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民盟主席三人爭雄 對待中國均有何見解?

李魚 綜合報導
·7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德國執政的基民盟本周五、六兩天以視訊遠程形式舉行黨代會,在目前3名候選人當中選出黨主席。德廣聯(ARD)委托的一項調查上周五(1月8日)公布了對3人的民調支持率,梅茨(Friedlich Merz)獲得29%,拉舍特(Armin Laschet)與呂特根(Norbert Roettgen)持平,分別是25%的支持率。

基民盟黨主席很可能就是下屆德國總理,因此,這一人選的確立意義重大。那麼,他們三人在對華政策方面持怎樣的立場,都有過哪些表述?

拉舍特:在制度競爭背景下闡述對華關系

作為人口最多的一州之長,拉舍特有關中國的言論多為代表州政府的官方表態。2019年9月,他以北威州州長身份會晤中國駐德大使吳懇,強調雙邊的貿易往來,加強經濟合作以及科技文化教育領域的交流。

拉舍特偏愛使用描述宏觀世界的“大詞”,“中國崛起以及與此相連的地質構造上發生的地緣政治偏移”曾是他的相關話語。中國議題在他那裡是在全球體制競爭的背景下得到關注。

今年年初接受《法蘭克福匯報》采訪時,拉舍特談到接種疫苗領域的國際合作,提到中國時這樣說道:

“我們正在同中國進行著一場制度性競爭,中國對抗疫情使用嚴苛的監控手段,這些手段跟我們西方遵從的人的概念背道而馳。”他說,不過,西方國家的民眾必須迅速接種疫苗,同時,為貧困國家做好接種的准備。“自由社會進行的這場制度性競爭還未能產生勝者,”因此,歐盟必須同美國新政府一道共同完成這項任務。

西方同中國的制度性競爭此後得到進一步明確,在1月6日,《世界報》整理了他在該報歐洲峰會的一個發言。談到中國時,他說:

“我們面對一個全球性的問題,這便是:“哪種社會模型更為成功?如果最終的結果是像中國這樣的威權國家更快地擺脫了疫情,並以最快的速度恢復了經濟增長,而歐洲和美國的自由社會模式卻暴露出無能為力,那麼,我們在不同社會制度的競爭中先輸掉了非常重要的一局。”

梅茨:以同中國的經濟競爭警告歐洲

目前民調支持度最高的梅茨,曾在2009年至2019年間擔任旨在促進大西洋兩岸關系的“大西洋橋梁”協會主席。他認為,在所有大西洋兩岸政策中,就重要性而言,中國議題應該居首。梅茨曾是政界強人,2000年至2002年時曾任聯盟黨議會黨團主席。

今年年初,梅茨對德新社表示,“我不願看到一個必須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做出抉擇的情況出現。”

1月8日,梅茨發推文強化他的立場:

“我們尤其低估了中國在歐洲的強權意志。我們應該降低德國經濟對中國市場的依賴程度,利用美國政權轉換的機會,制定一項共同的對華戰略。”

隱退政壇的年月裡,梅茨“下海經商”,最引人矚目的是2016年至2020年擔任黑石集團監事會主席。梅茨有關中國的論述,大部分以警告形式出現,用中國成就來警示歐洲,從全球經濟融合的角度,評論TPP失敗、RCEP的簽署,再到歐盟在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談判上的遲緩以及拖延,而後果顯而易見:歐洲敗退的話,中國將見縫插針,得到好處。

拉美多國同歐盟的南方共同市場的談判,雖然雙方達成了原則性一致,但文本的最終版本尚未落實,而簽署並議會批准生效更遙遙無期。這一背景下,梅茨寫道,歐洲人可能迎來TPP的相同命運:

“歐盟同南美國家之間的所謂的南方共同市場協定(Mercosur)很可能夭折,而就在去年這份貿易協定還在布魯塞爾備受歡呼,現在卻即將被放棄。強大的抵抗首先來自環保領域。如果南方共同市場協定失敗了,中國便會見縫插針,佔領原本為歐洲設定的地盤。在那裡,中國已在絲綢之路框架內同14個拉美國家簽署了協定。相對而言,很少提及熱帶雨林,很多涉及的是投資和獲取原材料。沒有南方共同市場協定,我們歐洲人不僅將放棄雙向的市場准入,20年的艱辛談判之後,我們在世界的這方土地上,還告別了我們作為嚴肅會談伙伴的地位。”

呂特根:全面闡述對華政策

呂特根現任聯邦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前聯邦環境部長。2012年輸掉北威州州長競選後被默克爾總理罷免。在三位基民盟黨主席候選人當中,呂特根對華政策表述得最清晰、最具體。

1. 讓中國聲譽受損,而不是對華經濟制裁

去年12月香港反對派活動人士黃之鋒等被判刑之後,呂特根表示,要讓中國為此付出“最大程度的聲譽代價”。他對《世界報》說,“德國、歐洲乃至西方還可以做的更多,不斷點到他們的痛處,讓人們關注到中國撕毀條約、以及我們為釋放反對派活動人士做出的努力。”

去年7月《香港國安法》生效後,呂特根接受德意志電台訪談時談到“話語”的重要性,指出“有關中國,經濟制裁毫無意義,其它可能性我也沒看到。”但他說,中國對其國際形象和海外聲譽有著高度的敏感,“這在抗疫期間到處都能看到。”他建議,如果中國撕毀協定,踐踏自由,“我們至少可以在它敏感的地方,增加中國的聲譽成本,施加壓力。不可小看這一措施的力量。我們必須這麼做,而德國在這方面做得還太少。”

2. 反對華為參與德國5G建設

呂特根希望在5G建設問題上形成一個統一的歐洲政策,在這個框架下優先使用歐洲產品。他對Politico說,這涉及到主權和國家安全。

呂特根在2019年時要求在建設5G的問題上必須給議會發言權。他說在關乎“國家安全”的重大議題上,必須進行公開討論,並最終由聯邦議院做出決定。

2020年5月對《世界報》的訪談,顯示他排除華為的決心,“我們應該加緊努力,在建設核心基礎設施領域,即我們數字化神經系統,擺脫哪些受中國國家影響的企業。”

2020年7月英國做出排除華為參與5G網的決定後,呂特根認為其政策得到部分證實。他繼而希望默克爾政府做出進一步保護德國網絡不受外國影響的決策,在他看來,華為目前沒有滿足相關條件。

3.間接否定南海巡邏建議

呂特根認為一個共同的歐洲對華政策不能是“敵意”的,而應該由“現實主義”主導。

在回答德國海軍是否應該參與南中國海巡邏時,呂特根間接做了否定的回答。他認為,自由航行屬於國際法的基本原則範疇,對於德國這樣一個出口大國而言,具有重要意義。德國應該有所作為。“但同時,從德國的視角看,鑑於目前的能力,還存在其它更亟待滿足的需求。”

4.對中歐投資協議保持警覺

中歐投資談判結束、雙方取得原則性共識之後,呂特根尤其對強制勞工條款表示異議。因為投資保護協定的文本還沒有公布,呂特根無法評論細節內容,但他說就已經知曉的有關強制勞工的協議規則,“讓人警覺”。

如果中國只是承諾“付出努力”,就等於接受強制勞工。他說,“很難想象歐盟會簽署這樣一份間接允許強迫勞動的協議”,在這方面,歐盟決不能顯示寬容,更何況,在新疆存在強制勞動營的情況。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李魚 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