擠出中央權力中心並受到武裝攻擊後,提格雷當地武裝放棄提格雷州首府,重新走回「上山打游擊」的道路。

國際社會關注

埃塞俄比亞發生的內戰和混亂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

埃塞俄比亞政府軍未能控制提格雷主要人口生活的提格雷農村地區,但對當地實施了嚴格封鎖,甚至切斷手機信號。在戰爭中無法進行生產活動的人又失去了國際糧食援助,可能發生大規模饑荒。

聯合國從難民署、人權事務到人道主義事務等多個機構都對這一飽受戰爭肆虐地區的局勢惡化表示擔憂。

6月30日聯合國表示,向提格雷地區提供救援迫在眉睫。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說,需要立刻開放公路、允許人道救援航班運送物資,當地有三萬多名兒童「面臨即將喪命的危險」。

2021年6月中旬,在倫敦舉行的西方七國集團峰會也對提格雷局勢表達關注,呼籲埃塞俄比亞政府立即停火,允許西方七國的人道援助機構進入提格雷地區。

A tank damaged in fighting between Ethiopian government and Tigray forces is pictured near the town of Humera, Ethiopia, March 3, 2021
2020年11月,在提格雷叛軍拒絶埃塞俄比亞中央提出的政治改革方案後,政府軍攻佔該州軍事基地及首府。

西方與中俄

作為非洲大國,埃塞俄比亞長期以來也在東西方大國之間徘徊,從最早埃塞俄比亞親西方的塞拉西皇帝,到親莫斯科、在埃塞俄比亞實行社會主義的總統門格斯圖。

最近20多年裏,隨著中國在國際政治經濟中影響不斷上升,中國對埃塞俄比亞的政治經濟也有了很大影響力,特別是中國對埃塞俄比亞有很多投資。

埃塞俄比亞也曾模仿中國很多經濟和社會發展經驗,因此獲得「非洲小中國」的外號。

Refugees from the Tigray region at a refugee camp in Sudan
數萬提格雷人在戰爭爆發後逃往鄰國蘇丹,使得埃塞俄比亞內戰影響到東非鄰國。

BBC非洲事務記者安德魯·哈丁表示,西方國家曾經因為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上台後主張民主化歡呼,阿比上台後因為與鄰國厄立特里亞以政治方式解決國家衝突矛盾還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但是阿比近年來政治專權、特別是試圖以武力方式解決提格雷地區的衝突,給西方國家無疑敲響了警鐘。

因此,在2021年6月倫敦西方七國集團峰會上,就埃塞俄比亞多個地區暴力升級、地區和種族分裂加劇,美國總統拜登警告阿比,美國、英國和愛爾蘭呼籲聯合國安理會就此舉行緊急會議。

但埃塞俄比亞官員憤怒反擊西方的指責,批評西方國家干涉和傲慢。

在6月29日的例行記者會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說,對埃塞俄比亞政府宣佈在提格雷州單方面停火表示歡迎,支持埃塞各方「通過政治對話實現民族和解」,相信埃方「有能力處理好內部事務」。

BBC非洲事務記者哈丁說,埃塞俄比亞已經是中國和俄國重要的經濟盟友,現在在政治上也可能進一步向中俄傾斜。

從埃塞俄比亞政府宣佈單方面停火的現實來看,埃塞俄比亞政府對目前國際、國內壓力還是做出了一定程度的讓步。但提格雷的問題最終將如何解決,仍取決於各方做出何種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