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海邊的回想

作仁
·4 分鐘 (閱讀時間)

午夜獨自走在灰黯的海邊,默默地想起我曾走過的這娑婆世界,曾經巧遇了諸多大千奇景:我曾看見大海萬丈波濤瞬間的退潮,霎時只剩幾許餘波;我曾看見飛魚展翅揚鰭在浪頭的上空時而衝高,時而下潛,只為躲逃飛鳥的追命捕食;也曾經歷過在炎夏七月中的黃石公園,突遇大雪風暴;又在蒙大拿的大草原,適逢中秋滿月,翻開手邊的書,居然字字清晰可見;也去追趕一生中少有機會看到的日全食,那近一分鐘的日全食,在加拿大海灣中快速滑移,帶給人說不出的宗教性感動;也曾目睹赤道中的烈日當空曝曬下,肌膚飽受炙烤而綻裂;我曾看見乾枯荒蕪的草原中,開著蔓生遍地的野玫瑰花群;還曾經看到大提頓公園中,黑色夜空下清澈的湖水,瞬間粧點成億萬星光的宇宙。

回神看著如今黑夜中的大海,驚覺已不是當年在海邊逐風玩耍的少年了。披滿旅塵的心緒,突然開始厭倦了人世中煩悶的人情世故。海水隨著潮汐上下,淹沒了我未著鞋襪光的腳趾,一個冰冰涼涼的、清清爽爽的感覺,嗅著略帶腥與鹹的海風,這就是大自然嗎?

今夜的海在月光的照耀下,像色澤濃的藍寶,又像鑲滿閃爍碎鑽的黑色絨布,璀璨明亮而迷人。礁石上,海浪一波又一波地沖打著。夜風中帶了些寒意,吹動了沙灘上一顆一顆小小的鵝卵石,像一長條白色的裙擺,充滿了誘惑與神祕。海風吹奏出雄壯的交響樂,訴說著大自然中土地與海水的故事。月光下,裙浪跟著風聲搖擺,有如大地和海洋相擁跳著十八世紀歐洲宮廷圓舞曲,隨著洶湧澎湃海水敲打出的節拍與歌聲,翩翩起舞。

但是心中塞的,卻是那遙遠以前的海。孤獨傲慢,思維顫抖,礁石,浪頭洶湧,風沙的怒吼,無數海鷗兇猛地在捕食水中的魚,強風吹襲拍打著海岸,兀自看著螃蟹在沙灘上隨著潮汐上下,為了生活在掙扎著。我站在海水邊,但是我的心卻已掉進了海的深處。魚兒們啊,請不要撕扯我充滿熱血的心!我雖然仍不知道自己生命中的目標和理想是什麼?但你們也不要只是看到食物,順著一顆空乏的心就拚命地想爭奪,只為了暫時滿足填飽肚子的願望,而忘記了大自然中柔軟原創悲憫的情懷。我這耄耋之年的老人,蹣跚在海灘上走著,哽咽著流走的光陰!

年輕、天真、有點距離感才有機會看到大自然中真正的美。但是稚子的眼光可能是我所已經遺失的本能。我是醉?是醒?還是我想得太多?或者其實我根本已不認識這世界的本性?

今夜來到海邊,每一段思念,每一個字眼,每一組句子,都像海風、海浪,不斷地沖擊我的心扉,一次又一次沁入我的心扉。是誰坐在海邊歌唱?那每一個跳動的音符,像大海,像藍天,萬物隨著潮起潮落,澄澈如明鏡般在我靈魂深處,卻又晦澀不明。站在海邊,呈現黑藍到令人驚訝的深色天空,就在那大海和雲的交接之處,天與地約定的地點,訴說著大自然之間所有生命的關係。

海鷗飛過,幾聲驚啼,孤獨的背影,天上地下相互的倒影,白色的衣衫隨著海風飄盪,突然想要伸手去觸摸黑色冰涼的海浪。夢醒了,人依舊,海依然,只留下一絲絲的孤獨。一日就這樣結束了。

我曾在大海的彼端,如今我已經身在故鄉。以前去海邊,是為了看風景,是為了去玩浪,雖然也曾經好奇地想知道風從哪裏來?雲到那裡去?思緒卻被變動不停的海浪帶著走。海邊的礁石不怕浪,但是浪中的故事太浮動。沙灘上一串串曾經走過的腳印,一下就被一波波的後浪淘洗乾淨。

天地之間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都充滿著無盡的色彩,有些淡,有些濃,我痴痴看著眼前的景象,輕輕地吹著風,淡淡地想著夢。夜晚過去了,朝霞再度出現,灑落一片朝陽彤光。當海浪來襲的時候,海鳥迅速地振翅高飛,螃蟹仍舊非常笨拙地緊抓沙灘上的礁石,抵擋著潮水,等候著下一次海浪的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