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疫情 讓德國學校電子教學暴露各種短板

Sabine Kinkartz, Nancy Isenson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14歲的尼克拉斯(Niklas)是柏林一所中學的9年級學生。自3月17日起,他的學校不再像往常那樣進行常規教學,而是讓學生在家上課。這就需要電腦和互聯網,而二者則被認為是家家都具備的。

學校設置了一個電子郵箱和密碼,微軟為學校免費提供電子教學軟件Office 365教育版。學生們只需從網上下載該程序然後登錄。尼克拉斯說:“但是許多人第一天就未能成功登錄。”“所有這些都是最近幾天才安排的,很多人技術方面也還沒准備好。”因為並非每個學生在家都有相應的設備。

愛沙尼亞人和荷蘭人都可以做到

教育工作者亨瑟(Julia Hense)在愛森的mmb學院從事數字化教學的研究工作。她對這些問題並不感到驚訝。她說,在全歐洲範圍內,德國是電子教學准備工作做的最差的國家。亨瑟在參考了歐洲政策研究中心的一項調查結果後表示:“當然,我們正在努力解決這一問題,但短期內將無法取得效果,因為德國在這方面還不如愛沙尼亞、芬蘭或瑞典等國家做的那麼好。”

除了缺乏硬件外,許多地方的互聯網連接信號也太弱或不穩定。而教師沒有受到相應的培訓更是一個大問題。 柏林一所中學的16歲學生卡爾說:“在我們學校,大多數老師對技術絕對一無所知。”“如果哪位學生幫助他們將HDMI電纜插入筆記本電腦時,他們會感到很高興,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怎樣做。”因此他根本無法想象,他的老師如何給學生進行電子教學。

沒有打印機是個問題

在家的頭幾天,給人的感覺是似乎本來就沒有打算真正通過網絡上課。尼克拉斯和卡爾通過電子郵件收到作業。14歲的卡爾通過一個辦公室平台下載學習資料。16歲的尼克拉斯則通過一個網站。他說這是他的數學老師在“臨時抱佛腳”設置的。 他說:“我們學校甚至不知道微軟已經提供教學程序。幾個月前我詢問他們時,他們還回答我沒有這回事。”

學習資料要由學生在家打印閱讀。對學生的要求是溫習鞏固疫情爆發前在學校學過的內容。尼克拉斯的一位老師寫道,她不想教新的內容。那應該如何學習?通過視頻聊天?還是老師制作教程再傳給學生? 卡爾抱怨說:“他們大張旗鼓地要把整個課程通過線上進行,但是這些根本就沒有實現。”

將會錯過很多

學生們已經預料到今後將是什麼情況。尼克拉斯說:“我想我們會收到學習材料,但是我們不可能全面跟上。”“問題是將如何給我們寫期末評語和這半年的成績打分。我感到高興的是,現在還沒有到我面臨中考或高級中學畢業考試的關鍵時刻。”

卡爾的情況看起來有所不同。因為在柏林,所有十年級學生都必須進行中考。30分鐘的面試必須現場進行。根據目前的計劃下周將在在學校舉行。每位學生都會收到到校參加面試的確切時間。書面考試已經被推遲到五月。

德國老師不習慣數字世界

卡爾思考的問題是,如何來復習考試。僅依靠收到的學習資料?可是老師從來沒有要求過學生將做好的作業掃描,然後在傳送給老師修改。這位16歲的學生批評說:“學校早就該對電子教學的各種可能性做更多的考慮。其他國家的學校就可以做到這一點。”

在德國,老師還一直沿用著傳統的教學體系,迄今也從沒有人要求他們做任何的改變。 亨瑟說:““他們從未想過要為現在這種情況做好准備。”亨瑟也在關注學生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應該如何學習。她說:“如果我說,這是你的作業。你把它下載下來就行了。雖然這總比沒有好。但這當然不是我們想要的。”

愛沙尼亞做的最好

在電子教學方面,愛沙尼亞走在歐洲各國的最前列。早在90年代,那裡的學校就開始進行數字化教學。如今整個學校的管理工作都在數字平台上進行,無論是作業,成績單還是由國家為所有教師統一制定的教材都是如此。父母可以看到孩子在學校的學習情況。如果孩子逃課,家長可以從網上收到到通知,孩子生病,家長也是通過學校的電子平台通報老師。

尼克拉斯在柏林所上的高級中學計劃今後幾天設置Microsoft Teams 程序。這位14歲的中學生希望也可以使用該程序的聊天和視頻功能。但是班上總共有30人要使用,能行嗎?此外,所有學生在家中都具有必要的以及信號良好的互聯網連接嗎?

學習為了未來

“期待老師們24小時內就成為數字化教學的專家,這對他們要求太高。”科學家亨瑟這樣來為德國教師們辯護。她說:“對我們所有人來說,現在都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轉折點,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都是如此。我認為,這只是再次顯示了系統出現磨合的地方。”

教育問題專家亨瑟分析說,就電子教學的傳播而言,危機絕對意味著“機會”,同時也是一個“全面的助推器”。將來肯定會有很多的變化。“將學習進程數字化已經有很多的優勢。例如可以以非常分散的方式進行教學活動,如有疑問,還可以完全分散的方式進行個別輔導”。

作者: Sabine Kinkartz, Nancy Isenson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