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爾維亞:中國最中意的合作伙伴

Linda Vierecke, Nemanja Rujevic
·7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與中塞 "鋼鐵友誼 "的浮誇形象截然不同,這位身著朴素白大褂的男子友好、耐心。在中鐵貝爾格萊德總部,於暉平靜地展示了一個佔了一半房間的鐵路模型。

現在還是模型,但貝爾格萊德和布達佩斯之間的高鐵線路很快就會由中國和俄羅斯公司聯手建造。為此,塞爾維亞從這兩個國家借貸數十億。

“對我來說,這不是什麼特別的挑戰啦,”中國工程師於暉說,“我去過巴基斯坦,也去過埃及、伊朗、阿根廷。”

對於北京,與新絲綢之路有關的這些項目再正常不過,對巴爾干國家塞爾維亞而言卻非同小可。在這裡,列車平均時速幾乎只有50公裡。而現在,速度就要快4倍?對於中國,該項目關系到從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到西歐的通道。

塞爾維亞商會主席查代日(Marko Čadež)不無自豪地說,“我們處在通往最大市場之一的道路上——擁有5億人口的歐盟。”

“中國人是天賜禮物”

對中國資金而言,塞爾維亞是絕佳目的地。該國與布魯塞爾之間有全面貿易協定,但因不是歐盟成員國而不受嚴格規約。

在貝爾格萊德,掌權的是務實派威權主義者武契奇總統,他嚴厲掌控媒體,並繼續迫害反對派。他的進步黨控制著哪怕是最小的村莊。不管是中國人修建的貝爾格萊德一座大橋還是還是某段高速公路竣工剪彩,武契奇和電視攝像機都會出現在現場。

該國最著名的主持人馬裡奇(Milomir Marić)津津樂道:“中國人給我們修建了歐洲不感興趣的橋和路。”在親政府的民營頻道 “快樂電視 ”演播室,滿是書架模擬壁紙,卻獨缺批評聲音。武契奇總統本人經常到此做客,馬利奇和他互相直呼其名。

馬裡奇說,年輕時,他做“美國夢”,希望加入歐盟,成為西方的一部分,而現在,他相信不會有這麼一天了,原因也在於柏林和布魯塞爾附加政治條件——塞爾維亞須接受前南部省份科索沃的獨立。北京和莫斯科則在聯合國安理會反對科索沃分離。

這位電視名嘴表示,“對我們來說,中國人就像天賜禮物。他們給我們貸款,但也做了大部分的工作。”

錢都流回中國了

馬裡奇所指為何,人們可在10月陽光明媚的一天,在貝爾格萊德的澤蒙區觀察到:那裡,一個高鐵車站正要竣工。人們幾乎看不到塞爾維亞工人的身影。施工者大多來自中國。他們不想和記者說一句話,甚至不想說自己在塞爾維亞過得怎麼樣。

記者向中國公司和塞爾維亞各部委詢問,也毫無結果。目前,中方在塞爾維亞中部經營著一家大型鋼廠,在該國東部有一銅礦和冶煉廠,在北部則有一家輪胎廠。

中方不太關注環境標准,這不足掛齒,塞爾維亞掌權人更看中就業。在這個大多數人每月只能靠不到500歐元過活的國家,很多就業崗位取決於黨的恩賜,中國人的投資正給人以希望。塞爾維亞當局稱,近年來中國 “投資” 了百億歐元。然而,該國央行的官方數據卻顯示,至2019年,只是16億,與來自歐盟的投資相比,不過是一個零頭。

批評者說,中國人根本不投資——他們只是給建設項目貸款,然後將合同授予一家中國公司。在工地上干活的是中國工人。很快,他們也會在地下干活,因為除法國公司外,中國公司也將從今秋開始在貝爾格萊德鋪設地鐵。

在野的自由與正義黨人士泰皮奇說:“使我們震驚的是建築費的巨大差異”。她指出,中國人參與後,該項目預計將耗資44億歐元,為此前沒有中國人參與時所設想的兩倍。對國家年度預算約為110億歐元的塞爾維亞來說,這可是一個巨大負擔。

泰皮奇指出,投資本是好事,但不該是她所懷疑的燒錢和腐敗。她說,“我們並不了解錢用到了哪裡。因為中國企業就像北極熊一樣受到政府間雙邊協議的保護。” 由於發出批評之聲,她被一些小報咒為 “叛徒”,甚至還受到死亡威脅。

疫苗地緣政治

然而,即使是對武契奇總統及其“中國愛情”批評最烈者,數周前也寂靜無聲了。經由中國國藥集團提供100萬劑疫苗,塞爾維亞的疫苗接種速度遠超歐盟國家,國民甚至還可自行選擇是要中國的、俄羅斯的還是西方的疫苗。

這不啻為疫情中的純粹地緣政治。北方鄰國匈牙利也依例效仿,向中國訂購。甚至德國總理默克爾也表示,只要中國的疫苗獲得歐洲當局的批准,她本人不會反對。

塞爾維亞成了中國人通往歐洲的試點?維權人士、女律師魯日奇(Nevena Ružić)一邊指著貝爾格萊德市中心的共和國廣場、國家博物館、人民劇院和步行區之間所在多有的白色的監控攝像頭,一邊道出了自己的擔心。

華為認得你

她說:"看到那個攝像頭了嗎,圓圓的像個球的那個?它可以360度旋轉,當然,它還有面部識別功能。它們都有面部識別軟件。

在塞爾維亞首都,已經有超過1000個這種華為攝像頭。它們具體安裝在哪兒,警察不說。於是活動人士們只能自己尋找,並在地圖上做標記。尚不清楚的是,塞爾維亞警方是否已經在使用面部識別功能。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 貝爾格萊德是歐洲第一個全面安裝 "智能 "攝像頭的城市。它被稱為 "平安城市",也是為中國監控技術做廣告。

“在議會或在專家中間沒有協商和討論;沒有公開的信息用於了解我們為什麼需要它。”

魯日奇律師指出,與歐洲不同,在中國,隱私並不屬於核心人權,“所以我們應問問自己,是否應該同這樣的公司越界分享如此敏感的信息。”

宣傳奏效

塞爾維亞及其眾鄰國常被貶稱為歐洲的 “後院”,俄羅斯、土耳其和海灣國家也都在此爭奪影響力。不過,中國在巴爾干地區不斷擴大的影響力,正引起歐盟的嚴重不安。因為,事情很清楚,中方的貸款也可能造成依賴性,中國可借此施加政治影響性。

記者馬利奇則說,“嘿,得了吧!”。他稱,西歐人之所以這麼講,只是因為他們要保護自己的經濟:“中國在其它許多歐洲國家或北約成員國的投資遠超塞爾維亞。中國貨物抵運杜伊斯堡、漢堡和鹿特丹等北部港口。它們都靠中國貨過日子。”他稱,現在,西方人害怕出現一條從比雷埃夫斯經塞爾維亞或意大利的絲綢之路南方路線,從而形成競爭。

武契奇總統的討好中國路線頗引老百姓好感。根據2020年11月的民調,16%的公民認為中國塞爾維亞是 "最大的朋友"。只有對俄羅斯的好感明顯更強,達40%。

尤其是中國在疫情初期的快速援助,讓很多塞爾維亞人刻骨銘心。中國的防護口罩和醫療設備都由武契奇親自接收。至於價格如何,仍然是個秘密。疫情期間,歐盟提供了超過1億歐元的幫助,但媒體對這一事實幾乎只字未提。

甚至有幾塊由一家與政府關系密切的報社花錢買來的廣告牌,也幫助誇大了中國的幫助。貝爾格萊德人可在上面看到這樣的話:“謝謝你,習哥!”難怪在民調中,75%的人認為中國在疫情期間對塞爾維亞的幫助最大;提到過歐盟幫助的只佔3%。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Linda Vierecke, Nemanja Rujev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