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巴雷特宣誓就職:一個極度右傾的聯邦最高法院,將如何影響美國政治

李忠謙
·10 分鐘 (閱讀時間)

當她在One First Street(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院址)坐上法官席,代表保守派增加共和黨大法官席次的努力,來到了四十年來的頂點。這些法官所組成的阻礙,讓美國未來幾十年難以成為一個更進步的國家。

10月26日,《紐約時報》社論

我們希望新的最高法院將努力恢復對於權力分立的正確理解,繼續捍衛憲法上的個人自由。這意味著控制住這個行政職能大幅擴張的國家,透過制定具體的法律來讓國會收回權力。同樣重要的是,保護美國人民不會受到改革派對於言論自由、宗教自由、持槍權等憲法權利的侵害。

10月26日,《華爾街日報》社論

作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自由派精神領袖的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驟逝38天後、2020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的8天前,立場保守的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正式成為美國第115位大法官,川普趕在任命案通過當天讓她趕在晚間就職。巴雷特的宣誓也讓羅伯茲(John Roberts)法院更加右傾,作為自由派重鎮的《紐約時報》哀鳴「美國的進步將大受阻礙」,保守派的《華爾街日報》卻認為巴雷特極為優秀,能夠協助抵禦來自改革派對於憲法權利的攻擊。

聯邦最高法院向來是美國保守派與自由派的主戰場。巴雷特曾是原意主義(originalist,主張解釋憲法時要從制憲者的原意出發,反對自由派釋憲應「與時俱進」的理念)宗師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的法官助理,金斯堡對於摯友的門徒能夠克紹箕裘,在天之靈應當也感到欣慰。問題是金斯堡與史卡利亞雖然私交甚篤,但兩人在憲法解釋與價值取向上卻是針鋒相對,金斯堡在最高法院的關鍵席位竟被巴雷特坐走,對自由派來說絕對是影響長達數十年的一場慘敗。

金斯堡與史卡利亞同遊印度的照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金斯堡與史卡利亞同遊印度的照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金斯堡與史卡利亞同遊印度的照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由於巴雷特的任命時間是在極度政治敏感的總統大選之前,川普甚至事先放話「大選將在最高法院分出勝負」,巴雷特在人事聽證會也拒絕承諾「迴避審理選舉爭議案件;巴雷特加入聯邦最高法院後,自由派更會落入三比六的絕對劣勢—其結果就是巴雷特沒有贏得任何一張民主黨人的選票,美國政治的分歧與對立也顯得更為強烈。《經濟學人》說,保守派大法官們將可收回過去幾十年輸給自由派的眾多城池,包括墮胎權、還有同性戀者、跨性別族群的權利,如今看來都搖搖欲墜。

最近幾十年來,參院的大法官提名人聽證會通常問不出什麼東西,因為被提名的法學碩彥們,往往不願對具體案件表態。巴雷特甚至比其他被提名者更為謹慎,包括是否會維持1973年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的墮胎合法化見解、恐嚇選民是否合法(雖然國會已經將其入罪化)、郵寄投票是不是今年選戰中的重要工具、是否願意承諾迴避審理大選爭議案件—她不是保持沈默,就是宣稱「這是我不能表達意見的政策問題」。不過在宣誓就職之後,巴雷特就無法繼續噤言,她所隱藏的法學立場也將陸續曝光。

美國總統川普與他所提名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選巴雷特(AP)
美國總統川普與他所提名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選巴雷特(AP)

聯邦最高法院新任大法官巴雷特(AP)

郵寄投票爭議

由於最高法院接下來的第一個庭期是11月4日,這也使得巴雷特上任後最緊迫的(潛在)工作,就是處理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選舉爭議。一般來說,大選當然不會、也不需要鬧到最高法院,但抱怨郵寄投票存在舞弊空間的川普,早在上個月就已經放話「大選會在最高法院分出勝負」;各州應如何處理大量郵寄投票,也有好幾個案子正在最高法院審理。川普會不會敗選、何時確定敗選,都還在未定之天。不過最高法院10月20日才4比4(金斯堡已逝、首席大法官羅伯茲則加入自由派陣營)駁回共和黨人的請求,同意賓州將通訊選票的收取時間延長3天(共和黨人不希望延長),不過原告24日再度挑戰法院見解,顯然就是希望巴雷特的加入能夠扭轉戰局。

美國郵政署多次表示無法負荷今年數量龐大的郵寄選票,選民所住地區也嚴重影響投遞效率。(AP)
美國郵政署多次表示無法負荷今年數量龐大的郵寄選票,選民所住地區也嚴重影響投遞效率。(AP)

美國郵政署多次表示無法負荷今年數量龐大的郵寄選票,選民所住地區也嚴重影響投遞效率。(AP)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則指出,除了賓州的計票爭議之外,包括威斯康辛州(民主黨人要求將收取郵寄投票的時間延長六天)、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人阻止州選舉委員會延長收取郵寄選票九天的決定)也都有類似爭議。那麼巴雷特會順從共和黨人的訴求嗎?

《經濟學人》認為,由於距離11月3日的投票僅剩幾天時間,任何一位法官都不太可能在這個敏感時刻、在搖擺州更改投票規則,以免讓選民在最後時刻感到困惑,更不用說現在還有人正在陸續寄出選票。因此巴雷特可能對賓州的郵寄投票爭議選擇自行迴避。不過《華盛頓郵報》卻對此抱持悲觀,認為巴雷特的加入將讓共和黨人以5比4贏得訴訟,賓州選民的遲到選票將不能算數。《華郵》甚至指出,若川普因此連任,最高法院的聲譽也將遭受重擊,並稱「鞏固保守派法官席次,也不應付出這樣的代價」。

性取向歧視與宗教自由

無論巴雷特如何對郵寄選票爭議表態,在11月3日的大選投票日過後,除了川普敗選向最高法院呼救、將大選拖進最高法院的延長賽之外,巴雷特所要面對的,主要將是大選之外的傳統憲政爭議。11月4日,巴雷特將與其他8位大法官聽審「富爾頓訴費城案」(Fulton v City of Philadelphia)。本案涉及一個天主教寄養機構只把孩子寄養在異性戀夫婦家庭,是否違反了禁止歧視性取向的憲法規定。這個案子也讓巴雷特有機會挑戰恩師,亦即史卡利亞在1990年主筆的「奧勒岡州人力資源處訴史密斯案」(Employment Division v. Smith)中所表達的宗教自由見解。

平價醫療法爭議

11月10日,聯邦最高法院將審理加州訴德州案(California v Texas),這個案子的重要性恐比「富爾頓訴費城案」更為深遠,因為本案攸關《平價醫療法》(Affordable Care Act,也就是一般所稱的歐巴馬健保)能否存續,而且巴雷特過去也曾為文批評首席大法官羅伯茲捍衛《平價醫療法》的見解。雖然巴雷特在聽證會上不願多談,但在新冠疫情仍在肆虐美國之際,巴雷特的想法將左右大約為2300萬美國人民提供醫療保險的規範基礎是否合憲。

2010年3月23日,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在白宮東廳簽署《平價醫療法》(ACA),也就是俗稱的「歐巴馬健保」(AP)
2010年3月23日,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在白宮東廳簽署《平價醫療法》(ACA),也就是俗稱的「歐巴馬健保」(AP)

2010年3月23日,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在白宮東廳簽署《平價醫療法》(ACA),也就是俗稱的「歐巴馬健保」(AP)

墮胎權

至於聯邦最高法院在「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中的見解是否會被推翻,也就是巴雷特將如何處理美國憲政的墮胎權爭議,更是新任大法官宣誓後眾所矚目的焦點,目前最有可能送到她桌上的將是密西西比州的墮胎法爭議。最高法院1973年對「羅伊訴韋德案」做出判決,主張女性在懷孕三個月之前是否墮胎「不容州政府干涉」。不過密西西比州2018年通過墮胎法,嚴禁絕大多數孕婦在懷孕15週後墮胎,顯然與聯邦最高法院的見解有所抵觸,其他各州也陸續以州法挑戰「羅伊訴韋德案」。《經濟學人》說,在金斯堡過世後,大法官們已經三度推遲對墮胎權訴訟的討論,如今巴雷特已經補足遺缺,或許此案很快就會出現在最高法院的庭期表上。

6月29日,反墮胎人士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外等待判決結果(美聯社)
6月29日,反墮胎人士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外等待判決結果(美聯社)

反墮胎人士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外高舉布條抗議。(美聯社)

最高法院極度右傾會怎樣?

在保守派大法官席次已經大幅超越自由派大法官的情況下,巴雷特對上述案件將如何判決,顯然將對美國社會造成直接衝擊。如果沒有意外,巴雷特和她的五位保守派同僚將對墮胎施加更多限制、限縮LGBT權利以免冒犯宗教人士、支持人民攜帶武器的權利、限制行政機關的自主權。除了《紐約時報》哀嘆在巴雷特加入後,美國將會有一個「共和黨的最高法院」,《經濟學人》甚至警告,雖然最高法院也會改變立場,但過去確實沒有否認憲法權利的先例。最高法院如果宣告同性戀者在2015年後的婚姻無效、甚至完全剝奪婦女的墮胎權,勢必在美國社會引發強烈的抗爭風暴。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新任大法官巴雷特宣誓就職,宣誓儀式由非裔大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主持。(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新任大法官巴雷特宣誓就職,宣誓儀式由非裔大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主持。(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新任大法官巴雷特宣誓就職,宣誓儀式由非裔大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主持。(美聯社)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法學教授特利(Jonathan Turley)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由巴雷特過去對擁槍權與移民案件的見解來判斷,「金斯堡過去投票有多左,巴雷特在最高法院的投票就會有多右」,LGBTQ團體「人權戰線」(Human Rights Campaign)則將巴雷特稱為「對LGBTQ權利的絶對威脅」。《經濟學人》指出,一個絕對右傾的最高法院,可能引發重新平衡大法官席次的呼聲,以免最高法院的組成與美國社會的實際情況格格不入。

不過保守派的《華爾街日報》卻不這麼看。《華爾街日報》認為,巴雷特的加入雖然聯邦最高法院的保守派來到六比三的優勢,但這並不保證任何特定的立場或者判決結果,因為保守陣營的羅伯茲大法官及葛薩奇大法官都不時支持自由派立場。《華爾街日報》相信,流露出實用主義傾向的原意主義者,不會像那些自由派大法官一樣偏執。如果民主黨在這次大選贏得參院過半,並且莽撞地增加大法官的席次,那才是破壞了最高法院的正當性,使其墮落為維持所謂進步立法的第二立法機構。

無論川普與拜登廝殺如何激烈,這場總統大選的對決都可望將在短期之內劃下句點(20年前的高爾與小布希之戰,是在2000年的11月7日投票,最高法院在12月12日做出讓小布希順利當選的判決,其間拖了大約一個月)。但隨著巴雷特的上任與最高法院的可能右傾,自由派與保守派在憲政場域更為白熱化的長期攻防,這才剛要揭開序幕。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2020美國總統大選》拜登勝選仍會對中國強硬 國務卿大位爭奪戰已開打
相關報導》 川普選前完成最高法院佈局!美參議院通過大法官人事案,巴雷特宣誓就職

更多相關新聞
不能再高了? 股市研究團體:川普連任機率達87%
不爽與拜登有差別待遇 川普錄影一半就走人、推特繼續罵
「可以改投票嗎」搜尋量激增 兒子醜聞連環爆害慘拜登
閃電郵門醜聞? 拜登隱身「躲起來選」
搶20張選舉人票 川普、拜登都跑賓州造勢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