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故宮600年 體現文化哲學

李怡芸/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作為中國數百年的帝國統治核心,紫禁城既曾是最高的政治中心,亦是帝王后妃的家。曾為研究故宮而造訪紫禁城不下上千次的清史學者閻崇年,以這樣一座城為主軸而創作了三部《大故宮》,以建築為線索,帶讀者按圖索驥地遊歷故宮600年。

閻崇年家族4代從山東的小村到北京謀生,到老了落葉歸根,總有說不完的故事,他自幼聽著奶奶說故宮的故事長大,後來研究清史,經常地進出紫禁城看檔案、開會,他曾為了考察,在坤寧宮站上煮肉大鍋的鍋蓋,拿著皮尺量鍋的直徑和深度;也曾帶著尺一步步量著雍正皇帝的寢殿走到辦公用的養心殿距離多遠。

2010年閻崇年在央視《百家講壇》開講故宮,並出版了《大故宮》三部,繁體中文版亦在台由聯經出版,而至2020年他共出版了8本關於故宮的書,在他看來,故宮既是古代建築的博物館、中華文明的藝術寶庫,更透過建築體現了中華文化的哲思,如故宮位於北京城中軸線,實踐了「中」的理念;乾清宮內懸匾「正大光明」凸顯了「正」;太和、中和、保和三殿凸出了「和」字;皇城六門:天案門、長安左門、長安右門、東西門、西安門、地安門,都凸出了「安」字。

閻崇年在書中乾清宮寶座上方御筆的「正大光明」則是政治象徵、治國理念、倫理願景和文物珍品的結合,他也指出此匾在明朝是不存在的,乃是清順治帝題寫,他的父親成長於滿洲森林,母親孝莊太后長於蒙古草原,他自己則學習儒家經典,以漢字書寫這四字,體現的是滿、蒙和漢三者融合,也是清代哲學、政治、道德的知行準則。

歷史上「正大光明」匾受到矚目的另一原因,是在匾後放置祕密立儲鐍匣而留下許多故事,然而閰崇年耙梳歷史指出,匾後祕密立儲鐍匣實際上只用了一次,並不像影視所渲染的那樣熱鬧。但透過此制度,閻崇年更思考大清皇權日益高度集中,而在國際競爭前落後挨打,「這個歷史記憶啟示人們:要走民主化、國際化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