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上場下的巨大應援能量,誰能接下男網BIG3營造出的「全球主場」文化

·7 分鐘 (閱讀時間)

文:林廷燁(Edgar Lin)

2022年的澳洲網球公開賽劃下句點,至今已經過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然而,相關的發燒話題至今尚未消退,BIG3的事件更是持續佔據整體運動版面。

西班牙蠻牛納達爾(Rafael Nadal)創造歷史紀錄,仍是球王的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具有爭議性的醫療豁免入境事件,都是賽後持續追蹤的焦點。其中,今年最讓球迷印象深刻感動的比賽,當然歸納達爾與俄羅斯第二種子梅德韋傑夫(Daniil Medvedev)的男單決賽莫屬。

納達爾在歷經5小時又24分鐘的逆境挑戰中奮鬥逆轉,以「輸二贏三」(先輸兩盤再連贏三盤)的方式打敗這位來自俄羅斯的全能巨人,成為史上第一位拿到第21個大滿貫,同時也是第四位在四大滿貫賽事中至少各拿到兩次的網壇巨星(前三位為Rod Laver、Roy Emerson和Novak 喬科維奇)。

這場比賽內容的回顧至今仍打動網球迷人心,必定會被納入未來全球網壇的經典戰役之一。

當然這場男單決賽,兩位選手皆展現出高度應有的球技水準,儘管俄羅斯頂尖選手梅德韋傑夫於今年賽季中的正反拍強力刁鑽回球圈粉了很多球迷,不過至今仍然比不過納達爾的滿場球迷應援能量。

回顧這次的澳網,賽前納達爾經歷過許多大大小小的傷勢,甚至傳出確診的消息,讓多數專家認為他的運動生涯即將劃下句點。他這次歷經半年的傷勢復出,這次表現跌破外界眼鏡。

雖然年紀較大的他時常在比賽中面對體力不繼的狀況,不過他仍然憑藉著強大的心理素質以及過往經驗累積一一打敗對手,甚至也在決賽面臨前兩盤落敗的絕境當中創造男子網壇的新里程碑。

而在這場經典比賽中讓人關注的焦點,除了納達爾表現出堅強的韌性以及對手精湛的球技展現之外,觀眾席上滿場球迷皆為納達爾加油的應援吶喊聲,期望見證突破歷史紀錄的那一刻。

滿場球迷不論是澳洲地主球迷還是西班牙等全世界的網球迷,都為這位傳奇球星不斷喊聲應援,連對手梅德韋傑夫在發球的時候受到全場球迷為納達爾加油應援聲響,形塑出由一個人對抗全場球迷打造出巨大壓迫感的應援氛圍。

後來,俄羅斯選手梅德韋傑夫在賽後表達對納達爾的稱讚,也恭賀他達成新的里程碑。然而他在記者會當中提及以下言論:

「經過今天的比賽,從現在開始我只會為我自己、家人還有俄羅斯同胞而戰。如果在法網或溫網之前莫斯科有辦硬地比賽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去參加,即便錯過法網或溫網也沒關係。這個小孩不再去追夢了,他只會為自己而戰。」

這段話呈現了現代網球迷建構應援文化的形式。這場經典決賽對梅德韋傑夫來講,確實是個令人心碎的結果,他在比賽中頻頻被現場球迷干擾發球的反應行為感到失落。

儘管現場仍有少數支持他的球迷為他應援喊聲,不過全場幾乎布滿為納達爾應援的喊聲聲響,把澳洲墨爾本打造成專屬這位當代傳奇巨星的全球主場。然而現場塑造出來的應援氛圍,真的不是因為球迷討厭梅德韋傑夫,而是全球網球迷自發內心對納達爾的sentimental(多愁善感) 所引起。

球迷從媒體報導敘述中聽聞納達爾歷經多重傷勢以及確診後的低迷,聞嗅出他可能再也無法回到球場上的可能性而奮力為他加油喊聲。當然位居世界第二的梅德韋傑夫在這次澳網所展現出的精湛球技以及奮鬥不懈的精神圈粉了很多球迷,不過他的明星魅力仍然無法與BIG3所相比。

納達爾在比賽落後當中,每一分都會接收全場球迷多樣的應援喊聲,甚至常常出現他的發球局也湧來不斷的鼓勵應援聲響,由多方吵雜的應援聲響建構出專屬他的應援文化。現場球迷多樣加油話語的相互交錯籠罩了整座球場,帶給對手極大的心理壓力。

因此,這種由BIG3的魅力所塑造出來之網球應援已經灌輸至全球,成為發展網球應援的顯學之一。

「全球主場」為球迷創造強烈代入感

所以,至今網球的發展基本上完全與BIG3緊密地結合在一起,讓人禁不起想像如果他們三位未來退休之後此運動是否會立即沒落。如此這種網球應援的產製方式,完全代表了所謂「運動明星的號召力」帶動全球網球應援聲響文化的發展。

男子網壇BIG3的存在,於球迷心中的地位至今仍堅如磐石,尤其瑞士天王費德勒(Roger Federer)和西班牙蠻牛納達爾更是球迷參與網球運動的重心。這兩位球星各自在比賽中吸引了滿場支持者的喊聲應援,而他們所散發出的明星魅力更影響球迷高度關注和支持網球運動的要素。

全球主場的應援喊聲聲響的塑造,主要是建立在「運動明星」與媒體文化的架構當中。某項球類運動於全球發展的好壞關鍵,在於「媒體傳播」將運動員形塑明星化,藉此灌輸運動迷而建構出運動應援文化的本質。

現今網壇巨星所表現出來的球風帶給球迷不同的感受。瑞士特快車費德勒的球風從早期的底線正反拍的攻擊,至近期添加發球上網的技術,為整體網球文化增添瀟灑貴族的優雅氣息。

西班牙的納達爾則是以底線強勁的正手上旋球加上對每一顆來球的奮力搶救態度,打造出別於費德勒的凶猛球風。此外,他們長期帶給外界良好的待人處事,以及參與活動中與球迷互動的正面形象,藉由運動媒體的高曝光報導成為球迷心中愛慕的運動偶像。

相對來講,另一位正值顛峰的現今世界球王喬科維奇,他表現出來的宰制力也讓現場球迷讚嘆不已,不過他本人的行為以及長年創造的媒體負面聲量逐漸讓球迷予以不滿的聲浪。這比起以上兩位現代網壇巨星,反而未來可能形塑出「全球客場」的應援噓聲聲響能量。

應援聲響能量的凝聚確實為全球球類運動文化發展注入一道正面的強心針。運動明星所打造出來的全球主場應援氛圍,呈現了與地主國選手的應援截然不同的能量。網壇巨星之球技和形象可以成為一項高附加價值的文化產品,並且透過重複多次的媒體傳播烙印在球迷的集體記憶裡。

而這些被球迷集體凝聚出來的應援喊聲為整個運動文化賦予活力,其拓展出來的能量變成網球運動能否在持續成為全球流行的關鍵。

依筆者將近20年的網壇觀察,現今年輕新世代的網球選手儘管表現逐漸走上檯面,獲得不少網球迷的圈粉,不過他們所擁有的應援能量仍然抵不過BIG3,各世代之實力差距在五盤三勝的大滿貫賽場中過於懸殊,這情況已經持續非常長一段時間,也確實會影響未來網球應援能量的消長。

因此,新世代球星(像是世界第二之梅德韋傑夫、現今分別位居世界第三第四的歐洲隊選手茲維列夫「Alexander Zverev」和西西帕斯「Stefanos Tsitsipas」,甚至是世界隊的未來之星阿里辛「Felix Auger-Aliassime」等等)在未來的大師賽以及大滿貫賽勢必要跨越BIG3的三座高牆,才能獲得全世界網球迷的圈粉和青睞,因而激發出以往不同的應援能量。

至於未來會有哪幾位球星能夠與BIG3並起並坐,促使全世界球迷延續「全球主場」的巨大應援聲響能量,那就讓外界拭目以待吧。

延伸閱讀
同樣經歷過二戰摧殘,為什麼東歐對納粹的「卐字標誌」比西歐更寬容?
尹錫悅當選與打「反中牌」無關,韓國人對文在寅失望才是政權輪替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