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補中企退出缺口 美證交所轉向印度和東南亞招手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倫敦22日綜合外電報導)北京和華府關係緊張,中國企業赴美掛牌上市業務驟減,美國的證券交易所開始轉向東南亞和印度的企業招手,以填補中企退出造成的缺口。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中國以外的亞洲企業過去大多未在美國上市,但在美中關係緊張,導致中企赴美掛牌大減,進而對紐約證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和那斯達克(Nasdaq)的營收造成衝擊下,這些亞洲企業日漸受到關注。

那斯達克亞太主席麥庫伊(Bob McCooey)表示:「我們認為整個亞太地區IPO(首次公開發行)活動的時機已成熟。」

麥庫伊告訴金融時報:「進行中的案子已從一年前的幾家公司增加到現在的數十家。」

「假以時日,這個地區可能成為業務的主要來源,跟直到最近以前的中國一樣。」

在中美雙方交相指責企業敏感資料的分享,以及北京當局打壓大型私人企業的情況下,過去幾個月來,中企赴美上市的前景惡化。

香港富豪李澤楷旗下的保險公司富衛集團(FWD)本週放棄赴美掛牌計畫。而5個月前在美上市,完成今年以來最大規模IPO之一的中國叫車服務公司滴滴出行,本月稍早表示將從紐約證交所下市。

招徠亞洲其他國家的企業來掛牌,對美國證交所業者來說,將是一大轉變。根據金融資訊專業服務業者路孚特(Refinitiv)的數據,光是中企今年在美IPO的家數,就比過去10年亞太地區企業在美IPO的家數加起來還要多。

紐約證交所國際資本市場部門主管伊布拉欣(Alex Ibrahim)指出,證交所主管「關注東南亞的時間比前幾年還多。我想這種情況將持續」。

印尼和印度被認為是機會最大的地區,因為這兩國人口龐大,具有成長潛力,不過,證交所主管也預期,來自包括越南和馬來西亞等國的IPO案也會增加。

總部設於新加坡的科技集團Grab最近在美借殼上市案,也有助於焦點重新回到中國以外的亞太地區。

和中國一樣,印度實施的限制措施,讓國內企業前往海外掛牌上市的難度大增。根據路孚特,過去10年來,只有一家印度公司在美國完成IPO,這家公司是再生能源業者Azure Power。

伊布拉欣坦承,確實有些「法規限制」,但指出企業可以有創造力的方式找到出路,完成雙掛牌,或者在印度以外地區再組公司,赴美上市。

已在印度掛牌交易的軟體公司Coforge,已經向紐約證交所提出公開發行申請,料在明年初掛牌。總部設於班加羅爾(Bangalore)的線上教育新創公司Byju’s也正洽談和在美掛牌的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合併,和Grab一樣在美借殼上市。

德意志銀行股權資本市場部門主管邦佐(Jeff Bunzel)說:「從IPO的觀點來看,我們不預期中國赴美的活動會多,但印度和東南亞赴美的活動肯定會增加。」

然而,想填補中企減少的缺口並不容易。根據CB Insights,中國以外的亞太地區有80家價值超過10億美元、屬於私人性質的獨角獸企業(unicorn),但沒有一家規模可以和中國電商巨擘阿里巴巴相比。阿里巴巴2014年在美掛牌上市時,價值達1280億美元。

美國證交所也不一定保證能吸引到所有的大型企業對象。根據報導,價值200億美元的印尼物流集團J&T正加速赴港掛牌行動。(譯者:劉淑琴/核稿:徐崇哲)110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