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開發案無可負擔屋 洛市華埠抗議

·3 分鐘 (閱讀時間)
華埠居民21日聚集抗議開發商Atlas Capital計畫的大型商住綜合樓。(記者李雪/攝影)
華埠居民21日聚集抗議開發商Atlas Capital計畫的大型商住綜合樓。(記者李雪/攝影)

在21日中秋節這個亞裔家庭慶祝團聚的日子,華埠居民卻聚集在華埠輕軌站下,抗議開發商Atlas Capital在此處計畫的大型商住綜合樓,因為該計畫有725戶,卻只有零戶的可負擔房。

影音來源:記者李雪

當天集會由華埠公平發展社區(CCED)和華埠老居民們發起,居民講述了他們自2019年對開發商Atlas Capital和洛杉磯市提起訴訟以來的經歷。

2016年選民曾批准Measure JJJ法案,該案要求開發項目都要為極低收入(extremely low-income)家庭預留5%的單元,為很低收入(very low income)家庭增加11%住宅,或20%給低收入家庭。但是大型開發商Atlas Capital在市議員Gil Cedillo的支持下,繞過了這一法案,甚至取消了市府規劃委員會提出的經濟適用房建議,而計畫建造一個龐大的725戶商住樓,且完全沒有一戶低收入住宅,建案名叫「華埠站」(Chinatown Station,前身為「大學站」)。

CCED的代表指出,市府對「Atlas Capital」這種0%可負擔住屋的開發項目的支持,為社區中其他潛在開發項目樹立了危險的先例。訴訟進行兩年後,由於土地使用政策薄弱、缺乏問責制,以及政府官員和富有的投資者長期聯手,華埠居民面臨著更加具有破壞性的高檔化影響。從拆除最後一個集市到國泰莊園,社區企業和服務機構被迫為奢侈高檔的開發項目讓路,而社區的老住戶們的生存變得越來越困難。

2019年,CCED提告開發商Atlas Capital和市府,因為他們在審批過程中存在疏忽,2020年提出上訴,9月23日將由加州上訴法院審理。

CCED的代表Annie Shaw解釋,法官最初的裁定認為,JJJ法案不具有追溯力,因為Atlas Capital的項目在該法案實施之前就已經批准通過,不能「追溯」。而這一點有爭議,CCED認為是不正確的。

參加集會的人士還表示,這種現象其實不只是這一個項目,而是到處發生。CCED的律師蔡沐學指出,洛市批准了許多大型開發案,卻都沒有預留低收入住房,例如華埠的平均收入低,原居民根本無法負擔新建房屋。此外,市府在批准該項目時,沒有在環境評估中披露這篇土地曾遭受污染有毒性成分,原本只能做工業用途。

華埠老居民黃立忠表示,新建案一樓都是酒吧,他擔心給社區治安帶來不良影響。住戶們紛紛分享了自己所住的一些低收入房屋管理極差,市府拒絕改善。新人口普查顯示,過去十年華埠人口流失10%。還有住戶表示,華埠最後一家菜市也被拆掉了,居民們要去很遠的地方買菜。社區也沒有足夠的醫療資源,在疫情期間社區遭受巨大衝擊。

有志工感慨市府就是在「欺負老人家,覺得他們窮」,而在疏忽管理職責的同時,又與富裕的開發商站在一塊,批准這些零可負擔房的高級住宅建案。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恒大危機 WSJ:習近平刺破房地產泡泡 又不讓經濟崩盤
恒大欠債3000億 震撼華爾街…道指一度跌近千點
紐約拾荒華男遭當街暴打 越南餐廳老闆娘出手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