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坵島主鳴冤1/千萬心血打造台版奈良 受託縣府減口梅花鹿卻遭訴

·4 分鐘 (閱讀時間)
馬祖大坵島居民胡進江受連江縣府委託管理梅花鹿,卻被外界指控撲殺83頭梅花鹿,今年7月被依違反《動物保護法》起訴,讓他深感委屈。(圖/CTWANT合成圖)
馬祖大坵島居民胡進江受連江縣府委託管理梅花鹿,卻被外界指控撲殺83頭梅花鹿,今年7月被依違反《動物保護法》起訴,讓他深感委屈。(圖/CTWANT合成圖)

[周刊王CTWANT] 連江縣北竿鄉馬祖大坵島上以豐富的台灣梅花鹿生態聞名,被譽為「台灣奈良」,島上唯一「居民」是來自桃園的胡進江,他在島上經營生態民宿11 年,卻被指控肆意撲殺83頭梅花鹿,今年7月除被依違反《動物保護法》起訴外,甚至在網路遭網友圍剿,他向本刊還原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大聲喊冤盼望連江縣政府還他一個公道。

58歲的胡進江從民國99年隻身上了大坵島,投資上千萬元改造當地民宅經營民宿生意,隔年就察覺島上有少數鹿隻死亡,當時遊客都抱怨屍臭難聞,他只好擰著鼻去掩埋鹿屍;民國101年,大坵島上突然有上百頭梅花鹿死亡,水溝和樹林下,屍體隨處可見,島上惡臭彌漫,連江縣政府獲報後也趕往處理。

胡進江從民國99年隻身登上馬祖大坵島,投資上千萬元改造當地民宅經營民宿生意。(圖/報系資料庫)
胡進江從民國99年隻身登上馬祖大坵島,投資上千萬元改造當地民宅經營民宿生意。(圖/報系資料庫)

「那年縣府找人穿防護衣在島上消毒,我也義務協助掩埋7、80頭梅花鹿,一毛錢都沒拿。」當時率先通報縣府的胡進江趕忙地投入善後,縣府也意識到鹿群暴斃的嚴重性,民國102年著手開設「推動當地野生動植物合理利用管理計畫」,的確也有好幾家廠商投標,這些得標廠商知道他有掩埋梅花鹿經驗後,都來拜託他協助,前後3家廠商皆採取同樣運作模式。

他無奈地說,因為外島天候關係變化大,只要風浪達8、9級,想上大坵島就得包船,廠商成本根本划不來,搞到最後沒有廠商願意投標。「當時連江縣府的產業發展處長劉德全來拜託我幫忙,劉處長為人很好,是連一頓飯都不讓人家請客的人,所以我一口就答應了。」胡進江表示,他順利標下民國108年、109年兩個標案,金額分別才77萬元和107萬元,但因是自己就住在大坵,協助縣府處理難處只是舉手之勞,因此毅然決定出手。

胡進江表示,民國108年劉德全觀察到梅花鹿數量又多了起來,很怕重演民國101年梅花鹿大量暴斃的悲劇,才會在109年合約中提出進行「減口」的預防策略。

對於外界指控梅花鹿遭到大量撲殺,胡進江嚴正駁斥說,撲殺跟減口差很多,他跟縣府起初的合約明載「減口」30頭,標案審查過程中,產發處要求多減口20頭,而且加工不加錢,隨後劉德全又再指示多減口50頭。他說,整個過程包括縣長和副縣長都知情,直到去年中網路上一篇「看不到梅花鹿」文章引爆話題後,縣府才嚴令公務員封口,起訴書中也都寫得清清楚楚,縣府高層對「減口」分明都知道。

「縣府現在把過錯都怪在我和劉處長身上,我只是依照合約精神做事,今天不做,我是違約,做了又說我犯法,這要叫我怎麼辦?」胡進江憤慨地說,過去曾發生梅花鹿在碼頭弄傷人,導致遊客埋怨,還有梅花鹿繁衍太多,島上的草都被吃到精光了,「減口」做不做,他也知道縣府都難為,陷入父子騎驢的窘境。

1998年國軍全面撤離,馬祖大坵島成為名副其實的「無人島」,現今已成為熱門旅遊景點。(圖/讀者提供)
1998年國軍全面撤離,馬祖大坵島成為名副其實的「無人島」,現今已成為熱門旅遊景點。(圖/讀者提供)

只是胡進江認為,今天減口決策對或錯,不能只由他一個最低層的勞務工作者承擔,應該是縣府要負責,結果事發至今,縣府不聞不問,外面把他講得很難聽,單純的減口計畫被渲染成大撲殺,政府放任網路上批評他。他非常不滿地說,「尤其我是在大坵島開餐廳做民宿,11年辛苦投資1千多萬,我怎麼辦?是不是明年都不用做了?我心裡真的很不平衡,所以要把事情講出來讓大家知道,希望縣府還我一個公道。」

本刊就大坵島胡進江因受託縣府管理梅花鹿涉及違反動保法一事,請教連江縣府產發處回應,縣府人員表示會請賴姓科長回電聯繫,但至本刊截稿前尚未回應。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大坵島主鳴冤2/無人島25年蛻變成樂園 200頭梅花鹿臨生死警戒線
屏大裝茫1/系主任違反學術倫理遭科技部停權 校方「已讀不回」
偷拍狂魔1/女警、高校熱舞社都受害 他盜攝百女私密照賣色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