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之年的心靈書寫 報導文學獎項重返擂台

·2 分鐘 (閱讀時間)

曾經開啟國內報導文學風氣的《時報文學獎》,今年「報導文學獎」獎項再度重返擂台。《中國時報》總編輯王銘義表示,「在大疫之年,人們經歷疫病痛苦和死亡悲劇,對生命無常有更深刻的體會,而報導文學是療癒心靈的一帖良藥,也是記錄一個特殊時代的真情書寫。」

王銘義表示,《中國時報》舉辦時報文學獎的報導文學獎項,曾挖掘許多當代傑出的創作名家,他特別鼓勵青年作家、新聞工作者以及有志寫作者都來參與這場文學盛會,「希望透過恢復獎項,讓有興趣的報導文學創作者,分享他們在特殊年代的真實體驗和歷史見證。」

古蒙仁:挖掘身邊周遭事情 追求社會正義

1978年《中國時報》首屆時報文學獎,當時主要文類為「小說獎」、「報導文學獎」,其中「報導文學獎」舉辦屆數分別為第1屆到第5屆,第14屆到第23屆,第28屆與第31屆,今年邁入第42屆,再次恢復報導文學獎項。

首屆報導文學推薦獎得主古蒙仁表示,他當年的得獎作品〈黑色的部落〉,書寫偏鄉地區新竹秀巒村(現在的司馬庫斯)道路不通又沒有電力的生活狀態,文章一出,社會高度重視,隔年1979年秀巒村因此有了電力,近年他還受到部落邀請,重返秀巒村。

古蒙仁表示,當他回到部落時,收到頭飾獎項,內心非常感動,「作為寫作者,文章能產生實際的影響力,是最大的回饋,部落頒給我的頭飾,我把它視為是文學獎的最高榮譽。」

古蒙仁表示,農漁礦村都曾是他的寫作題材,「報導文學是一種現實的書寫,是帶有一種奉獻的精神,挖掘身邊周遭的事情,追求社會正義。」

楊渡:感性視角貼近生命 理性思考保持距離感

「在愈來愈片面化、影像化、標籤化的網路媒體時代,報導所呈現人的生命愈來愈少。」在大學教授報導文學長達20年,自己在學生時代報導文學作品〈礦坑裡的黑靈魂〉至今仍被多校選入課程教材,楊渡指出,值此大疫之年,更需要報導文學。

楊渡指出,在傾向消費化而失衡時代,很多底層人和聲音乏人問津,「比如許多中、南部貧苦小孩,爸媽都在外打工,和阿公阿嬤生活,本來營養午餐能夠打包當老人家的晚餐,現在因疫情停課,這些家庭怎麼辦?」

從感性視角貼近人的生命,以理性思考保持距離感,看這樣的人物在社會中會是什麼樣的角色,能怎麼改變?楊渡認為當報導文學在此時被重視,才有更多的目光凝視社會的不同角落與生命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