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中小機場 7成虧錢苦撐

許依晨/綜合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因市場化程度太低及營運模式落後,中國大陸百餘個中小型規模機場其實一直深陷虧損泥沼,約7成處於虧損狀態,依賴地方政府財政補貼支撐。

中國大陸民航旅客周轉量為世界第二,各支線中小機場快速發展。截至2019年底,大陸全國238個運輸機場中,中小機場有197個,占全國運輸機場總量的83%。

東部、中部、西部及東北地區的中小機場數量分別為36個、30個、108個和23個,分別占中小機場總量的18.3%、15.2%、54.8%和11.7%。由此可見,中小機場的建設對於交通不便的西部地區尤為重要。全國中小機場占機場總數逾8成,當中卻有約7成處於虧損狀態。

航空性收入是機場最主要的收入,包括旅客服務費、飛機起降及相關收費、機場費等。大型機場借助龐大的飛機起降數和人流量,還擁有巨額的非航空收入,例如零售、廣告、租金、餐飲,貴賓服務、地面服務、配餐和停車等項目都能為機場貢獻收入。

至於中小機場的盈虧與客流量的規模有關,年客流量超過180萬人次的,基本能滿足運作,但180萬人次以下的,大多只能「賠錢做買賣」。

專家稱,中小機場面臨的困境,正是因大多採用「經營型」營運模式,人力成本負擔沉重,需在更大空間吸引資本、技術、勞動力、信息等生產要素,廣泛開源節流。

專家建議,發達國家的中小機場完成了從「經營型」走向「管理型」,將不少業務外包,值得學習。

為增強中小機場造血能力,大陸民航局去年指出,中央對中小機場建設營運繼續給予一定資金支持,地方政府尤其是省級政府也應進一步從財稅、投資、補貼、航權時刻、價格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並努力拓寬機場業務範圍。

值得一提的是,大陸西藏地區的阿里昆莎機場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機場之一,它被稱為是大陸最虧錢的機場。阿里地區昆莎鄉2010年才建立機場,此前阿里地區一直是處於封閉的狀態,機場建立至今幾乎沒有1個月賺錢,運營維護成本全是靠補貼,但其作用和戰略位置卻是極其重要,不同於商業型機場,阿里昆莎肩負著連通物流、人流和信息流的使命。