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商經理變身指名度最高健身教練 施怡如:「你怎麼看待自己,決定你能成為誰」

林信男
·9 分鐘 (閱讀時間)

悠閒的假日午後,陽光穿透咖啡店的落地窗,灑在桌面上。一個面貌清秀的女孩,正啜飲著美式咖啡,陪伴她的,不是可以暢聊心事的閨蜜,而是一本大部頭書籍,封面上印著斗大5個字:《基礎肌動學》。

當時的施怡如,在知名外商寶僑(P&G),擔任客戶物流經理一職。台大工商管理學系畢業,擊敗眾多競爭者,進入寶僑工作,一路走來,都符合外界對「高材生」的想像;然而,被健身點燃的熱情,卻讓她開始反思,「現在的工作,是我以後想要的嗎?」

曾在大三升大四那年暑假,於寶僑擔任實習生的施怡如,本就嚮往有朝一日,能成為寶僑的正職員工;大學畢業那年(2015),她在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獲得寶僑錄用,成為產品供應部門的倉庫經理。

「大學時,我就對供應鏈管理很有興趣,(初入社會)那時還在摸索,進入一家商學院學生都很想去的公司,感覺很合理,這是我的夢想,我怎麼可能Say No呢?」施怡如說。

工作半年體重增加8公斤 靠運動找回標準身材

從事倉庫經理工作一年多,施怡如轉任客戶物流經理,雖然在職場上,和同事、主管們,都相處融洽,寶僑也是自己心目中的「夢想公司」,但,繁重的工作,也讓她開始思考,自己適合在這個領域,長期奮鬥下去嗎?

上述想法的觸發點,是2017年的清明連假,那時,施怡如和家人一同前往花東觀光,過程中,卻得不斷透過電話,處理工作,「連假出貨出了問題,包括通路、倉庫,還有我們下訂單的海外團隊,都打給我,我要在中間一直聯繫。」

「剛進去時,短期我很確定,想在這裡工作,但長期呢?我並不想要在40、50歲的時候,以供應鏈的相關身分或價值,處在這個社會上。」施怡如解釋。

清明連假結束後,施怡如一進辦公室,等著她的,是一份有數項紅字的健檢報告。坦言當時太沮喪,實在無法工作,她請了半天假,回家平復心情。

其實,在此之前,施怡如的健康狀況,就已出現警訊。「我在寶僑工作半年,就胖了8公斤!」面對龐大的工作壓力,施怡如的紓壓方式,就是吃。

「工時長,我又久坐。我記得有次去美式餐廳買外帶,一份那種大家聚會用來分食的義大利麵,還有一塊蛋糕,那陣子變成常態。」施怡如笑稱,連對女兒身材變化很「鈍感」的父親,都發現不對勁,提醒她,「這樣太誇張了」。

大學時代,偶爾會和男友一起上健身房的施怡如,在父親的「提醒」和男友鼓勵下,開始透過慢跑、健身、飲食控制等方式,找回標準身材,身高165公分的她,花了約半年時間,讓體重從62公斤,降至58公斤。

被教練指導「操翻」 卻因此愛上健身

一開始,健身只是為了減重,而真正讓施怡如「愛上健身」的契機,則是來自私人教練的指導。她表示,「當初在健身房自己練,還算有點樣子,後來因緣際會,發現有免費的(教練)課程可以上,就想說,去學一學,也沒什麼不好。」

未料,對體力還算有自信的施怡如,竟在這次課程中被「操翻」。憶及當時的過程,她笑著說道,「教練問我,『妳耐操嗎?』我說,來啊!結果他帶我練TRX(懸吊式阻抗訓練),半小時候,我整個倒在地上。」

但這次被「操翻」的經驗,卻讓施怡如發現,健身訓練是有知識、方法,可依循的,「以前自己練,或許某一塊很強,但方法未必對,也不夠全面……那時我發現,在健身這件事情上,我有太多可以學的東西。」

請私人教練指導後,施怡如的體脂,在4個月內,從23%降至16%,體重也進一步減至55公斤,期間她還自發性地寫健身、飲食日記,假日在咖啡店的閱讀時光,幾乎都在看《基礎肌動學》等健身知識書籍,還報名參加研習課程。

談到第一次在研習課程上,見到施怡如的印象,GYMEFIT健身工作室負責人楊浚泯笑稱,「我那時覺得,怎麼會有個『小白』來上課,我們稱還沒入行(擔任健身教練)的素人叫『小白』,因為那門課(G動學),是開給有經驗的教練來上,初學者可能會有點『霧煞煞』。」

▲當年楊浚泯(右)在授課時,便看出施怡如的潛力。

研習課中唯一的「小白」 卻擁有成為教練的潛力

當時參加研習課程的18名學生,幾乎都有ACE-Certified Personal Trainer健身教練證照,僅施怡如一人,是「無照學生」。

雖然處於「小白」階段,但楊浚泯在授課過程中,也看出了施怡如成為健身教練的潛力。「她那時候,身形已經練得不錯,應對進退、親和力都很好,遇到不懂的事情,也敢發問,應該是個人才。」

即使尚未下定決心,但施怡如發現,自己主動投入健身的時間,越來越多。她形容,寶僑的工作和健身,猶如一股推力和拉力,「我在健身上,投入很多心力,很喜歡這件事;回頭又發現,現有的工作,不是我長期而言,想去的地方。」

在這樣的過程中,施怡如逐漸產生了「成為全職健身教練」的想法,甚至帶著「背叛公司」的心情,利用午休時間,搜尋健身教練證照資訊,「有次我跟男友抱怨工作,他回我,『妳就不要說,妳想當健身教練』;我嘴硬回他,『我沒有要啊!』但當下就覺得,我可能真的想當。」

為了成為健身教練,施怡如展開更多實踐,在寶僑工作的最後一年,她透過朋友引介,假日去大型健身房跟課、授課,於2018年1月,考取ACE證照,並向寶僑提出辭呈。

同年,她應徵GYMEFIT健身工作室的教練職務,即使當初施怡如來此進修「G動學」時,楊浚泯就很看好她,但,應徵工作就是「來真的」。

通過嚴格篩選終獲錄取 女性僅她一人

GYMEFIT教練體能條件基本要求,男生引體向上要做到15下,女生2下;深蹲負重,男生必須負重體重的1.5倍、蹲5下,女生是負重1.1倍、蹲5下;臥推方面,男生要負重體重的1.2倍、推5下,女生是0.8倍、推5下。「如果達不到,你就不用投(履歷)了。」楊浚泯說。

直言希望錄用有經驗的教練,因此採取較嚴格的體能條件,楊浚泯回想,當年有30餘人表達應徵意願,收到14封履歷,最後獲得錄取者共3人,只有施怡如是女性。

即便獲得錄用,但為了達到GYMEFIT對教學經驗的要求,施怡如繼續在先前跟課、教課的健身中心,多待了近半年,期間有4個月,是以全職教練身分工作,之後才正式加入GYMEFIT。

施怡如的英文名字是Jennifer,她在個人網站上寫道,「珍尼佛的珍,用這個帶點胡鬧的稱號闖蕩江湖。」自此,寶僑的Jennifer,變身為健身界的「珍珍教練」。

從外商公司到健身產業,對於這個似乎不太符合主流價值觀的轉變,施怡如雙手比出一高一低的手勢說道,「這項轉變,它是平行的,就算大家覺得低(指健身教練工作不如外商),但怎麼讓它變高,在於我自己。」

透過肌力訓練 改善中高齡學生生活品質

而學生們的回饋,也讓施怡如覺得,成為健身教練,確實能對中高齡者的生活,帶來正面幫助。「我有個62歲的學生,是花市的老闆娘,她因為肌力不足,很容易跌倒,甚至還自嘲,『我的跌倒在花市是知名的』。」

後來,在有健身習慣的先生、小孩鼓勵下,這名花市老闆娘,開始請施怡如指導她,一段時間之後,不僅能在花市「穩住腳步」,穿褲子時,單腳站立也沒問題,「這是我在教課後,發現的價值所在,我們能夠改變他們的生活。」

施怡如另一名學生,是46歲、身高173公分的李佳霖,年輕時,體重一度飆到80公斤,之後雖降至70公斤左右,卻因長時間坐辦公室,導致椎間盤突出,雖然一直想養成運動習慣、改善自身健康,卻遲遲下不了決心。

施怡如過去在寶僑工作時,便和李佳霖認識,在得知施怡如要轉職成為健身教練時,李佳霖乾脆就請她指導自己,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不僅體重降至63公斤,體脂也跟著下降,「就專業能力來說,找男教練或女教練,沒太多差別,珍珍是協助我養成運動習慣的貴人。」

如今,施怡如已是GYMEFIT指名度最高的教練,回顧這條「做自己」的轉職路,她說,「當我去滿足別人要的樣子時,我不可能成為最好的自己;在這個市場上,最後能成為誰,取決於你怎麼看待自己。」

施怡如小檔案

學歷:台大工商管理學系

現職:GYMEFIT健身工作室教練

證照:ACE-CPT(美國運動委員會私人教練認證)、NASM-CES(美國國家運動醫學會動作矯正專家認證)

運動表現:標準引體向上10至12下、深蹲負重自身體重1.6倍(約85公斤)

學生年齡:最年輕者20歲、最年長者68歲

粉絲專頁:珍珍JenJen

YouTube頻道:珍珍JenJen

想看更多靚麗人生提案,了解怎麼投資自己​?立即前往《2021 我的靚時代》


更多今周刊文章
一年存到第一桶金、坐擁2筆房產 26歲小資女曝光心法:「讓自己隨時保持最新狀態」
投資經驗16年、被動收入超過百萬 債券達人Miss Q:「財務獨立讓女性更有自信、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