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錄·西風的話》* 一切都可能僅止於此刻。我們的一生,都是回不去的進行式。

《夜·語錄·西風的話》 * 一切都可能僅止於此刻。 我們的一生,都是回不去的進行式。 如果沒有這樣的認知和情感,窗外那一掠而過的夕陽,那獨特粉紅的湖水, 就沒什麼特別了。 你不只會忘記好好地觀看它,也不會因此而感動。 直到某一天,突然,你才意識到那個曾經的湖,但它已從你的生命中消失而去。 你再也尋不回湖水之夢。—陳文茜《終於,還是愛了》 * 所有的歡樂和自由都必須要有一個據點,要有一個島在心裡,在揚帆出發的時候,知道自己隨時可以回來,那樣的旅程才會有真正的快樂。原來,自由的後面也要有一種不變的依戀,才能成為真正的自由。 —席慕蓉《給我一個島》 ​​​ * 我們時常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深信不疑,可猛地發覺,一雙眼睛正被蒙著,而我們自認為對的事情其實全是錯的。 ——瑪莎•巴塔莉婭《我的隱藏人生》 ​​​ * 當你意識到自己是個謙虛的人的時候,你馬上就已經不是個謙虛的人了。 ——托爾斯泰《托爾斯泰最後的日記》 ​​​ * 有時候,我們連對自己真誠都做不到。所以,無需苛責別人,人性本就複雜奇怪。 ——叔本華 * 在白天,我什麼都不是。到了夜晚,我才成為我自己。——費爾南多·佩索阿《惶然錄》 * 牽牽我的手,你會知道它還是暖的: 吻著我的額頭,你會看到她還閃亮著思念的目光: 擁抱著我的胸膛,你會明白所有的往事,已經變成美麗的標本。 為你,也為我:隱藏、保留。—陳文茜 * 每一朵花,也有個性。我們從一朵花看到故事,我們從一朵花了悟緣分。緣起緣滅,不是我們可以掌控的,你只能學著拈花微笑。—張小嫻 * 有時候,我多麼希望能有一雙睿智的眼睛能夠看穿我,能夠明白瞭解我的一切,包括所有的斑斕和荒蕪。那雙眼眸能夠穿透我的最為本質的靈魂,直抵我心靈深處那個真實的自己,她的話語能解決我所有的迷惑,或是對我的所作所為能有一針見血的評價。 ——三毛《雨季不再來》 ​​​ * 你不願意種花,你說,我不願看見它一點點凋落。是的,為了避免結束,你避免了一切開始。 ——顧城《避免》 ​​​ * 照片這東西不過是生命的碎殼;紛紛的歲月已過去,瓜子仁一粒粒咽了下去,滋味各人自己知道,留給大家看的惟有那滿地狼藉的黑白的瓜子殼。——張愛玲《傾城之戀》​​​​ * 要想面對一個新的開始,一個人必須有夢想、有希望、有對未來的憧憬。如果沒有這些,就不叫新的開始。 它叫逃亡。 ——瑪麗亞·杜埃尼亞斯《時間的針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