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憂——本世紀全球氣溫將升高3攝氏度

·10 分鐘 (閱讀時間)

如果全球氣溫上升3攝氏度,我們將面臨怎樣的生態環境?

神譯局是36氪旗下編譯團隊,關注科技、商業、職場、生活等領域,重點介紹國外的新技術、新觀點、新風向。

編者按:全球變暖不知不覺間變成了一個耳熟能詳的話題,好像距離我們的真實生活又近又遙遠。當全球變暖帶來的危害沒有切實發生在個人身上時,我們便不能清楚的認識到它的嚴重性。這篇文章闡述了多個權威機構和專家對全球變暖形勢的預測,希望對您有啟發。本文來自翻譯。

本世紀,地球的氣溫極有可能平均升高3攝氏度(5.4華氏度),這將是災難性的氣候變化。

對這一災難,科學家們的看法相同,認為在一個極其炎熱的世界裡,致命的熱浪、大規模的森林大火和破壞性的暴雨將比現在來得更頻繁,對人類的打擊也會更加猛烈。海洋的溫度也將變得更高、酸性也將變得更強,這會導致魚類數量減少,並很可能導致珊瑚礁的滅絕。全球變暖帶來的現實將是,生活在地球上的大約四分之一的物種可能會滅絕或走向滅絕。海平面不斷上升,海岸線不斷外擴。在世紀交迭之時,南卡羅來納州的查爾斯頓、市場街(Charleston, South Carolina’s Market Street),羅德島州的普羅維登斯(downtown Providence, Rhode Island)和休斯頓的航天中心(Space Center in Houston)將被淹沒。

正如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氣候學家丹尼爾·斯溫(Daniel Swain)所說,所有這一切都將是糟糕的:“它會對人類有害,它將破壞生態系統、破壞我們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球系統的穩定性。”

專家們無法確切地說出這種災難性的未來到底有多大的可能性,因為這取決於人類如何緩解日益惡化的氣候危機,特別是在未來十年內的行動。對於參加本週末在格拉斯哥舉行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的世界各國領導人來說,如果他們不同意採取更積極、更直接的措施來限制溫室氣體排放,這種未來很可能會成為必然。

在巴黎氣候協議中,控制全球氣溫的統一目標是阻止氣溫上升超過2攝氏度(3.6華氏度),理想狀態是不超過1.5攝氏度(2.7華氏度)。但目前,升高值正朝著理性控制目標兩倍的數值前進,可能會達到災難性的3攝氏度。

佐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Tech)的氣候學家,也是最新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報告的作者之一的金·柯布(Kim Cobb),向BuzzFeed新聞透露:“我擔心沒有科學政策,我擔心那個雄心勃勃的統一目標無法實現。本世紀末,我們將面臨一個氣溫升高3攝氏度的世界,坦白講,這幾乎是不可想像的。”

那麼,升溫3攝氏度後的地球會是什麼樣子呢?以下3種情形極有可能發生。

1.全球氣候將比目前更熱

測量未來變暖的起點不是現在,而是在19世紀末,從那時開始就可獲得可靠的全球溫度記錄。一個多世紀後,由於二氧化碳和甲烷等化石燃料污染物在大氣中積累,地球溫度已經上升了1攝氏度(1.8華氏度)多一點。這只是平均水平,有些地方已經變得更熱了。

在已經增加了1攝氏度以上的基礎上再增加2攝氏度,地球將變得更熱,而陸地上的溫度也會格外更高。這是因為:地球表面大約70%被水覆蓋,水變暖的速度要比陸地慢。

丹尼爾·斯溫解釋說,“如果整個世界變暖3攝氏度,所有陸地地區的變暖幅度要比3攝氏度高得多。”

根據突破研究所(Breakthrough Institute)的氣候科學家和能源系統分析師澤克·豪斯法瑟(Zeke Hausfather)的觀點,陸地上的平均溫度可能會額外升高1.5攝氏度左右,即陸地整體溫度可能會升高4.5攝氏度。而且北極可能會更熱,北極的升溫速度已經是地球其他地區的三倍左右。

如何去設想我們生活的地球會變成什麼樣子,一種方法就是要考慮當地溫度達到或超過35攝氏度(95華氏度)的預計天數。本世紀初,根據氣候影響實驗室的模型,各地經歷的35攝氏度及以上高溫天氣的時間分別是,亞利桑那州(Arizona)大約116天,德克薩斯州(Texas)大約43天,佐治亞州(Georgia)大約11天,蒙大拿州(Montana)大約6天,馬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只有1天。

到2100年,如果全球平均氣溫上升3攝氏度,基於相同的分析,各地經歷35攝氏度以上高溫天氣時間攀升的最小范圍估計是:亞利桑那州179至229天,德克薩斯州135到186天,佐治亞州85到143天,蒙大拿46到78天,馬薩諸塞州26到66天。

2.各種災難發生的頻率及強度將激增

就在今年夏天,西北太平洋的熱浪帶來了類似死亡谷(Death Valley)的高溫,導致不列顛哥倫比亞省(British Columbia,加拿大西部的一個省,與美國華盛頓州、愛達荷州及蒙大拿州接壤)、俄勒岡州(Oregon)和華盛頓州(Washington)等地數百人喪生。科學家們一致認為,如果沒有氣候變化,這一事件“幾乎不可能”發生。隨後,在田納西州(Tennessee)中部,出現了9英吋(22.86釐米)創紀錄的降雨,造成大約24人死亡。上週末,加州首府薩克拉門托(Sacramento)一天內降雨量超過5英吋(12.7釐米),創下新紀錄。

斯溫說:“我思考的問題是,在一個升溫3攝氏度的世界裡,令人震驚的事件將會是什麼?”

我們真的無法知道確切的答案。但氣候變化後景象的大致輪廓已經很清楚了:極端高溫事件會更加常見,其強度也會更大,同樣,即使是在這個世界上預計會變得更乾燥的地方,暴雨也會更加頻繁,地球上的任何地方都會發生如此變化。

斯溫說:“地球上,最大降水強度不增加的地方會很少。”他又補充道:“在極端炎熱的日子裡,降水強度不增加的地方出現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來自IPCC最新報告的統計數據印證了這一點。19世紀80年代末發生了被認為是10年一遇的極端高溫熱浪事件,在氣溫升高3攝氏度的情況下,此類事件重演的可能性將提升至5.6倍。其結果可能是空調爆炸導致電力成本上升,進而引發電力供應問題。那些沒有冷卻設備的人可能會更加容易中暑。還有水資源短缺的問題;伴隨持續的熱浪,會導致大規模的作物歉收。

類似以前被認為的十年一遇的陸地極端降水事件,發生的可能性也將提升至1.7倍以上。歷史上,這類災害曾造成了道路被沖毀,房屋和企業被淹沒,電力被破壞。

同時,區域性災害發生的頻率和強度也會增加。西海岸(West Coast)會有更久的乾旱期和更大的森林野火,墨西哥灣(Gulf Coast)和東海岸(East Coast)會有更強的颶風。更糟糕的是,一種被稱為“復合災難”的現象可能意味著這些事件會接二連三地發生或同時發生。最近,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的查爾斯湖(Lake Charles)發生的現象就是一個例證,在一年之中,它遭受了多種災難,根據聯邦政府的新聞:首先是連續不斷的颶風,包括一場毀滅性的4級風暴,隨後是冬季風暴,然後是兇猛的洪水。

在一個升溫3攝氏度的世界裡,海岸線將基本消失。在未來幾個世紀裡,海岸線會因海平面的上升而不斷縮小。

至2100年底,海平面預計將平均上升約2英呎(約0.61米)。這對小島嶼國家來說無疑是災難性的。馬爾代夫的大部分地區、百慕大群島的大片地區以及塞舌爾群島的一些島嶼,包括其機場,都可能被淹沒。與此同時,擁有500多萬人口的泰國首都曼谷的大部分地區;合起來大約有200萬人口的三個城市:荷蘭的阿姆斯特丹、海牙和鹿特丹;以及美國墨西哥灣大部分地區,包括新奧爾良和德克薩斯州加爾維斯頓等大城市的部分地區,也會遭受同樣的災難。上述例子是根據氣候中心研究組繪制的地圖得出的,該組織在預測時沒有考慮到當前或未來為應對水位上升而建造的防禦措施。

下一個以及其後的一個世紀水位將繼續上漲。因此,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的氣候科學家羅伯特•科普(Robert Kopp)預計,在未來的2000年,水位將比當前水平高出13英呎至30英呎以上(約3.96-9.14米)。根據氣候中心的繪圖,如果沒有針對不斷上升的水位的防禦措施,那麼大量的水可能會淹沒加州灣區和洛杉磯的部分地區,並改變得克薩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馬州和佛羅裡達州海岸的大部分地區的地貌。

氣候中心首席計算科學家斯科特·庫爾普(Scott Kulp)表示:“在未來升溫3攝氏度的預測狀況下,海平面長期上升,估計全球12%的陸地居住人口,即總共有8億1千萬人口將受到威脅。”

對2100年的預測並沒有考慮到世界冰川迅速融化的可能性,盡管這是可能發生的。但即使是更長期的估計也沒有假設全球冰川完全迅速融化。羅伯特•科普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解釋說:“越是推動地球系統氣溫提高到2(但我們不知道具體是多少)攝氏度以上,我們就越有可能觸發冰川融化過程,從而導致海平面迅速上升。”

3.可怕未知的存在

也許,全球升溫3攝氏度最可怕的事情是無法確定它將如何影響所謂的自然碳匯(碳匯,從空氣中清除二氧化碳的過程、活動、機制):包括植物、樹木、土壤甚至海洋,它們有規律地、持續地從空氣中吸收二氧化碳。如果這些碳匯中的任何一個停止吸收這麼多的碳,那麼更多的碳將停留在大氣中,加劇全球變暖。

還有,更多的長期碳匯中的某一個有很大的消失的可能。例如,現在有一層冰凍的地面,稱為永久凍土,分佈在地球的部分地區,包括兩極。所有這些永久凍土層中儲存的碳加起來比目前大氣中的還要多。隨著地球變暖,永凍層將會融化,將一些碳釋放到大氣中,並在反饋循環中加劇變暖,這是十分危險的。

佐治亞理工學院的科布說:“目前,我們有一半的碳排放被自然碳匯輸送回了地面,這些碳匯年復一年地在以相同的輸送水平運行,因此,作為一名氣候科學家,我對未來非常擔憂,因為我們開始意識到,這些天然碳匯也可能在更高的變暖水平下停止運作。”

正如突破研究所的澤克·豪斯法瑟所言:“問題是,在目前的政策下,即使我們當前普遍認為世界氣溫將上升3攝氏度,也不能排除全球氣溫將上升4攝氏度的可能性。”

譯者:甜湯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