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審判案:進入高潮 沒有主角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柴油門"醜聞曝光幾近6年:2015 年 9 月 18 日,美國環保署致函大眾公司美國分部,明確指出,這家歐洲最大汽車制造商在測試台上獲得的尾氣排放值與實際行駛中的排放值大相徑庭,要求盡快糾正。

幾天後,大眾不得不承認,假手閉鎖裝置操控數百萬輛柴油車的廢氣排放值。這一手段能保障柴油發動機在試驗台上顯示符合氮氧化物限值,但絕對不是日常行駛中的實際排放值。

大老板未到場

"柴油醜聞"共涉及 900 多萬輛大眾、奧迪、西雅特和斯柯達品牌車。由於內置非法操控裝置,從 2006 至 2015 年,所有這些車本不應獲批。然而,它們卻被允許在歐美上路,而相關作假軟件也"不斷臻於完善"。

本周四(2021 年 9 月 16 日)這一大規模欺詐案在德國城市布倫瑞克(Braunschweig)開庭審理。被告是大眾汽車集團的5名前主要高管,而其中一位出於健康原因不會到場:現年 74 歲的前董事長馬丁·溫特科恩 (Martin Winterkorn,有中譯名"文德恩")。他何時必須出庭目前尚不清楚。

機動車專家、杜伊斯堡大學"汽車研究中心"主任杜登赫費爾(Ferdinand Dudenhöffer) 對德國之聲表示,他認為,對前首席執行官溫特科恩的調查應是庭審重點,並希望"檢方要求溫特科恩盡快出庭的申請能獲成功"。

有可能獲刑

檢方指控所有5名被告都知道有此欺詐行為。除商業和團伙欺詐指控外,檢方還指控被告有虛假廣告行為和逃稅行為--大量柴油車因據稱排放達標而得以免稅。一般情況下,僅團伙欺詐和商業欺詐便可獲判最高10年刑期。

迄今,被告們要麼說自己當時就把所了解的情況報告了上級,因此,沒有責任,要麼否認自己對欺詐行為毫無所知。

杜登赫夫表示,之於溫特科恩,這殊不可能。他指出,即使從正常人的感覺判斷,最高領導人也不太可能毫不知情。對溫特克恩而言,尤其如此,"他是技術人員出身,熟悉每一顆螺絲"。

貝吉施-格拉德巴赫(Bergisch-Gladbach)經濟學院汽車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布拉策爾( Stefan Bratzel )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也表示,若溫特克恩一無所知,他會"非常驚訝"。布拉策爾指出,溫特克恩為自己設定了超越日本競爭對手豐田成為全球最大汽車制造商的目標, "他想有一個解決方案,以清潔柴油車叫板豐田的混合動力車。所以,我無法想象,他沒問過助手們是怎麼做到的。"

不是唯一的審判案

一年來,"大眾"旗下的汽車制造商奧迪的前總裁斯塔德勒(Rupert Stadler)和其他3名經理已在慕尼黑地方法院的類似審判案中受審。

自尾氣排放醜聞曝光,大眾官司纏身,在美國和德國面對眾多訴訟,其中包括被欺買家的賠償申訴。迄今,大眾已支付320多億歐元賠償費和罰款,其中多涉及美國。

還有數十名大眾集團嫌疑人正被調查。

“毫不知情”

規模巨大的欺詐醜聞曝光後,溫特科恩宣布辭職。不過,這位當年所有達克斯公司中薪酬最高的經理表示,他不認為自己"有任何不當行為"。

這名曾經的強勢人物還在聯邦議院的一個調查委員會前堅稱自己無辜。

其律師迪爾( Felix Dörr )聲明:"有關使用一種違禁發動機控制軟件,溫特科恩先生早期毫無所知。"。

有爭議的私下協調

在一家專業律師事務所完成內部調查後,2021 年 6 月,大眾集團與溫特科恩和責任保險公司達成一項賠償協議。根據該賠償協議,當事人違反了股票法規定的義務--律師們發現了疏忽的證據--但非故意行為。

根據該協議,溫特科恩須向大眾賠付 1120 萬歐元。加上對前奧迪總裁斯塔德勒和另兩名高管的索賠要求,總金額超過2.8 億歐元。

這一做法招致批評。綠黨下薩克森州黨部代表抨擊說,在法院進入公開取證階段前,作為大眾的第二大股東,由社民黨和基民盟組成的漢諾威州政府就支持達成該協議,至為不當。

法律體系受挑戰

布拉策爾希望,在"柴油門"審判程序中,能出現一種切實的"法律清理"。他指出,司法必須表明,一旦裁定有罪,則不只是中管層裡的"小人物",而且"高管們也必須為其造成的損害承擔責任"。

汽車專家杜登霍夫抱怨說,德國現有法律體系無力處理重大醜聞。在已有大眾雇員被判入獄的美國,則要容易些,因為,在該國,"重要證人規定"起了重要作用。他指出,必須考慮,如何在我們的法律體系中,首先,"可更快處理此類重大不當行為",其次,能施以"重罰"。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Dirk Kauf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